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从重庆市江津洗脑班走脱

【明慧网2005年11月16日】我于2002年10月得法,修炼,开始真正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深知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由于自己得法晚,因此,我就不断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重庆市江津先锋镇派出所时不时上门骚扰。

2005年6月30日晚10点多钟,七人从猪圈進到家中,有大队主任代德福、街道治安办主任何国祥和顾先华、陈必凯等人。这一伙人无任何证件,强行抄家。我们家人不配合,尤其我的妈妈(没有修炼)跟他们理论说:“我的女儿没违法,一天忙碌,你们想来就来,想抄家就抄家,几回了,啥东西都没有找到,你们这一次还屋前屋后都找遍了。”恶警伪善的说:“为了你的女儿好。”妈妈说:“你为她好,把我的女婿放回家,你们才是真正为她好。他又没有犯法,他做一个好人没有错。”我丈夫在永川茶场遭残酷迫害已在网上曝光 。

9月20日上午10点多钟,我正在地里摘花椒种子,先锋派出所恶警钟志远、另一名不知姓名的男警、镇政府职工徐香芳、我们当地司机苏军之妻、豹泉村邪党副书记牟方良和治安办主任何国祥等恶人又来骚扰。他们让我回家交谈。我说我忙着呢!他们说村里的领导要找我谈话。我不配合。恶警钟志远说:“你们有什么难处,有什么要求自己跟当官的反映。”我爸爸说:“没有别的要求,只望把女婿放回家,没有劳力,你看花椒都什么时候了还没有摘完。”当时我并没有想要他们说的解决困难什么的,只想我要去证实法,揭露永川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我跟他们去了。

去了才知道,是他们设的陷阱,是欺骗手段,他们是把我送到“江津法制学习班(洗脑班)”。我正念抵制:“我没有犯法,你们凭什么绑架我?”我大声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他们四人推的推,拉的拉,硬把我塞進车里。手腕擦在地上出血,手、胳膊疼痛好几天。

车开往江津,我给他们讲述大法弟子如何通过真正按照《转法轮》书上做,修心性,以“真善忍”指导我们修炼,任何环境都要与人为善,如何达到健康的身体的故事。到了江津救助站洗脑班,610科科长刘光富问我炼几年了,多大年龄,地址。我一一回答,没有做到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不回答的。

当天邪警刘彰军、凌敏找我谈话,说:“想不到你都炼这个。”我说:“我有缘份呗!世上不是有句话说实践出真知,我身心受益,当然要炼了。”我给他们讲法轮功真象。凌敏说:“你太固执,改天给你看电视(指诽谤大法的)。”我马上回答:“不用看了,我太清楚了,我丈夫修炼那么多年了,被你们迫害得那么残酷,哪样我不知道!”于是不欢而散。

我想要绝食抗议,要他们无条件释放我,我又未犯法,只是做好人,祛病健身,有什么错?進来时就想了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通知功友们,让他们回避一下。我所在地政府为了挣“表现”,所以我是洗脑班第一个去的。当时我有一念,只有我一个人来,解体江津办的洗脑班,解体一切阻碍救度众生的邪恶因素,直接铲除。

9月21日,幺妹来看我,妹妹哭得很伤心,要我写“三书”(向邪恶低头的“保证书”)回家。自从丈夫被非法劳改后,我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爸爸今年79岁,患有肺气肿。妈妈68岁,患有骨质增生。孩子15岁,正在读初三。由于家庭困难,没有住校,每天晚上10点钟我都要去接她。因为我被绑架给家人带来巨大压力。妹妹来看我时说爸爸肺气肿复发差点就闭气,妈妈整天一把鼻涕、一把泪,孩子一直个性很强,平时受到任何打击从不吱声、流泪,但这次喊着、哭着,在床上打滚闹着要妈妈回家。幺妹说幸好她的表叔在救助站(洗脑班办在救助站里面)上班,不然要等到每月1号、15号才能接见。

妹妹是常人,哪里知道邪恶们的谎言,写了能回去吗?马上是十月一日,紧接着又是亚太地区城市市长峰会。看着妹妹伤心的面孔,离开了洗脑班。洗脑班大门锁着,晚上8点钟锁小屋,早上7点钟开门。两个帮教,夏雪梅协助610迫害法轮功4年,人称三姐初次。邪恶利用帮教说,不吃饭,就把你送到江津拘留所,吓唬我。

9月22日妹妹又来看我,看我写了没有。我说:“妹妹你被他们骗了,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如他们有良知,我就不会到这里来。”妹妹看我那么坚定,又在办公室大声哭问刘光富:“我姐姐写了真的能回去吗?”他们回答看你姐姐的。那些邪恶之徒利用亲情给我施加压力,来达到他们的邪恶目地。妹妹平时都能理解我。可当时她心里急,一时缺了理念,说为了老人、孩子,你写了有什么,又不会死。在场的10多人全都说我自私,不为亲人着想。还说要考虑孩子成绩那么好,不要耽误她的前途。我说:“这些都是你们造成的,你们不把我绑架到这里来,我照常种我的庄稼,管教孩子,孝敬老人。我没有犯法!”妹妹又失望的流着泪走出了大门。

晚饭后,610头目万凤华找我谈话,伪善的问我吃饭没有。他嘴里诽谤大法,还虚伪的说:“慢慢的来,我没有叫你写‘三书’,我也没有叫你转化。”随后又威胁我说:“实在不行,不吃饭就送你去拘留所,那里可没有那么轻松,时间有的是。”晚上,我整个大脑翻江倒海似的,我想着师父的一段段讲法,要“守住心性,不可妄为。”“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这个情要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我就这样不停的用师父的法鼓励自己,加强正念。

绝食两天,开始吃饭(心里不是怕他们送我到拘留所),这次理智清醒,不停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我要出去,即使我有漏,他们不配来迫害我。“正念显神威”。23日晚,到12点过,炎热的天气突然转凉,他们睡得很香。我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清晨2点钟正念闯出洗脑班。

恶人发现我不在后,24日清晨4点多钟通知当地派出所马上到我的家中。妈妈问他们:“你们这么早干什么,把我的女儿放回家!”他们撒谎说:“可能今天能放回家。”并骗我妈说:“我没有给你买什么东西,我是来看望你们的。”还给了20元钱。妈妈他们不知我已正念闯出,还被蒙在鼓里。恶人的企图是想再一次绑架我。同修得知我被绑架后,关心我家人,才知道我正念走掉后,恶人去过我的家。

反思自己的执著,在学了师父的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我是松懈了精進的意志——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的状态。这样一来,就失去了证实法的环境,的确那里有许多我要救度的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