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的弟子就得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我叫净莲(化名),没有多少文化。我1996年得到师父的高德法轮大法。从1999年到现在遭到邪恶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迫害,三次入死,三次复生,这是大法的神奇和威力。不管怎样,作为师父的弟子就得正念正行,以法为师。下面我把我最近被迫害的情况大概的说一下。

在2004年4月27日上午10点多钟,我正在县城大街卖菜,没想到公安车下来几个人,其中一个恶警说叫我到公安局去一趟,我说:“我不去,没那工夫。”他们就连拉带拽的把我弄到公安局,恶警问我认识××吗?我说:“没听说过这个人。”又问这问那,我是一问三不知,我说:“昨天的事我今天就不记得。”不一会儿他们又从我三轮车里翻出了师父的经文《洪吟(二)》六七份,他们往桌子一摔,问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说:“不知道,没看见是谁放在我三轮车上的。”开始他们对我伪善的好言好语,最后他们看我真的不说,就用电棍来威吓我,一个恶警对他们说:“她不怕电(因上一次被抓,恶警用电棍电我,我毫无反应,并用正念把电棍返回去电他们)。”我说:“打人犯法。”接着,我给他们讲真象,讲天安门“自焚”真象。最后,他们让我按手印,我不配合,我说:“我没犯法,不按手印。”他们把我送到了监狱。

到监狱里,他们对我说:“到这里不能炼功,好好的配合我们。”我说:“不行,我想炼功就炼,谁也不能干扰我,你们这里的一切我是不承认的,你们强迫把我关在这里,我想怎样就怎样,我是按照‘真善忍’行事,谁也干扰不了我,你们的法规对我来说是黑法。”他们说:“不管黑法也好,白法也好,到这里得听这里的话。”我说:“我比你们做的都好。”

刚到那里的时候,一道一道的手续让我按手印、出去会见他人时叫戴铐子、早晨起来点名报数,我是一概不配合。不管他们怎样威胁,我都不怕,想到《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中的师父的讲法:“一个不动就制万动!”

第三天,早晨起来又让我报名,我不出屋,没答理他们,他们一大伙想来威胁我,连喊三四声,最后骂了一句,我马上跑出去,问道:“这是谁骂的?我要追查这个人!”他们又说:“叫你你咋不出来?”我说:“我不出去有不出去的道理,你们强行把我关在这里不公,那你就骂人呀?你们是执法犯法!”恶警又说:“把她拉出来捶她一顿。”当时我把头一扬,“骂我的害怕,打我的害怕,崩我的害怕,我不害怕。”他们又说:“你们炼功人不是忍吗?”我说:“我们忍看对谁,我们炼功人是人与人之间矛盾中忍,人与人之间利益中忍,不叫学‘真善忍’,不忍。”他们又说:“国家政府不让炼。”我说:“我们不反对国家,也不反对政府,江××不代表国家不代表政府,我们反对的是这场迫害。”别的恶警说:“走吧,走吧。”从那天开始我再也不能吃饭了,不但不饿,反而还饱呢!肚子鼓鼓的,他们叫来了医生,说我的“病”很严重,最后他们当官的还有干警,当时去了一屋子人,看着我说:“以后你要来也不让你来了。”他们三个人把我架出去租了一辆汽车把我送回家。

到了家,我马上恢复正常,到家以后孩子说:“娘,我给你送去的东西你见了吗?”我说:“没见。”孩子说:“它还叫我给你捎来这东西。”我一看是邪恶的东西。

到了第三天邻居对我说:“你这两天刚出来别出门了,让他们看见又得说三道四的。”我想,这不是证实大法的好机会吗?我得马上把这东西送回监狱。到了监狱,邪恶之徒看见我,惊呆了,说:“你又好啦?”我说:“嗯,以前的我早就让你们迫害死了,现在复活的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是向你们要我的东西来了,孩子给我捎来的东西呢?你们公安执法人员怎么办这蠢事呀?吃的东西你们吃了,难道裤头、袜子、女人用品你们霸占?”他们说:“好,我给你查一查,哪一天哪一日?”我又说:“我再问你,你叫孩子给我捎回去的啥东西,你给我念一念,我不识字。”他念着念着,别人说:别念了。我说:“念不完,我不明白。”他念完后又给了我,我说:“我不要,我不承认这一切。”他又说:“这就是给你的,如果违反了还逮捕你。”我一听这话马上给他夺过来,当时我也不着急,很严肃的看着他的眼睛说:“我现在就违反。”面对着他们,把邪恶的东西撕了个粉碎,另外一个人说:“走吧!快走吧!”我就堂堂正正的走回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