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5年1月20日】2001年3月12日,我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2年3月11日,我被释放回家,3月21日又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后恶警就又把我非法劳教两年,我还是绝食抗议迫害。在我被无理迫害的情况下,绝食是一种和平、理性的抵制迫害的方式。但是在管教、大队长的劝说下,我被人情带动吃饭了,在劳教所每月我写两份法轮大法是正法,讲真象、证实大法好,管教说:“你再这样写就每写一张给你加期一个月。”我也不听,照样写,我认识到不能参加所谓的“劳动改造”,我没有任何错,我想在劳教所,如果恶警不让炼功你就不炼,这就等于顺从邪恶,我不能不炼。刚开始,我炼就有人把住我的手,时间长了也看不住了。队长说:你再炼就给你加期。我想你尽量加去,我也不在乎了。在劳教所两年,我坚定大法,坚持背法、炼功。无论挨打、被电棍电,恶警用“加期”恐吓,没有动摇我对大法的坚强意志,到两年期满,没有给加一天被释放回家。

在家呆了三个月,我又被非法绑架。2004年7月12日下午,我正在吃晚饭,忽然听见外面说话,几名恶警撞進屋里四处找,象丢了什么东西一样,看见我看的明慧网资料就问:这是在哪里弄来的,谁给你的。一名恶警说走吧,跟我去打一份证实材料。我说我也没有做错事,我跟你们去干什么?一名恶警说:你学“法轮功”就抓你,我不去,他们往外拖我,把我拖到车上,内裤都拖坏了。关上车门就开走了,我在车里边向外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他们把我拉到公安局,关進看守所。第二天提审,问我这问我那,我不说,让我写名我不写,没办法他们就走了。过几天恶警给我一纸片,写上我的名,说是去照相。我接过纸片毁掉了,不照。我就想一切不配合,从進看守所那天,我就一口饭不吃,水也不喝,用绝食这种方式抵制迫害。到十一天,他们把我拉到医院强行下胃管,要给我灌食。我不配合,他们没有得逞。当时医院院长劝我吃饭,给我买了两根雪糕,当时我动了人情吃了,回到看守所,我又喝了两杯水,之后我觉得不对了,被人情带动,没过好关,我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他们强行给我灌食打针,让人看着我不让动,我没在意睡着了,后来我想起师父的话,我应该提高警惕,不让邪恶有机可乘,不让他们钻空子。看他们不注意我就把针拔下来,把瓶子砸了,同一女号里都劝我吃饭,我不吃她们就给我下跪哭,我在那躺着,四周一圈人跪着就象我死了一样放声大哭,她们说你不吃饭,我们就跪着不起来,我没有动心,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再也不能被情带动,她们没辙了就都不吃饭,我还是不动心。实在没办法了,她们才去吃饭,并且都骂我。但是我没有错,我绝食是抵制恶警对我的非法关押和迫害,我没有罪,不应吃监牢的饭。

8月2日恶警把我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到那一看说:这么长时间不吃饭,得去医院检查。他们把我弄上车去医院检查,回来后,大夫说不能收,警察就说:求你们把她收下吧,这老顽固,再把她劳教改造两年。那位大夫说:我都知道她在这呆三年了,也没转化,就她这样能劳动吗?恶警说:怎么不能。我说别想我再干活。恶警对大夫说:你们看看我们大老远来的就收下吧,我们来时局长嘱咐千万把她送進去。大夫说这样不能收。我说这事也走后门呀。劳教所没收,当天就把我拉回来了。回到看守所第二天,这一号的人都说:老太太你走我们都好想你。我说你们不跟我生气了?她们说生气不是真的,我们暗自都佩服你,现在我们都服了“法轮功”了,原先你跟我们说大法怎么怎么好,我们都不相信,现在实践证明,看你这些天不吃不喝的状况,再加上你的实际行动,我们算服了。

在看守所我坚持炼功,管教就给我戴手铐子、砸镣子,我说:我是炼功人,我不能不炼,有口气我就炼,后来他们也不管了。送到劳教所没收,回来后我还是不吃不喝,在这期间,所长说过多次,你这样顽固不化,想用这种形式走出去,那是不可能的。我心暗想:是我师父说了算。最后恶警没办法把我放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