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处处讲真象 七日走出牢笼


【明慧网2004年7月5日】这是5月5日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件事,由于自己平时学法少、出现了欢喜心和显示心才被恶警绑架到狱中迫害了七天。在这过程中,我对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师徒恩》)有了更深的认识。

5月5日是镇上大集(农村的贸易集市),为了让世人明白真象,我在早上3—5点钟,把整个大集的各个角落都撒、贴上了真象传单,又把大法洪传十二周年的大条幅挂在了集市最显眼的地方。使得刚刚上班的公安都慌了手脚,忙打电话集合了还在休假的大队人马,叫吊车把条幅取了下来,又派出几队警员在集市上蹲点。

我当时觉得堂堂正正的到集市上去发真象影响面积广,因此又带着5岁的儿子到集上去发。明明看到三三两两的公安,自己也没在意,继续把带来的真象资料一气发完,还给群众讲真象中的内容。正在这时被三个恶警扯住了,接着又上来两个手里拿着传单的恶警,问我真象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说:“这么好的东西遍地都有。”恶警叫来警车后,我说:“你们如今错把好人当坏人抓,黑白颠倒,天理都不容,请你们记住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恶警不让我说,把我和吓哭的孩子硬拉上警车带到了派出所。他们提审我,我就给他们讲真象。当下午他们要把我送到县里去时,我看到一个被取下来的条幅在大门里边粘了些泥和水,就快步向前捡起条幅,挂在了门旁的树上,恶警慌了,一边扯我,一边说:“这么多人还看不住你。”我说:“这么好的东西,你们把他放在泥水里,多可惜!这都是用我们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血汗钱制作的,来之不易,挂在这里多漂亮,还能让更多的人看看。”恶警有的忙着去摘条幅,有的又把我推進了警车。

我一進看守所,便看见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被吊铐在铁笼子上。男犯人看见我進来,就高喊:“看,又来一个,准是个炼法轮功的。那个被吊着的也是你们炼法轮功的,看你能挺几天?”我听说被吊铐着哭的那位是大法弟子,师父的《洪吟》“别哀”便显现在我脑中,就高喊了一句:“哭什么?”接着背起了“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男犯人问:“背的是什么?再背一遍。”我就又背了一遍,这时出来一个大肚子所长打了我两耳光。办公室出来好几个人,又围上来几个犯人。我一看这么多的人,便给他们讲起了真象。

直到天黑,他们才把我从院中的柱子上放下来,关進女监室。在监室内我认识了另一名女功友。和功友交流后,功友意识到自己在提审书上违心的写“不修炼”不对,并找出了自己的执著,又在重审时写明了自己坚信大法的愿望,这使我非常高兴。功友虽然有点怕心,也开始和我一起发正念,炼功了。讲清真象后,一个犯人也开始和我们一起学炼。在里面我一直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

一天晚上,功友梦见我和她一起冲出道道铁门,来到院内,看见伟大的师父,师父身穿西装站在看守所的大院内,大门敞开着,在师尊的保护下我们走出了监狱,由于她自己心里害怕又被一群人拦在了一间屋内,只有我自己走脱了。功友的这个梦给我增添了信心。

四天后進来4、5个警察要强行带我去灌食。恶警说:“在这里不听我们的,整死了直接去火化,这是上边的指示。”犯人也经常跟我说:“在这里很多是被灌食一个月后被劳教的。”我知道这都是冲着我的怕心来的,当时还真有点怕灌食。4、5个恶警扑上来强行把我拖走了,他们抓着我的长头发把我铐在铁椅子上,又来一位女恶警说要剪掉我的长发。我用手一指,严厉的对她说:“谁敢剪我的头发,我们是大法弟子的形象。你们善恶不分,谁敢动一动会得报应的!”(那位功友就是被他们逼疯了,又剪掉了她的头发,把人整得可难看了。)女恶警嚣张起来说:“我怕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就是人间地狱,我就是地狱头,我什么也不怕。”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气呼呼的走了。我说:“你们找个东西给我把头发扎起来。”一男恶警找来一根红绳给我扎起来,边扎边说:“你看我多好,还给你扎头发……”我说:“你们如果善待大法弟子,记住法轮大法好,以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开始给这里的人讲真象。

过了一会儿,他(她)们没给我灌食,反而又叫来的医生给我打吊针,4、5个人把我按在铁椅子上,使我不能动,要给我打针。我发正念不让药水進入我的体内,让“鼓针”。就这样一连打了5针,都是鼓针,不進药水。有人出主意说:“打头、脚、手、胳膊都不進,把药水从鼻子、嘴给她灌進去!”大夫说不行,药水吸收太少,大夫这时脸上已挂满了汗水,又强行给我打上了一针,药水开始進入血管,他们都高兴起来。我找机会拽下针头和针管。气急败坏的所长打了在我身边的几个犯人几个耳光,大夫又回医院重新取针管。

这时已是中午,他们吃完饭,恶警又唆使犯人强行给我灌食。他们把我铐在铁椅子上,用铁链捆住我的腰和脖子,把头发缠在铁椅子上,勒得我喘不上气来,用铁链勒住下牙,用钳子捏住鼻子,螺丝刀把牙齿撬得咯咯响,就这样折腾了半天也没灌進去。在恶警走后,明白了真象的犯人怕我晒坏了,就把我抬進了锅炉房。一位带班的所长拿了个凳子,坐在我面前听我讲真象,几个看着我的犯人也开始认真听起来,直到吃晚饭,有人叫了带班所长三次,说饭已凉了。所长才走开,临走时说:“等一下你再给我讲一点。”这时几个犯人来到我跟前向我道歉说:“对不起,刚才我打你了,还给你灌食了,打着你哪里了?你可千万别恨我。”我说:“我不会恨任何人的,你们都是被谎言欺骗了,被他们利用了。”犯人有的说:“大姐,你觉得好,在家学就是了。何必出来,到这里受这个罪呢?”我说:“哪怕你们当中有一个人真正明白真象,从此不恨法轮功了,我就没有白来这一趟。”他们忙说:“大姐,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晚上,恶警把我铐在铁椅子上一晚上,第二天又放在雨里淋。直到换班后,又带我到医院检查身体,这时师父的《洪吟》“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打到我脑中,我找机会给医院的大夫及看病的人讲真象,说:我们是被公安非法抓来的好人,被他们关起来天天打压,有的甚至被逼疯了,他们却造谣说练疯的,诬蔑我们法轮功……”

师父在《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

后来他们又把我带回女监,我继续炼功、发正念。牢头来让我擦门窗和牢笼,我意识到该让我清理它们的时候了。我笑了笑,拿起布把门窗和牢笼从内到外,意念中每一个分子、细胞都给清理了一遍。这时那名所长又问我身体感到怎么样。我说:“良好。”我说:“请你给我一把推子、剪子,我要给你们这里的每一个人整理整理发型,清理一下他(她)们的坏思想。”他说:“不行,给你了,你还不让他(她)们一个个都成了法轮功学员了。”大家都笑了。

第二天,他们就释放了我,临走时让我收拾东西,我说:“来时空,去时空。何为空,执著无存为真空。”

回想这几天以来,自己也有很多没做好的地方。

以上仅为个人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