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无神论是毁灭民族文化的毒药(下)


【明慧网2005年1月11日】

五、文明的回归大潮

* 科学自身遇到的挑战

西方科学在三百年间,曾经走过了一个高速发展的过程,其基点主要依赖于来自对有形的物质世界的观察与试验,称之为实证的科学,这个实证科学的最大局限在于它不能实证精神、精神活动、精神与物质的关系、精神对物质的作用,而人的生命恰恰是精神与物质的一体。实证科学走到现在也给我们自己甚至子孙后代留下太多的难以解决的难题:资源枯竭、环境污染、物种锐减……。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一些具有探索精神的科学家开始涉足一些实证科学过去回避的领域,结果令人大开眼界。有关“轮回转世的研究”,科学家伊安•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 M.D.)取得丰硕成果,他的《二十案例示轮回》、《记得前世的儿童》、《轮回转世与生物学:胎记和先天缺陷的病因》等著作以突出的学术地位赢得了整个社会对轮回转世研究的认同。而对濒死体验的研究则更加直接证明了生命在肉体死亡后的活动,证明了另外空间的客观存在,不同的生命体形式等等,大量的著作及成果问世,已经突破了传统实证科学的框框与结论,虽然用实证科学的套路无法去解释,却极大的挑战了“无神论”:另外空间存在并且还有着更高级的生命,人的生命是按着因果关系在轮回。

观察一下这些研究过程,发现走的路恰恰不是传统实证科学的实验、还原、分析、论证,而是直接了当对生命、人体进行研究、总结,非常接近于中国古代科学对人体生命的认知方法。其实另外空间也好,轮回也好,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太平常了,可以说是无所不在,“红杏枝头春意闹”,一个“闹”字,呼之欲出,后世文人参不透,难道古人真比自己更有文采?当然,因为他的“眼睛”在更多的空间中看到了更多的景象。“神采飞扬”、“心领神会”、“神来神往”,那不是简简单单的形容,而是实实在在的生命形式在另外空间的体现。

有过濒死体验的多数人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就是人在那一刹那清清楚楚看到了自己一生中所有所作所为(这个空间的行为似乎不留痕迹,在另外空间却清清楚楚记录着),而在那一特殊的时刻,人为自己所作的每件不好的事充满了负罪、忏悔。调查还指出,有过濒死体验的人们在生还后绝大多数改变了人生观,变得善良、积极、淡泊名利与欲望。这是在“科学”时代有根有据的见证了古老的重德向善传统,不是无神论邪教宣传的是“麻醉人的鸦片”、吓唬人的“精神控制”。

* 西方兴起的打坐

本世纪涉及的领域更加广阔,美国《新闻周刊》在2004年9月27日报道中说,精神与身体健康之间的关系科学家们是近年来才认识到的。事实上,美国政府现在每年花一千六百万美元進行这方面的研究。据一项政府的统计,一半的美国人现在尝试着一些身心健康的方法,在美国麻省医学院(Massachusetts Medical School)所开的一门课中,教授了一种以打坐为基础的身心健康方法,有一万五千人已经上了这门课。研究发现它对减轻痛苦与忧虑的作用。美国肯塔基大学心理学家Ruth Baer介绍说,过去科学界对身心健康领域不屑一顾,而现在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开始重视它。

一个简单的打坐,在西方是21世纪才认识到,而中国古代,读书人都会打坐,也都要打坐。《华盛顿邮报》2004年11月30日报道报到了《美国国家科学院期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最新研究成果:研究发现心理紧张会加速衰老,也许你会哑然一笑,对中国传统文化稍微知那么一点皮毛的中国人都会觉得不足为奇,因为我们从小就听过“伍子胥过昭关一夜急白了头”的故事。

六、生命的回归与无神论的天敌

在人类这股回归大潮中,中国恰恰是七十年代末出现了气功的研究,一些研究机构记录了大量的超常现象和人体特异功能,如遥视、搬运。一时在中国大地掀起了“气功热”。有的人只是为了袪病健身,后来又有许多人见气功可以获取名利便开始追求所谓的超常功能,而一些有过功能的人在表演过程中又渐渐失去了,真真假假,“唯物”?“唯心”?是耶?非耶?这本来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尽管中共的高官一直在享用一些有本事的气功师治病、延年益命,但却为了意识形态问题在中共内部吵翻了天,雾障重重。

