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看护着我们


【明慧网2004年12月31日】我有幸从96年开始修炼大法,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疾病缠身多半辈子,有风湿性心脏病、高血压、眩晕症,快要瘫痪在床。在这危难之际,得到了大法,是师父救了我。

法轮功”三个字触动了我的心,我好象没带什么目地,学法炼功一天都不耽误,洪法每次都去,不吃饭可以,但不学法炼功不行,什么也影响不了我对大法那坚如磐石的心。

7.20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来了,那也动不了我修炼的心。99年10月我到北京上访,回家后我就给周围的人讲真象,发真象资料,风雨无阻。居委会登门数次,派出所、拘留所来回数次,但都阻挡不了我讲真象的步伐。

2004年3月10日的早上,我带着小卡片在街上发,被巡逻的警察发现了,要拉我到派出所。当时街上的人很多,几个恶人拖起我就走,我便喊着:“法轮大法好!”那个时候好象天地都在震动。行人指责恶人:人家老太太没干坏事,为什么要抓她。

到了派出所,我想正是讲真象的好机会,就给他们讲真象。当时所长骂我,骂我师父,我就发正念。我说:“闭住你的嘴,不准讲我师父!”所长溜走了,叫他的手下来迫害我。我一点都不配合他们,我说我没做坏事,我没有错,你们颠倒了黑白,你们不要受江××的欺骗,不要充当他的打手,这样对你没有好处。

一个叫张XX的要抢我的书,我死死抱着书没抢走,又来了一个叫李梅的充当打手,两人把我的手扳到了肩头,抢走了我的包,在派出所还不准我上厕所。当天把我送到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我就给警察和号子里的犯人讲真象,他们说:“这老太太讲得是有道理。”他们看我年纪这么大了还关在这里,非常同情我的遭遇。每天晚上我照样炼功。有一天晚上十二点,我正在炼功,一个叫胡伯的值班,给我送来两个烤洋芋,我给他讲真象,他内心还是明白真象的。

除了睡觉,我每天背书和师父的经文,脑海里空空的,脑子里总是想:你没有了人的执著,师父什么都做得到。

七天后派出所的张XX、唐XX等人骗我说送我回家,在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其它什么安排我都不要,不服从,你旧势力本身我都不承认,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

他们把我送到中八农场劳教三年,结果身体检查,血压偏高,心脏跳得厉害,劳教所不收。恶警不甘心,到处找人,没用,招儿使尽了,也没达到他们的目地。回家的路上都不讲话,我知道他们还要想办法迫害我。他们又把我送到拘留所,我说我要回家,他们不放,我就绝食抗议迫害。

当天我做了个梦,在一个小屋子里,里面有好多的小黑猪,我站在高处;又一条蛇伸出头来,对着我来,发正念没有用,我喊师父给我加持,蛇消失了。

醒来后,我悟到恶警仍不死心,还要迫害我。他们把我送到医院,给我药吃,我把药吐了;他们把我抬到病床上给我手上、脚上架上仪器检查,我就把仪器蹬开,告诉他们我没有病,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医生说我心脏跳得很厉害,几十个医生呆了,送我去的警察着急了,赶快打电话给我儿子叫他来接我。之后我身体起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全身都麻了,然后全身都是软的了,好像这身体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脑袋。这时我哭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我,看护着我。

回家后家人不理解我,不准我看书,不准我出去,不准和同修接触。我记住师父的话,必须从心性上找自己;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看到了自己的显示心、干事心,做事时走极端,造成了一些损失。

这是我对自己这几年来的一个总结,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