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大法中,提高在苦难中


【明慧网2004年9月3日】以前我也想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一直写不出来,一拿起笔就不知怎么写。这次看了“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我想还是把我得法到现在所有的经历写出来吧。于是我就拿起笔很自如的写了起来。

我是因为身体有病1998年5月份有幸得到了大法,记得当时我正在上班,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浑身没劲,只好跟经理请了假回家,到了家就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妹妹来看我,看到我躺在床上痛苦的样子,就劝我看看《转法轮》并说自己炼了一年多病全好了。

我想反正是呆着,身体不舒服那就看吧,我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把转法轮看完了,然后我又去问妹妹还有吗?她说有呀,我说全拿来,我用了三天时间把所有的书看完了,越看越精神,明白了很多从小到大一直找不到的答案,全找到了。

从那天起,我就开始修炼了,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我以前有“脑神经痛、耳膜炎、气管炎、鼻息肉、胆囊炎、胃溃疡、盆腔炎等许多疾病,炼功后都好了,我爱人看到我身体好了,人也精神了,心性也有所提高,做事处处先考虑别人,用大法的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他也很支持我,高兴的说你炼吧。

没想到1999年7.20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开始了,那时真的天都要塌下来了,突然间所有的枪口都对准我们,所有舆论工具电视、广播、报纸都压向了我们,怎么会这样,我们手无寸铁,一无所有,不想要常人的权,也不在乎名和利,大家只想在一起学法、炼功、只想做好人。为什么要镇压呢?原先政府是支持法轮功的,电视还采访过法轮功,怎么现在变成样了,就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呢?我是受益者,我有权利和义务向政府反映真实的情况。

我和妹妹于2000年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天安门广场碰到了许多从不同地方来的大法弟子,上有七十老人,下有几个月大的婴儿,于是我们就一起去了信访办,把我们的上访信交给了他们,信访办不法人员把信收下后就把我们关進一个大屋子里,不准我们出去,信访办变成了公安局。我还看到一个警察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打得象血葫芦一样,我想我们的国家怎么了,每个公民都有上访的权利,信访办变成了打人的土匪窝了。

后来我们被押回了当地的公安局,他们把我身上带的现金全部扣押不给了,在看守所里半夜提审我,不让睡觉,让站着,他们问我为什么去北京?谁让去的?我说;“自己要去的,因为没炼功之前我一身病,花去家里很多钱,给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了很大压力,也没治好我的病,炼功以后我所有的病都好了,真象师父所说的那样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我就是要向政府说句心里话,我们师父是好人,他教我们不抽烟,不喝酒,不杀生,不自杀,不嫖,不赌要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时刻用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把自己当成修炼人,用心法约束自己,有多少家庭破镜重圆,难道这功法不好吗?”

警察说,我们不管那些,国家不让炼你们就不能炼,只要写了保证书就放你们回家,否则就劳教。我说我是受益者,我就要炼。他们看我不写就又动员我的家人和亲戚让我写,我母亲见面就骂,我爱人暴跳如雷要和我离婚,我笑了笑说“我没错,你要离就离吧”。

我回到牢房后,就哭了,我同牢房的刑事犯看我这样,就自愿的给我写了一份保证书交了上去,不法警察向我爱人索取了三千元,才把我放了。

由于真象没有讲清,家里的环境好变的不好了,单位、街道、片警,不断的到我家来干扰我的生活,爱人看着我不让我炼,我心里很痛苦就象刀割一样一夜没睡,我想不能这样,我要改变这个环境。后来我写了声明交给当地管我的国保大队,他们看了信后到我家要拘留我,因我爱人在外地上班,罚了两千元就不了了之了。

因我们地区很偏僻,什么都靠自己悟,因此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是最苦最苦的,那就是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对外面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我就动了一念要改变这种现状,就求师父帮忙,真象师父说的那样,“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你有正念,师父和护法神就会帮你。经过重重困难我们终于可以上网了,那是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的家园,我高兴的笑了,就象黑夜里有了一盏指路的明灯,我们不再漂泊、不再无助和迷茫,我们有了师父的经文和明慧网上的文章,并让更多的人知道了真象。

后来因为要做的事太多,忽视了学法再加上自己的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二次被抓,在车站被五六个便衣警察绑架,他们把我抬到车里拳打脚踢拉到了国家安全局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我就一直发正念彻底铲除背后控制恶警的黑手烂鬼,他们开始审我资料从哪来的。我不说话,他们看我不说话就罚我站着,蹲着,我就发正念清除迫害,开口就讲真象,闭口就发正念。他们想从我口里得到他们想要的,就从早上提审一直到晚上,他们还骂师父,我说你嘴上留点德,你这样做会遭报应的,给你和你的家人留条后吧,你不配和我说话。后来他们又换了好几个人也没达到他们的目地,又找来了区里的领导和我谈话,用老乡的口气跟我拉近乎,我就乐呵呵的和他们讲真象,谈怎样做人,教育子女。他们说你也不傻呀,是个挺明事理的人,为什么不为自己,家人,孩子想一想呀。我说让我放弃法轮功是不可能的,我决不背叛师父,决不背叛大法。如果那样,活着我生不如死,做人得讲良心,例如,你在危难时,一个人帮助了你,他本来是个好人,现在是被冤枉的,你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还要落井下石,你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他们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你就别那么固执了。”我说江××代表不了国家,也代表不了全国人民,只能代表他自己,谁做了什么,总有一天他要偿还的,你们不要助纣为虐了,历史会做出见证的。

后来他们把我送回了看守所。隔了两天,不法人员们又提审我,说你还不说话呢,你的同修也被关押了,把你的事他都说了,叫什么名字,他们还把我家两道门锁砸开,非法抄家,你还不老实交待。我说我没什么可说的,他们看问不出来啥,就通知我们单位、国保大队把我押了回去。

下了火车他们把我押到当地的看守所,第二天提审我,问我资料的来源,和谁有联系、电话号码都是谁的。我说不知道,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不法人员一开始用硬的,硬的不行来软的,请我吃饭,让家人给我下跪,以此来达到他们想达到的目地。我说你们不要演戏了,我是不会被你们动摇的,想起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就能制万动”,“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就能动了整个宇宙”。后来他们扬言说上北京二次就够判劳教,你以为一个月就能出去,别存着侥幸心理。我心里想你说了不算,我们师父说了算。我想我就能出去,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他们问不出来什么就把我送了回去。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师父点化我,说历史的春天就要来到了,要把握好,醒来我更有信心了。第二天不法人员又来提审我,说:“我看你什么也不说,等着判劳教吧,问我想不想

出去,我说当然想了,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他又开始骗人说还有一个办法你能出去,我说什么办法,他说,只要你放弃法轮功,回去后和我们常联系,隔三五天来我这一趟,你什么都不会损失。我心里立刻就明白了,他们是想让我当特务,破坏大法,我马上回绝了。我说我不当特务,他说你考虑考虑吧,我说没什么考虑的,送我回去,以后不要再非法提审我了。我绝不做那种不仁不义、不礼不信的人,我要堂堂正正的出去。想起师父的诗“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这二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帮我发正念,助我闯出了看守所,他们扣押了我身上带的五千元钱,和价值五百元的物品。

在此我感谢我们伟大的师父,和帮助我的同修、朋友、家人,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