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尊敬的师父及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多伦多学员谢佩蓉。我从小学琴,专业是古典钢琴演奏。我很敏感,又爱追求完美,从小就觉得活在世界上很痛苦,人间的许多事情让我很失望无奈。所以我为自己建了一个象牙塔,只接受自己认为美丽的东西。1997年冬天我第一次看《转法轮》。从一开始我看《转法轮》就一点也不陌生,觉得非常好看,但是因为得法一个多月后就又回到美国念书,并没有到炼功点及学法小组的基础,所以虽然觉得大法很好,上课、练琴、和教学生还是占满了我的生活。

镇压开始后,我一次又一次的听到法轮功在中国被镇压、迫害的事情,因为我已经太习惯让我的生命只存在美好的事情,我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接受邪恶做出那样恐怖的事,就很狭隘的不喜欢听迫害的事,仍然生活在自己以为最美丽的音乐世界中。这样的情况一直到了2002年5月才有了改变。那时我的男朋友,就是现在的先生在多伦多念书,多伦多是个很好的修炼环境,我去了一次多伦多星期五晚上的大组学法,我不记得那天大家说了什么,但开车回美国的路上,我就觉得自己不应该再那样混下去了。这个变动很大,因为我有四五十个学生,自己学校的课程也还没有结束。两个月后我就辞了所有的学生,把十多年在美国的生活全搬到了多伦多。

刚搬到多伦多便听说一个敢于公正报道法轮功的电视台刚刚成立,希望能为华人提供正面优质的节目。我很认同这种做法只是从没想过自己也会走入这一行。

一天我还在睡觉时就被叫出去做记者,我在什么都还弄不清的情况下做了我的第一条新闻。根据学员后来的描述,我那时口红只画了一半。但同修的鼓励,使我不知不觉就一直做下去了。

我并不害怕上镜头,中文输入很快也学会了,但是最最困难的是写稿。我从不关心人间大事,再加上出国已经十多年了,我的专业使我已经不太会用文字说话,更很少拿笔写东西。虽然我有对人性的关怀以及还算敏锐的感觉和观察力,但是一碰上政治经济之类的东西,那就是我先生说的先天不良、后天失调。

在这种情况下,压力可想而知。刚开始好几个月,每次一有采访任务,我就开始很痛苦的想应该要问什么问题。

虽然看似困难重重,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不要做记者就一了百了。我很清楚那样绝不是修炼,更何况师父早说了修炼人碰到的一切事都是好事。师父教我们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理解,就是每件事情,无论大事小事,会做不会做,喜欢不喜欢,都可以没有观念、把自己放下,无私的顾全整体而做。对于大法弟子来说,我们不存在会不会做的问题,关键在于自己要不要做。我的心里就是一个很单纯的想法,一次不行,我做一百次,一千次。我想总有一天,我可以做到像呼吸一样的自如,而且我总安慰自己,一开始做得不怎么样也没关系,因为这样代表我有很多進步的空间。想到就在眼前的進步,心里就好过多了。

我的写稿速度奇慢无比,一句话可以想五分钟写出来还不合语法。一个一分半钟的新闻稿,我要两三个小时才挤的出来,而且好不容易写出来的一定是需要被改的。这个情况一直到萨斯病肆虐多伦多,当我每天和主流媒体在一起做新闻时才有了改善。有一天我突然忘了自己的困难而想,萨斯病对华人冲击这么大,华人究竟希望在我的报导中得到什么样的讯息,我想告诉他们什么。当天的新闻稿不再写得那么吃力,而且竟然写完后还被审稿的学员称赞。这是当记者四、五个月来第一次我写的稿子只字未改就可以发出去的历史性纪录。

在帮助筹备华人新年晚会时,听说纽约正需要人邀请高水准艺术家演出,就很自然的去了那里帮忙。也就是在那个时刻,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要做记者,明白了什么是圆容。做记者和我的专业不但一点也不冲突,而且是相辅相成的。尽管曾经有段时间我花在专业上的时间很少,但是师父其实是为我安排准备好了一切。因为做记者,我很自然的知道如何想方设法和这些人联系,如果不是因为认真的做了记者,我相信在面对那些世界级的艺术家和经纪人时,我绝对说不出所有我现在可以和他们沟通的话。正是因为我找到和常人艺术家合作的方法,我的路越走越稳,节目也在逐渐成形当中。

在准备过程中,我更深刻的明白了许多法理。我主要是参与节目组,节目组是由几个有艺术专业背景的学员所组成。艺术家有着相对强烈的性格。因为种种人心和观念,节目组始终不是在一个很融洽的环境中進行。两三个月很短的准备时间中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讨论这个节目该不该上,常常意见僵持不下,互相不理解,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不断的一改再改,严重影响到晚会的進展,对整体演出效果也就打了折扣。初到纽约时,几乎谁也不认识,那时想法很简单,觉得自己就是去帮忙的,所以对于当时周围的一些矛盾摩擦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因为身不在其中,心想我就是尽我所能的帮忙吧,吵架是别人在吵,和我无关。还觉得自己很超然,一点也不为所动,却忘了一个良好的修炼环境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

其实整体的力量是强大的。尽管学员间有意见不同的时候,但如果大家能够齐心协力,像师父所说的,“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 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奇迹就会出现。

在筹备的过程中,也体现了智慧讲真象的重要性。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只有我们每一步都在法上才能真正救度众生。即使有些艺术家拒绝来演出,我们也继续和他们保持联络。部分音乐家在纽约晚会后到了华盛顿DC参加演出。讲真象不要被一时的挫折挡住,持之以恒,事情就会出现转机。

谢谢所有同修时时给于我直接间接的帮助,更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节选。原稿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