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电话小组发言稿


【明慧网2004年6月22日】

第一部分:毛凤英的发言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毛凤英,今天我们多伦多电话小组向大家简单汇报一下我们利用电话讲真象的情况。

一、推动打电话

我们电话组按师父要求的“抓紧救度快讲”,扎扎实实的把电话讲真象落到实处。我们有分工、有合作、默契的配合,还不断的在多伦多大环境中,积极推动打电话。我们还到一些炼功点一起学法交流,现场示范打电话,也带动了其他同修的参与。尤其是刚从大陆来的同修、新学员及老年同修。大家夜以继日的把大法真象传到中国大陆的千家万户。我们还积极配合全球电话组的行动,积极参加全球电话组的交流。我们电话组每周一次集体学法,发正念、交流、现场打电话,使每个参与的同修都感到在这个环境中提高很快,短时间内就能突破长期以来不敢拿起电话的心理障碍。由不会讲到会讲,由讲的不好到越讲越好。

二、重视讲真象的效果

我们认识到电话讲真象不是为了走形式、完成任务,电话讲真象是证实法活动的一部分,是大法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需要,更是我们实修的过程,是能不能放下自我,彻底摆脱人的观念的过程,是体现我们大法弟子是否慈悲的见证。我们的善心对方是能感应到的,我们的不善对方是不接受的。师尊在美西讲法中说:“我们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本着善念冷静的去做。无论对人讲真象还是参与什么活动,都要叫人看到大法弟子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千万不要做任何过激的事情。你在救度众生讲清真象中,你跟人家过激的去讲也起不到正面效果,因为你的不善不能够使被毒害的人思想中的那些邪恶因素解体,所以你就起不到正面的效果。”

举几个例子。

1、一位青年男同修很愿意给大陆警察讲真象,但他把对方当恶人总想压倒对方,结果每次打通都跟对方发生争执,真象讲不下去。他到电话组来后,通过学法交流,认识到自己的心态不对,没有善念,使对方不接受。当他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及语气,真正想救度对方的时候,讲真象的效果也越来越好,对方也能接受。

近来他给一位610负责人劝善讲真象,对方听了还让他下次再多讲一些,不几天这位610负责人就调离了610,去了其他单位。他又给一位劳教所人员讲真象、劝善,讲大法的美好,使人身心受益,绝症都能获新生。对方希望他找一位亲身受益者来讲。当我们一位亲身受益者现身说法时,对方说明白了。

2、一位同修给某市一公安人员劝善讲真象,这位公安破口大骂。我们同修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平静的对他讲:“我花时间、金钱为你好,我不感到可惜。你不花一分钱还能得到好处,你却气成这样。不听是你的损失,骂人也是你的损失。这损失可是金钱买不来的,你不要后悔啊……”那位公安不说话了,我们同修开始讲,他静静的听,讲完了,对方停了片刻才挂了电话。

3、某610雇了无业青年当打手,很多被抓的大法弟子遭毒打。一位同修给这打手家电话讲真象,告诉他母亲:“你儿子替公安充当打手,专打大法弟子,我们很多朋友被他毒打。我们不恨你儿子,但替他担心,因为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被镇压是错误的,将来会平反。你儿子这样做将来要承担责任的,劝劝你儿子不要一时糊涂给自己留下终身悔恨。”这位母亲答应了。

几个月后同修再打电话劝善讲真象,这位母亲笑着说:“请你放心,儿子已变好了,早不干那事了。我被你们的善心感动了,也進来了,和你们一样了。”

师父留给我们讲真象的机会是对众生的慈悲,是弟子的慈悲。每一个参与打电话的同修都有很多体会。下面听听他们的发言。

第二部分,高静的发言

我叫高静,得法两年。我从开始时的偶尔打打电话到每天晚上固定打几个再到后来的每天早晚配合固定打二、三十个电话。

有一次,我拨通了沈阳一个单位的电话号码,是一位女士听的电话,她听了几句后说,“你等一下”,我当时想,不管你让什么样的人来接我这个法轮功的电话,我都要给你讲真象。一会,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刚讲两句,他就开始讲歪曲大法的话,开始时我想根据他的讲话内容跟他讲真象,可是他一直不停,不给我讲话的机会,而且长篇大论。这时我意识到这个人很可能是这个单位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我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边发正念清理对方的邪恶因素,一边用匀速的、平静的语气连续讲真象,于是在后来的一、二分钟内可以同时听到两个声音在话筒内讲话。再后来他的话逐渐减少,最后就只能听到我一个人讲真象的声音了。在我结束之前我问他还有什么问题,他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轻轻的说了声“谢谢”。在这一次的经历中,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个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

