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必败我安然 正念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当我被一群践踏宪法的恶徒以“炼法轮功就是犯法”的借口绑架上车时,平时一向胆小的我此时怕意全消,脑子中只有一念“讲真象”。我先从四人帮为什么能逞凶十年是因为有帮凶,打手在助纣为虐的结果。让他们以此历史教训为戒,然后把我修炼后的身心受益之处讲给他们。

我到了洗脑班,進了一个阴冷的房间,窗子上是铁栏杆,感觉如同到了监狱。这时我大声冲着带邪恶之徒抓我的社区头说:“你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给你多少钱?这钱你也敢花?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迫害大法弟子必遭恶报。”结果被我一说,也不知她哪儿冒出一股无名火,往洗脑班调人,和街道上的人通电话都是火气十足。第二天回到社区又跟同事吵了起来,无意中碰伤了对方,难缠的事一件接一件,弄得她是焦头烂额。当工作人员给我登记时,我又向工作人员讲真象,她说我反党反政府,我告诉她:“我一不反党,二不反政府,就是炼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在炼功之前由于自己一身的病,又失业无钱医治,我绝望得想过自杀,当炼法轮功后,我取消了这个念头,觉得生活越来越美好。”

临睡之前,我和社区的负责人聊天。她问我“自焚是怎么回事?法轮功好在哪,你为什么就不能改炼别的功?江××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我就给她分析了几个自焚镜头的疑点之处;告诉她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我无权强制你放弃信仰,你也无权强制我放弃信仰;强烈的妒嫉会使人疯狂,欲除对方而后快,就象周瑜妒嫉诸葛亮的才智,几次谋杀都不成,后来反被气死,这就是害人害己,恶有恶报,江××的下场更可悲。

第二天,她回社区办事,又调来一位主任“陪教”(一天24小时形影不离),我又接着向新来的人讲真象,讲因果故事。打饭时告诉她少打,不应该浪费粮食;由于房间里见不着阳光,有时白天灯也不关,我就把灯关掉,告诉她们什么都不能浪费,用自己的行动去证实大法。跟我同屋学员的“陪教”穿的少,我把新买的一件衬裤借给她穿,告诉她我们能在同一屋就是缘份。她说:“我信法轮功,单位同志就炼,他以前贼尖溜滑,学功之后干活实打实,让他淘厕所都不嫌。”我说:“人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法轮大法就能从根本上将一个人变好。”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晚上讲真象,使同屋的常人对大法都有了正念。

白天就是和邪恶斗智的时候,他们到我呆的屋子并不直接跟我说,都是和“陪教”聊天,旁敲侧击给我话听,我则直接面对,正告他们“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你们什么都明白,就是要这样干,每个人都在给自己写历史定未来;你们的心都是带钩钩的,不象我们心胸坦荡。”

第三天他们叫我去看录像,我抵制不去,邪恶之徒就抓着我的胳膊说:“你不老实,把你送進马三家。”我也正视他的眼睛说:“给你交个底,我能坚持到今天,就什么能放得下。”他就出去了,接着就听到最邪恶的家伙开始叫“来俩个人,把她给我架出去听课。”然后他進屋就往床下拽我,“陪教”给我穿鞋,她穿我脱,邪恶就在我的肩上打了一掌,在场围观的很多人都看见了,他们口口声声讲法律,讲道德,可是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干着践踏法律,泯灭良知的恶事。回来之后,我不吃饭,并说:“不就是死吗?怕啥。”同修点我说:“你的念不正,应该用智慧。”我也立即警觉自己的念头确实不正,于是反问自己:“我的智慧哪去了?”

第四天凌晨我从厕所回来,忽悠一下眼前一黑就倒在了门口,这时邪恶慌做一团,打手机叫来很多负责人,商量了半天,将近中午时,由本社区的几个人搀扶着我走出了洗脑班。当出租车开出魔窟之后,那个陪了我几天的社区书记高兴的喊了一声:“解放了,在里边真是度日如年啊!”我说:“你以后再也别干助纣为虐迫害好人的事了,害人害己呀,关系到你生命的永远呢,我师父叫我们尽量多救人,救不了的自有它的去处。”

同修啊,请记住师父的话:“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的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无论在多么艰难的情况下,都要坚信师父和大法,绝不能被邪恶的伪善所欺骗,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污点。

最后借用大法弟子写的诗“魔难感悟”之一首,结束此文:

魔难好似一张卷
百种试题难中悬
考你对法信不信
考你意志坚不坚
考你情欲可看淡
考你钱财可看穿
考你慈悲与善念
考你生死命攸关

再添两句:种种试题都考遍
邪恶自败我安然

层次所限,仅悟于此,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