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强 邪恶亡


【明慧网2005年1月10日】我是9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从99年7.20大法遭非法迫害以来,我一直没有丝毫的动摇,就是坚信师父,就是坚信大法,就是时时想到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时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2001年冬天邪恶最疯狂的时候,我们九位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大法,走到山海关就被恶警截住了。恶警把我们关起来,打骂我们,逼我们说出地址和姓名。我们坚决不配合。恶警非法搜走了我们身上的钱和大法真象横幅。我们本着善心讲真象,一起背颂《善恶已明》:“众生魔变灾无穷,大法救度乱世中,正邪不分谤天法,十恶之徒等秋风。”我们的心态一直很正,在师父的加持下,恶警们什么也没得到,只得把我们押送到去北京反方向的到通辽的火车上。半夜里我们智慧的在途中下了火车,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

2001年12月28日下午,恶警来我家骚扰,由于我麻痹大意错误的给恶警开了门,因此受到了一次不应有的迫害。开门后恶警问我还炼不炼功,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接着,恶警非法对我家进行了抄家,翻走了我们刚写的5米长1.2米宽的真象横幅,我心里有些紧张,当时家中大法的东西太多了,为了少受损失我就跟着恶警走了。我想家里人回来知道我被绑架了,一定会把大法资料转移。上了警车后,我想既然被非法劫持了,就不要怕。师父的话就在我的脑海里出现“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心自明》)。我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一定要走好您给我安排好的路,坚决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路,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请师父放心,请师父加持我,我一定突破邪恶对我的迫害,堂堂正正的回到正法洪流中来。

在派出所里,恶警把我扣在老虎凳上,邪恶的所长一边打我一边骂我。当时我就想,有师父保护我,我不疼。真的邪恶的所长怎么打我,我也不觉得咋疼。

晚上家人到派出所看我,我告诉他们说,没事,过两天我就回家。可家人听恶所长说至少得判我三到五年劳教。我说它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才算。

第二天恶警把我送到劳教所。当时我的正念很强,时刻默念正法口诀。我一点也不害怕,恶警把我非法押到哪里,我就把大法的真象讲到哪里。到了医院里,因为我被扣着手铐,医务人员和患者都看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说自己是被迫害的。我时时求师父加持我,因此到劳教所检查身体的时候,化验结果是病重不合格。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被办了所谓的保外就医,真的就象我告诉家人的话,两天以后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中。

2002年秋天,我上市场买菜,在去市场的路上看到墙上有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话。我想,不许诬蔑师父,不许诽谤大法!我立刻用手去擦,怎么也擦不掉。我赶紧跑回家拿来毛巾和端来水。我回家的时候这里根本就没有警车,回来怎么这里突然多了一辆警车。我是大法弟子,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能看到邪恶诬蔑师父不管吗?不能。我平静了片刻,我就开始擦诬蔑师父和诽谤大法的话,很快就擦完了。擦完后我又看了看警车,警车就象死了一样还停在那里。

有一天,我看到有几个孩子,从树上往下拽讲大法真象的横幅。我把孩子们叫到一起,跟孩子们讲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咱们不要听电视上造谣的谎言,它们是害我们的。如果你们遇到坏人打你们,好人救了你们,你们说好人好还是坏人好。孩子们一齐回答说好人好。我说只要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保证你们就会学习好,身体好。他们都说记住了法轮大法好。

有一次,我一上公共交通车就开始发正念,在发正念中就听到车上的乘客说由于现在社会太不合理了、群众纷纷向上级告状的事。发完正念,我就此事接着就转到讲真象上来。我说就拿法轮功来说,法轮功就是叫人做好人,祛病健身,身体好,江XX就不讲理。现在外国有60多个国家在学法轮功。现在12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起诉江泽民,起诉它犯有反人类罪。它迫害死了上千个中国法轮功学员,多少人被非法判刑,多少人被非法劳教,多少人非法被拘留,多少人被邪恶的洗脑迫害,成千上万,数也数不清。这时一个乘客说:“赶紧叫江泽民下台得了,它把这个国家整完了。……你们法轮功一定能平反。”

2000年春天以来,我和同修一起一直每天到周边地区发大法真象资料,给外地打工的讲真象,给放牛放羊的讲真象,给做买卖的讲真象,他们都愿意听,并主动跟我要大法真象资料。讲真象回来,我就抓紧时间学法,时时注意发正念,早晚炼功,从未间断。在修炼的路上,我时刻牢记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