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社区讲真象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我是一名韩国籍学员,我是在2年零8个月前在多伦多得法的。

在我修炼的初期,我时常为我自己而感到困惑。看着四周的中国及西人同修,我这个韩国人老是觉得被隔离,感到孤单。虽然我也时常被同修、被同修们的举动,以及我们的修炼环境所打动,但我还是会时不时的有那样的感觉。这一直持续到后来我真正的学会了向内找,并意识到我的问题完全是来自于自身的状况而不是因为别人。

我当初来加拿大的目地是为了学英语,在海外找份好工作。为此,我对学英文有着一个强大的执著,甚至因此而不愿意交韩国朋友,愿意多与外国人打交道以此来长進英文。但同时,我又对自己的英文水平没有信心,从而又很难用英语和其他的同修交流。再次,我发现自己总是局限于自我,局限于自己的一点点小事,结果使我自己失去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最主要的是,我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国籍而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在所谓的“看”自己。

然而,当我在自己的修炼路上变得越来越成熟的同时,我开始意识到作为大法修炼者,我们有着更加伟大的使命,那就是救度众生。语言在世上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方便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并不与国籍、生活状况等有何关联,由于我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使命,与各人有着不同的缘分,因此我们每人的情况也不相同。

当我能理解这一点以后,我能更好的走自己该走的路了。

当我能去掉越多的执著的时候,我也就能越多的同化大法。

此后,我开始关注韩国社区,发现了很多讲真象的机会,逐渐的与多伦多的韩国社区建立起一个良性循环。

下面我想同大家交流一些关于我向韩国社区讲真象的体会。

韩国时报是多伦多的韩国社区的最大报纸,曾在一期上刊登了整版的关于法轮功的报道。在我们今年举办中国新年的联欢会时,我邀请了它们报纸的记者前来。那位女记者当天不能来,结果,他们报纸的副总裁来了,这位总裁对法轮功很感兴趣。一天,他问我他是否可以采访韩裔的法轮功学员,他打算写一篇关于法轮功的文章。后来,在他的文章发表之后,我们接到了好多电话(询问法轮功的信息)。之后来了七位韩裔人士来参加我们的学法,学了功法,而且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至今还在坚持修炼。虽然我感觉自己并没有花费太大的精力在这上面,但我能真正的体会到师父在这正法时期开了大门,正法進程是快速的在向前推進。

6月5日,在一个有大约1万人参加的“Christie Pits”(韩国新年庆祝)的活动中,我们很多的同修都前往,以向人们讲真象。这是每年在多伦多的韩国社区中最大的一个活动了。在去年,当一位同修前去申请参加时,遭到了拒绝。当时的理由是韩国社团不希望我们的参与带来他们同中国的经济、政治关系上的任何不愉快,因为中国政府取缔了法轮功。今年,当我们前去租借摊位的时候,活动组织人对我们的参与表示欢迎,当我们向他介绍法轮功时,他非常高兴。但是,随处都有邪恶的干扰。活动正式开幕前的没几天,那位负责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韩国政府驻多伦多机构(韩国使馆)威胁他,要他取消我们的资格。

活动筹委会的一位成员说,由于受到中国政府的压力,韩国政府不许它在海外的所有大使馆支持法轮功。驻多伦多的韩国使馆本来要给该活动赞助两千加币的,他们警告说,如果活动让法轮功参加的话,他们就取消赞助。那位活动负责人非常气愤。他告诉韩国使馆,这个活动不是什么政治活动,而是社区活动。多伦多是个有着多元文化的城市,我们决定允许法轮功参加没有错!为此,他拒绝了使馆方面的建议。这位负责人给他自己摆放了很好的位置。我真为越来越多的常人能变的越来越理智和清醒而高兴。

今年的这个新年活动的参加人数是历年最多的一次,估计有大约一万人参加。当天的天气格外的晴朗,好像师父已将一切都作了安排,我们能给韩国社区里那么多的善良的人们讲真象。还有人告诉我们,他们来参加这个活动是因为知道法轮功也要来参加。活动结束后的第一个星期一,在Christie Park的炼功点,来了6个人来学功,之后的每一周也都有新的学员。由于我们的同修真的形成了一个整体,我们的洪法显得非常的有效。每次当我希望同修来点上帮忙的时候,同修们都尽量来,一切都進展的很顺利。我真的感觉到我只需要做我该做的就行了,师父已经安排好了一切,那些还不曾知道大法真象的人都在等着我们去告诉他们的真象。

我还想和大家分享一点我所悟到的,那就是:我们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师父教给我们的法。

有一天,当我与一位同修交流的时候,我找到了我的一个最大的执著,那就是,我太依靠别人了。我的喜怒总是被别人对我的态度所左右。我的情绪并不因为自己是否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而变化,却总是由别人对我的态度而变化。

在前一天,那位同修指出我的许多性格方面的弱点:容易紧张,过分谨慎,犹豫不决,过分依靠别人,等等。那一整天我都被这事所烦恼。后来我就问自己为什么我会那么为此而心烦。

在我做讲真象工作的时候,由于缺乏正念,我总习惯性的依赖别人,甚至依赖自己的观念。

后来我意识到了我太在意别人怎么说我、怎么看我。这些控制着我(的情绪)。我发现有的时候同修指出我的缺点时,虽然他们提的很可能是对的,但我却总是不承认。这也就是为何我会因此而心烦的。我真的感谢学员指出我的缺点,使我能够找到自己的执著,给我提供一个提高的机会。

现在我真正的知道我只需要遵循宇宙的“真、善、忍”法理,师父教的法。我们不能依靠师父来改变我们。

我总是记起师父的经文“坚定”:

  “有师在信心十足之,无师在而无兴修乎,似为师而修,为兴而来,此乃中士之一大弊也……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为师者表面只诉其法理……”

虽然我从未有机会能在法会上亲耳聆听师父讲法,但我感到师父总是在我身边。

谢谢您,师父!

我也要借此机会感谢我的多伦多同修们。我从你们身上学了很多。

以上是我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指正。

(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