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旧势力安排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4年5月6日】我多次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呵护与点化,带我摆脱了旧势力邪恶安排,从旧势力手中把我拽回来了。

2002年末的一天,晚7点钟,我下班骑车到超市前忽然头晕、四肢无力、行走困难,有一种特别不好的东西压下来,眼前发黑,象要虚脱似的,两个小台阶,车子就是抬不下去。我马上就意识到这是势力的迫害。脑海里想起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的和旧势力签约的法理。当时我心里默念:不管我是哪种情况,我都要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谁也操纵不了。我一定要自己骑车回家。

到家门口,我锁车就锁了三十分钟,我家在一楼,到了门口,门钥匙忘带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我想到附近功友家去,这时脑中却有一念:必须找家人,又到邻居家找家人要钥匙。进屋后坐在沙发上动不了。丈夫给我热了饺子,我勉强吃了四、五个,他又打麻将去了。我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象要不行了似的。这时邻居敲门,我一下明白过来,挣扎着开了门,邻居找我儿子帮忙调电视,说电视图像不清,儿子不在他就走了。我又躺在沙发床上刚见迷糊,忽然想到电视图像不清,那是我法理不清。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

我想我不能这样随它去,一定要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挣扎着坐起来发正念、背法,清除迫害因素。从七点多钟一直坚持到半夜一点多钟,身体才完全恢复正常。我又感到一身轻松。

我回想这一过程,特别后怕。因为任何一丝不正的念头我可能就过去了,睡着了就再也起不来了。

2003年末一天我炼静功时,听见屋里暖气响,别的东西也都在响。之后,我感觉有层层魔压下来,包围着我,头顶也压下来,使我透不过气来,陷在众魔包围之中,我开始背法,发正念,强大自己的正念,意想自己是顶天独尊的佛道神铲除宇宙中一切败物。我感觉自己不断向上突破,飞速冲破层层包围,不知道多长时间,直到最后突破出来,冲出包围,有一种祥和的气氛,才松了一口气。

现在想起来这些魔难其实什么也不是,但在当时却有天塌之势,旧势力黑手及烂鬼的造势及自己切身感受也都是实实在在的。在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正行下一切败物都会土崩瓦解,烟消云散。大法弟子正念从法中来,学好法,明白法理是根本。

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切磋,是因为看到有的大法弟子长期处于病业魔难中,甚至听说有两个弟子因“病业”而走,我才着急把这篇文章写出来。

最后以师尊《洪吟(二)》中“师徒恩”为结尾与同修共勉: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