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慈悲呵护 十天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5年1月15日】2004年12月,本地邪恶之徒突然发难,绑架了与我有联系的几位同修。我当天知道情况后,不够理智,没有及时转移大法真象资料。邪恶冲入我家后,我与邪恶展开了正邪较量。几小时后,我的正念一时稍有不足,就被邪恶钻了空子,他们多人一拥而上,抱的抱,拖的拖,我被拉扯上了车,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时我头脑很清醒,心态也比较稳定,来不及过多的想,就只管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迫害大法的邪恶因素,同时给看守所里的犯人们讲大法真象,因为我坚信自己在这里不会呆太长时间的,所以我要抓紧时间,力争让他们都能明白大法真象。

恶人们开始时还对我搞什么提审,为了给他们的非法行径披上一层合法的外衣,他们给我念这个“证”、那个“证”的,我说:“把你们的这些废纸都收起来。”他们又问:“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不假思索的笑着反问道:“你们说我会不会告诉你们呢?”他们见状,就围着我,跟我来那套恶的东西,我哈哈大笑:“你们知道不知道,以前有超过你们多少倍的人围着我这样干,他们比你们邪恶多少倍,都对我完全不起作用。你们不信就打个电话到以前关我的监狱去问问,他们躲我还来不及呢!” 从被绑架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绝食绝水了,不给邪恶一点可钻的空子,不给恶人一丝幻想。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了,知道这次什么也捞不到反而要弄得自己下不来台。

由于我坚修大法,这几年屡遭迫害。其实有很多看守人员和国保大队的警察都对我太熟悉了,也明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们十分敬佩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他们大多数不愿主动行恶了,只是那几个邪恶至极、不知悔改的恶人还在逼迫他们去迫害良善。而他们都很了解大法弟子,也根本不想对我怎么样,只是在走形式,有人甚至很不好意思的私下对我说:“我们这真是没有办法,你说我们怎么办才好呢?”我从体谅他们的角度说:“对你们来讲,有你们暂时还过不去的压力,只能说在你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帮我们多少就帮我们多少吧。”他们又悄悄的问:“怎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你们呢?”我笑了笑,没有直接讲,心想:你们很快就会从我的行动中知道了。

三天过去了,犯人们都明白了大法真象,所有的人都敬佩的说:“你们的毅力真是无法想象!”也有的人对我说:“我本来很想学大法的,可一看你这样的经历,那太可怕了,修炼太难了!”我平静的说:“一下子达到这样那是很难的,可是以后不会这样难了,现在很特殊。我知道你们中有人想学的,可真发现要承担这样大的压力就怕了,不要紧的,我很希望你们所有的人都能学,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邪恶的压力了。”

四、五天后,邪恶坐不住了。他们把我拖到医院去灌食。我的身体十分虚弱,血管好像干了一样,抽不出血,扎针时半天也扎不到血管。医院给我插了管来灌食。我血压很低,全身冰凉,要积蓄很长时间力气才可以说话。于是我平时就发正念背法,一有力气就给身边的人讲大法真象。同一病房的一位患者家属到过香港,她对看守和外劳人员说:“人家香港炼法轮功的人好多,根本就没有人管,人家都说法轮功是受江××迫害的,这和国内宣传完全是两码事。”看守应付道:“国情不同嘛,香港、澳门那儿合法,我们这儿就不合法。”我知道这是师父苦心安排了来听真象的,就对看守说:“这是医院,你可以去问任何一个医生,做了气管切开手术的人能不能一个星期就张嘴说话了。那个在天安门自焚的小女孩,就是叫刘思影的,‘焦点访谈’里医生说她大面积烧伤,做了气管切开手术,依靠插管呼吸,可她居然在手术后四天内就说话流利的接受新华社记者的采访,还声音清脆的唱了一首歌。你想这可能吗?不是演戏是什么?而且,如果不是早就准备好了的,现场怎么可能不到一分钟就出现几十个灭火器……”他们很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呆在那里愣了半天,我看到他们都在思考我说的话。

又有人说了:“电视里放了,谁谁炼法轮功杀了一家老小。”我说:“法轮功修炼者是绝对禁止杀生的,自杀也是杀生,也是有罪的,我师父讲得十分明确。你想啊,要是一个不相干的什么人杀了自己全家老小,那肯定是死罪呀,可××党跟他说只要你在电视上说是因为炼了法轮功而杀人的,我们就可以把你以精神病的名义弄出去不判刑,甚至给你一大笔钱,那个杀人犯会怎么做?这答案不太简单了吗?”他们听了,又是一愣。我接着说:“一直以来,××党就是这么干的。”很快他们就都明白了真象。同屋的病人对着其他人说:“就是,就是,还不是××党给他们造的谣。”房间里探视病人的亲友啊,看守所的外劳人员啊,他们都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我知道好多人都明白了真象,很欣慰,就又开始背法,积蓄力量准备下一次讲真象。有人劝我说:“你再对,你也要留着命,才能跟大家讲啊!××党的饭不吃,水不喝,怎么活呀?”我说:“我从没有说过不吃什么××党的饭,它有什么饭?还不都搜刮老百姓的,那是老百姓的饭,不是什么××党的。它欺骗百姓,迫害群众,连它的命都是欠老百姓的,它有什么东西给别人?饭我是一定要吃的,但我绝不吃罪犯才吃的牢饭!因为我只为做个好人,没有罪,不允许谁把我当罪犯对待,我有权在家吃饭。说我在牢里就让我吃饭,我不在牢里就不准我吃饭,那才是犯罪,是不允许的。也许很多人不相信邪不胜正了,但我相信,而且我要证明给大家看,很快你们就会知道!”

就这样,我一边反思自己的问题和不足,一边发正念清理邪恶,到了第九天,我看到师父和大法强大的力量帮我破除了邪恶的包围,无限慈悲的师父又一次给了我救度众生的机会。我知道已经成了,第十天我家人把我接了出去。

我的经历又一次见证了师父和大法的无限力量和慈悲。我知道师父和大法是为了我能救度众生才赋予我力量、赋予我智慧、给予我机会的,我一定要把这一切用来救度众生。虽然无数同修都有无数次类似的经历,但我还是想写出来,还是想说:“感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