乡村散发真象 巧遇大法同修


【明慧网2004年1月15日】清晨,我和同修李姐坐上了去农村的车发真象材料。

在一村口下了车,我俩沿着村西边的路走到村南端,从里往外开始发材料。李姐刚在一户人家的门环上放了一张真相材料,门突然开了,出来一位中年妇女,她不住地打量我们,追着问:“找人吗?”我权衡了一下:因为我们才发了一份真象材料,还是不表明身份吧!就顺着她的话说:“是的,找人。”事后发生的事告诉我们今天到这里来还真是找人。走了一会,发现那位妇女在远远地偷窥。考虑到安全问题,我们加快了脚步,一边发一边向村的东北方向走。到了村北面有一条东西大街,过了大街就上了公路了。这时我俩兜里还有没发完的材料,我俩又转身返了回来,边发边向村东走。村东面的胡同都很深很长,有些胡同是通着的。我和李姐分开走了进去。我走到一条胡同的尽头,又接着从尽头处转到了另一条胡同,向外边发边走。忽然,前面的一户门开了,一个老大爷端着一盆煤灰走了出来,顺手在门旁一倒,整个胡同顿时灰尘飞扬,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停住脚向西边一看,这条胡同和西边的胡同是通着的,就转身走了过去。进了西胡同,我看见李姐也在这条胡同,她在前面弯腰向最后一户人家的门缝里放了一份材料,转身出了胡同口。

“这是谁放的?别走。”伴着一阵急促的声音,那户人家的门“呼啦”打开了,一个富态的大姨跑了出来。由于激动,她的脸涨得通红。她的手里拿着李姐刚才放的那份真象材料望着走过来的我急切地问:“你哪来的,这是不是你发的?”我接过材料看了看对她说:“啊,是法轮功的真象材料,我们那儿经常收到,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大姨你什么意思?”大姨看着手里的材料说:“我,我和她是同学。“(大姨别了一个心眼,没有说是同修)。她一侧身对我不停地说:“你进来吧,进来吧,家里就我一个人。”看着她那一脸的渴望、激动、焦急的样子,好象怕我一下子走掉了似的。我打消了疑虑,坦然说:“大姨,我是炼法轮功的,材料是我们发的。”

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素不相识的大法弟子走在一起了。我和李姐进了屋,大姨讲了她这里的情况:前年,这里的辅导员夫妻两个被邪恶抓走,从此与外面的同修失去了联系。师父的新经文和真相材料都收不到了。我们想念师父啊!每逢大集,周围几个村子的同修就聚在一起,互相鼓励,相互交流。她说,这二年我们也没闲着,我们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弘法,向人们讲真相。恶警们到我家来,不准炼法轮功,让我按手印。我大声对他们说:“我以前一身病,炼法轮功身体好了。60岁的人骑自行车戴着一篓子东西走20多里路上坡下坡一点不觉得累。家里有个健康的妈,孩子们在外面工作也放心,老伴也支持。这么好的功法为啥不炼?李老师教我们做好人,哪里有错?叫我按手印,你们想都别想。如果知道你们是来干这个的,我门都不给开。”在大姨的正念下他们灰溜溜地走了。大姨开心地笑着,我们在祥和的气氛中交流着,不知不觉到了晌午。我们留下了联系方式,怀着充实、激动的心情返回了。

路上,我俩被师父巧妙地安排深深地震撼着。师父就是让我们来找到与外界失去联系、在困难的环境里仍在坚修的同修啊。

回想在来之前,我们在路边候车时,有二辆公共汽车同时过来,分跑不同的乡镇,在师父的点化下,我们上了这趟车。在车上售票员问我们到哪个村下车,因为村名我们都是临时从地图上记下来的,而事先也不知道能碰上跑哪条线的车,所以村名记的不是很清楚。我就说:“去周家。”其实我说的周家在另一个乡镇,我认为这个车经过那儿,实际上这个车不跑那儿,离那儿很远。然而没想到这个车跑的这条路线的尽头也有一个周家。于是,就一路把我们拉到了这儿。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果一进村不遇到那个小麻烦,带的材料用不了很长时间就发完了,根本走不到大姨那儿,当我们走到村北大街的时候如果材料发完了,我们就上了公路了,也到不了大姨那儿。偏偏街上人多,李姐今天带的材料比往日多没发完,就又返了回来,向东走到大姨家周围了。我从胡同向外走的时候,如果不是老大爷倒煤灰挡住去路,也可能跟大姨错过,偏偏是一团煤灰把我们赶到大姨家里了。

回头看看,发生的事好象是一个故事,走出村子时,我俩仿佛才从故事里走出来。我们努力使自己不生欢喜心,然而置身师父的慈悲安排中,目睹大法的神奇及溶入法中的那份喜悦又让我们怎么能抑制得住呢?

正法中的一件小事,却让我们感受到了大法的殊胜与修炼的快乐,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