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日】我和一些同修一样,在证实法的修炼路上曾被邪恶关押迫害过数次,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这六年。在这六年中虽然没有背叛过师父与大法和同修,但是离大法的要求差得太远了。加上写作水平有限,觉得没什么好写的。可是看了《明慧周刊》一九二期中《浅谈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一文很受启发,在此基础上我想谈一下我的认识。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在二零零二年费城法会讲法》中说:「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

就象文章中同修认识的:「关键是作为大法弟子,一遇到类似的干扰,第一念的反应是不是站在正法的角度,以高尚、神圣、无坚不摧的正念,以正法中赋予的神圣力量,清除一切阻碍众生得救、干扰正法的邪恶因素,其中丝毫没有维护自我、立足个人的因素与角度;还是一遇到这样的干扰,第一念动的是在无奈、消极与承受中自保,即使发正念清除,也是在很深的潜在意识中把基点放在了自我卫护中,使得正法中师父赋予我们伟大的除恶口诀与能力展现不出其伟大的光焰。说白了,把师父赋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与伦比的伟大使命──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给忘了,人为的抑制了能力的发挥。而这基点的错误、认识的漏洞恰恰构成邪恶迫害的把柄。」大法弟子应该真正站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基点上权衡问题。

这次十月一日前的一段时间里,邪恶在我市、县紧急召开了妄想怎样迫害大法弟子的会议。妄想什么时间内抓捕同修,什么「转化」、办班、劳教等阴谋计划,好象很猖狂。听到消息后,我们很快亲自到各片告诉同修们,加强发正念,解体邪恶,不能让邪恶迫害任何一个同修。

刚刚传下去后,便接到了《明慧周刊》,其中《浅谈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一篇体会给我震动很大。经过与同修切磋发现,我传消息的心态,虽然没有无奈与消极承受,但是还是在旧势力的圈子里,出发点是自保,没有跳出来、真正站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上。为此我和一位同修,又到各片从新走了一遍,及时组织各学法小组,和大部份同修共同学习师父的以上有关讲法结合这篇体会共同交流。

大家一致认识到:在修炼的路上无论遇到大小事,都要站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上;不受正反形势干扰,不受常人心带动,不就事论事,不進入旧势力的思维,加大力度清除邪恶;垃圾来了就及时的清除,平稳的做好「三件事」,持之以恒,严谨不放松,邪恶就会自灭。正如师父法中所说:「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我们还认识到师父讲的新宇宙的理是为他的,旧宇宙的理是为私的。我们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放在首位,做好「三件事」,你就在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宇宙的神就管不着你了。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三十岁的小伙子过色关的故事。另外师父还讲「七分精神三分病」,讲给一个人绑在床上假意放血的例子。你如果進入它的思维,顺着它的想,它不就管你了吗?你不進入它的思维,不被假相迷惑,你用法衡量看师父叫我们怎么做的,那不就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了吗?那不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吗?

我县通过更深入的交流,那些平时一听说有不好的消息就书和人都要藏起来的学员,大部份都归正到法上来了。邪恶在十月一日期间,去了几家,草草收场。当然之所以邪恶还能指使恶人行恶,就是我们还有意识不到的执著,还在旧势力的圈中,还需我们進一步分清、跳出来,走出人来。

通过这件事,使我想起二零零四年四月份的一件事。由于我某种执著的漏洞,我被一辆摩托车撞進大沟里。当时哪也没坏,只是脚面破了点皮。因为忽视了向内找自己的漏洞,时隔半月后的一天,身体突然发高烧,高烧三天后,被撞过的腿又红又肿,上面出现两个黑片,突然崩开,不知哪来的脓水流个不止,几大捆卫生纸都用完了,不但不见好转还逐渐扩散。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惨景惊呆了。我有点消极无奈。但我静下心来郑重的和师父说:「师父,弟子的生命是救度众生来了,是来证实大法、起正面作用来了,我不是起负面作用来了,我不能这样走啊,死我是不怕的,但是我周围的众生不都被毁了吗?风风雨雨都过来了怎么能这样呢?师父,旧势力给我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认,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就在我动了这一念后师父又帮我了。第二天远方的同修大姐来了,当地同修把我接到同修家里照料,因为我当时不能站立,一站整个大腿立即变黑,腿象爆开了,两个鸡蛋大的窟窿,一天天逐渐向外扩散,真是来势凶猛。全县同修帮我发正念,都向内找自己的漏洞。

同修大姐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一个同修在被非法关押开庭的一天,在法庭上念一份上诉书,也就是洪法信。她念着念着,恶警拍桌子、瞪眼妄想制止同修。可同修想:你们把房顶子捅破了也休想动摇我的坚定信念,我不受你带动,你与我无关。真是邪恶对她无能为力。我听到此立即对同修说:大姐,我明白了,我没事了。

同修要离开我回去了,我真想哭啊,同修你们放心吧,我好了,我也回家。我要做好我应该做的,不让众生受影响。这一念发出后,我马上让同修送我回家了。果然腿一点都不疼了,回家后家务事都收拾好了,「三件事」也干得了了。你这个腿什么样也带动不了我了。我把两个窟窿用自来水冲,把自来水接到一个窟窿里从另一个窟窿里流出(它俩只隔一张皮,里面是骨头)。但是这些表象根本也动不了我的心了。就这样生活、上班一切都正常了。腿不知不觉全好了。

我的家人、亲戚都高兴了,都佩服大法的神奇。总算没有使众生受损失。过后,我的亲人(常人)知道了都说:「就你这腿截了肢还得五、六万块钱,都好不了,还得白血病。」同修,你看一念之差多危险啊!听师父的话吧。真如师父所说:「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转法轮》)坚定正念,按照师父说的做吧!「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以上只是一点想法,我希望能提醒同修都能在最后的修炼路上,做每件事都分清、跳出旧宇宙的理,在法上认识法,按照新宇宙的理做事。尽快达到师父要求的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完全为着别人的人,也就是站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做好「三件事」,一切邪恶肯定会自灭!就会收救更多的期盼我们救度的众生。

一点浅显认识,不当之处请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