到了一九九二年,“法轮功”横空问世,拨云见日,李洪志大师一上来就告诉人们,“我要往高层次上带人。”开宗明义告诉广大气功爱好者,“气功”在过去叫修炼,存在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法轮功是修炼,修炼者以“真、善、忍”为原则,结合五套功法在修炼心性中生命得到升华提高,身体得到彻底改变,以至最后圆满,用最浅白的语言向人们揭开了中国文化中修炼的奥秘。

在短短的七年,仅人传人、心传心,中国出现了一亿法轮功修炼者,遍布社会的每个阶层与角落,在中共封杀中国文化几十年的血腥统治下,化腐朽为神奇,许多人曾经是顽固的“无神论”者,但是修炼后亲身见证了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身体康复的神奇现象,甚至是亲身见证了另外空间的存在,几十年灌输的“无神论”霎时间烟消云散。几千年的文化传统在这片土地复苏了,生命与生俱来的回归大愿本来是天经地义,毋庸置疑,但这却触动了对中国民众50多年敲骨吸髓、蒙骗、恐吓的共产党邪灵。

七年间,法轮功虽然修者日众,但除了修炼,在经济搞活、社会一致向钱看的中国没有搞过一项事业、产业,甚至没有因人多势众成立一家什么超级公司,或有过一间办公室,这说明法轮功无求于在社会上有什么作为。但对于炼功、学法(即学习《转法轮》等指导修炼的著作)则视为生命之必不可少,所以当其这个基本的生存权利都被剥夺时,法轮功人采取了最和平的方式鸣冤请愿。

可是这却让那个野心勃勃又小肚鸡肠的小丑江泽民彻夜难眠,妒火中烧。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群众请愿的当晚,江泽民给中央政治局委员们写道:“这次事件,是1989年那场风波以来在北京地区发生的群众事件中人数最多的一次。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果真是那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一个附体邪灵,靠着打、砸、抢、杀、骗霸占了中国50年,一个50年的邪灵要挑战具有5000年神传的文明。低灵可以控制人,奴役人,但是低灵却最惧怕“神”,当人有了正信时,头上的三尺神灵都要帮助人,这是修炼界最普通的常识,为祸中国的邪灵遇到了真正的克星!

邪灵已是迫不及待,江泽民立即失去理智地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于是邪灵80年中积累起来的整人手段与经验,借着现代社会的通讯、交通之便利条件,不仅在中国的每一寸土地与天空要消灭法轮功,还要把爪子伸向了海外的每个角落。

五年过去了,一切中共能想到、能用上的手段都用上了,用尽了,却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是法轮功人让那些参与迫害的、沾血的凶手个个心惊胆颤,炼法轮功的人还在增多,已在遍布六十多个国家、各种种族,当年中共打压不准出版李洪志大师的著作,而现在大师的书被翻译成三十余种文字在全世界出版,为什么?

一群手无寸铁只想做好人的善良民众面对着当今世界最无耻、最邪恶,“当了裤子也要搞原子弹”的杀人不眨眼的流氓,没有低头,也没有被“消灭”,是什么力量才能做到?其实,这本身就是“神”的力量与智慧在人间的真实体现!如果还不相信,那么思考一下为什么中共这么惧怕一切信神者?从屠杀藏族人到“法轮功”,到“地下教会”成员,你会发现中共下手最疯狂、最狠的对象是最善良的却有着信仰的人群,因为“神”与这个共产低灵水火不相容,“神”是这个低灵的天敌和克星!一个正常的社会,不会惧怕任何思想,一个繁荣的国度更是提倡并允许信仰自由,只有共产党才如此狂妄、血腥、不可理喻要控制人的思想,也只有邪灵才有这样的欲望。可是它已经彻底失败了,在惶惶不可终日中等着神的审判与惩罚。

七、结束语

中国的传统文化走过了五千年的风风雨雨,到了今天被中共破坏得面目皆非,然而中国文化的最伟大在于早就提醒过这世间是“相生相克”的,预料事物“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的规律。

“法轮功”五年来,用鲜血与生命走过的一条路见证了中共是毁灭民族的邪灵,见证了善恶有报,见证了修炼与正信的不可否定、不可动摇,见证了生命的返本归真的力量不可战胜,太多太多的见证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中华民族传统中的优良品质,中华民族中那些世代传颂的英雄人物与故事,在普普通通的法轮功人中找到了真实的回应与展现。

是历史选择了中国的文字与文化,是历史赋予了其博大的内涵与使命,中国文化即将正本清源,神秘面纱将揭开,“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劫后余波中,法光天际来。(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