在打电话过程中,我经常对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感到头痛:“你把法轮大法说得那么好,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呀?”因为这个问题很难在短时间内用几句话给一个不懂修炼、不信神的常人说清楚。我在与一个普通人的通话中,又遇到了同样的问题,那一次,我突然灵机一动说,“你要想了解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你可以先了解一下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我们师父有一首诗,叫《做人》,是教导他的弟子们如何做人的。”于是我把师父的《做人》背给他听。

他听得很认真。在我背到中间的时候,他打断我说,“你等一下,这首诗挺好,我去拿笔和纸记下来。”然后我一字一句的背,他认真的记,他还问我“业”是哪个“业”,我告诉他是写作业的“业”。然后我给他简单的讲了一下法轮大法,他中途还问了一些问题,最后他说“我怎么样能了解更多的法轮大法的情况”,于是我让他将他的姓名、地址和邮编给我,我把所有的大法资料当天就寄了给了他,第二天我又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材料已经给他寄出去了,他很感动,叮嘱我在他收到邮件之后再给他打个电话。

从那以后,我在打电话讲真象的过程中便经常结合师父的讲法。如有一次,我在给一个主抓法轮功的恶警打电话时,我先说:“我是一名爱国华侨,我知道你是做治安工作的,我非常关心祖国的社会治安,我这有一篇对人类的道德回升非常有益的文章,我从中摘了一小段,大概需要两分钟的时间,想给你读一下”,此时,对方不置可否,但也没放电话,于是我就开始读《转法轮》第229页最后一段:

“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里找,你说这多好。大家知道现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有人为什么还干坏事?有法不依?就是因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见时,他还要做坏事。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

读完之后,我问他,“你说这段话说的对不对呀?”他说:“对。”我马上再问他:“那你知道这段话是从哪里摘来的吗?”他回答:“不知道。”然后我用非常和蔼的语气说:“那么我告诉你呀,这是从法轮大法书上摘下来的一小段话。这是李洪志大师教育我们这些弟子如何做有利于社会的好人的。其实我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有原因的。然后我从中国的警察如何被江贼蒙骗而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后还要自己承担罪过讲起。

一直到我把全部真象讲完,他都没有说一句话,我讲完之后,他既象是对我又象是对自己喃喃的说:“我知道了,谢谢你。”可是说完一直不放电话,我感觉他是愣在那里。最后还是我轻轻的挂断了电话。

第三部份:曲秀艺的发言

我叫曲秀艺,得法前我因脑部受伤失去了正常人的思维,不认识人,不认路,不能和人正常的交谈。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使我成为一个真正健康的人。

在电话组,我和同修一起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能力,在师父的加持下,用心打电话、讲真象,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我住在别人家里,晚上要在人家没下班之前打电话,早上打电话要考虑有人上夜班、白天休息。为了不影响别人,早上我就拿电话到车库里去打,冬天车库很冷,穿得再多时间长了冻的手握不住电话。我克服种种困难,每次打电话之前,先发正念,清理自己,抓紧一切时间,尽自己最大能力把真象讲给中国大陆的有缘人。

接电话可以遇到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人。有人很愿意听,但不敢讲话,听很长时间也不挂断。有的人不但听我讲真象还提一些问题,我都尽最大的可能讲给对方。写一个简单的讲稿,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讲。打电话我会用多种方式开头,一般先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给您带来一个美好的未来。我想即使他们不愿听真象、或不敢听真象,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我从不落下任何一个有缘人,凡是到我手里的电话号码,我想可能都是我应该讲真象的人。有的电话号码拨打了几十次也没人接,有的是打了几十次后真有人接了。

一次打给一个知青场的男书记,对方一听是法轮功打来的电话,就大吵大叫不让我讲话。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对他讲:你能听到我这个电话是你的缘份,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作为一名老知青,都经历过文革,有很多教训可以吸取。想一想为什么江魔为一己之利,想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现在都快五年了,不但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已经洪传60多个国家,获得了1200多个奖励,国内大法弟子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讲真象,都是为了你们好啊。

后来,我几次给这个书记打电话,他变化很大,声音完全不是原来样子,并表态说:我不反对法轮功。我告诉他,做为大法弟子,我们想让全中国不明真象的同胞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