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艰辛为法来,只为今生了洪愿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日】

首先向慈悲的师尊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在此向各位同修问好,特别是海外同修,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最近看到明慧网发表《第二届大法弟子书面修炼心得征稿启事》后,我也想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写出来和大家交流。

万古艰辛为法来,只为今生了洪愿

我是一九九七年六月得法的。尽管身体有不少毛病,可我学法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强身健体,而是为了修炼。人世间的创伤使我早就萌生了進山修道的念头,对于大法的法理我是坚信不疑的。刚入门不久就听人说,共产党要对大法怎么样,那时我没有退缩,心想:我们是真正修佛修道的大法,共产党能把我们怎么样?你不许我炼,我在家炼,管得着吗?得法后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手有空就看法,手没空就听法,集体学法炼功从不迟到、早退。脑子里装的都是法。听说师父一九九二年就开始传法了,我为什么就不知道呢?恨自己得法太晚,暗下决心一定要勇猛精進。

我是闭着修的弟子,修炼中却时时体悟到师父的慈悲点化,感到师父就在身边,促我精進。例如有一次我参加了上海辅导站组织的到无锡集体学法,我们双盘着腿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好几次我想拿下来,看同修都在坚持,我也就忍着,实在受不了,我就把腿拿下来,右腿侧竖着,手放在膝盖上听师父讲法。刚一会有人打我膝盖上的手,还有点疼,心想,谁打我呢,一看周围几百人都在听法,我悟到是师父在提醒我奋力精進。我再度把腿盘上,一小时后我的腿疼得受不了,突然一股凉气从我的小腿经过脚趾出去了,时间差不多有一分钟,然后腿松快了。自从这次以后我炼静功的时间突破了一个半小时。(注:平时学法不要这样做,学法就是学法,炼功就是炼功,听法的时候最好不要打坐,免得会分心了。)

风云突变

一九九九年恶党开始迫害大法,七月二十一日我们上海同修一起到上海市政府和平请愿,回来以后我就被二十四小时监控,走一步都有两个人跟着。十多天后我丈夫因为受不了这种气愤和压抑,本来就有病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极度悲伤,但对我的监控并未因此放松。

我们大法弟子在哪都是一个好人,在以前的三年中,每到老人节,我都给我们居委三百元钱,给这里的老人们过节用。居委书记说,现在的人唯利是图,象你这样有善心的人太少了。她认为我是一个大好人。恶人们对我的行为使这位前任居委书记很不平,她怒斥了相关的恶人,恶人们这时才解除了对我的监控。

在丧夫的痛苦中,我悟到炼功人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师父讲的法我都记在心里,可是身在其中时很难自拔。师父说:「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他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转法轮》)我看到这段法心里一震,师父的法一下子打到心灵深处。我是为什么来到世上的?现在我们世缘已了,我怎么还能这样无休止的在痛苦中折磨自己呢?我从新静心学法、炼功,不再去想以前的事,夫亡后的情关就这样过去了。

以后我多次遇到邪恶干扰,由于师父慈悲呵护,同修们正念帮助,我都正念闯了过来。当时恶人逼我写三书,威胁不写就送洗脑班,再不转化就判刑。那时我考虑了很久,转化是不可能的,是出走还是留下来呢?如是出走的话,家里还有一个两岁的孙女没人照顾,家里的小辈和亲戚们也会对大法有不好的看法,他们说对大法不利的话不也是造业了吗?要是因为我的原因他们对大法犯了罪,这是不是没有圆容好大法?怎么救度他们呢?我选择了留下。我想我修炼大法没有错,我也应该面对恶人,给他们讲清真相。

那时街道、里弄、区「六一零」每天都是四至六个人找我谈转化,我发现他们中有不少人有善心,相信神,相信善恶有报。有两个里弄干部跟我说,你就装样子说几句,回家给师父烧几个菜,买点水果供供,认个错就行了嘛,让我们好交差,以后上边叫法轮功开会,我们找个人顶替你,这次实在是没办法。我说:「不行啊,你好交差了,我却交不了差。佛法修炼是严肃的,我修的是真、善、忍,说真话,办真事,你这不是叫我骗自己吗?这不是白修吗,我又有什么错呢?你可能是好心,其实却会毁了我。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这些人一看动不了我,也就草草收场了。后来我家保姆告诉我说:阿姨,他们说你宁死也不放弃。

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都尽力的做好。早期没有资料来源,我将明慧网上的资料摘下来汇编后用传真机复印好出去散发,同时供给少数同修。我人到哪儿,资料就发到哪儿。

到了国外和同修联系上后,马上投入了当地证实法的活动。有一次外出找不到回家的路,越走越不对,怎么办呢?没有地址,电话,语言又不通,我就心里求师父。我问了一个老太太,没想到她会讲华语。我只知道附近的菜场名字,老太太就告诉了我。我更加感到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关怀着弟子,更觉得要没做好愧对于师尊。

《九评》出来以后,我在国内散发光碟的过程中,常常有惊无险。经常我在发资料的时候旁边有人,有时还有警察,他们却象没看见似的。我悟到:救度众生要抱着纯净的心态,正念正行证实法,邪恶是不敢来迫害的。

今年上半年我得到一个消息,江鬼躲在上海还象过去的皇帝一样,每天要「说书、听戏」消遣,每天都要召各种演艺人士進宅去,每次只限一人,专门为它表演。它就住在上海市余庆路一五三号的大豪宅里。我和同修商量去集体近距离发正念,但没能成行,听说有别的同修去了。发正念不久,救护车就开進去了。

我自己也发正念,决心还要把光碟发到那儿去。邪恶在疯狂干扰,我那天骑自行车去,我的自行车买了三年,从没坏过,而且充一次气能管半年。那天一出门就没了气。我充好气走了一会又没了,那里没有补胎充气的地方。我只好推着走,但我还是一边走一边发光盘。我知道这是黑手邪灵干的坏事,我想,任你怎么干,我还是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家人要在江鬼呆的那附近买一套房。江鬼呆在这地盘上,恶党有个规定:凡炼法轮功的都不准购买旁边的房子。要买附近房子的人,经过政审批准了才行。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它本来就是鬼,对正法畏惧到了什么程度。前些天,主管这件事的警察打电话到我家,正是我接电话,他说除了炼法轮功的谁都可以买这房子。我想恶党这样干天理不容,哪有允许即将被销毁的烂鬼住,而不让正的生命住的道理,于是我经常发正念否定它。

这回我推着自行车终于到了它的跟前,我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好大的地盘,从南到北三条马路中间全是它的宅地。共有三道门,靠南边的门比较旧一点,无人站岗,中间一道门和北边一道门都有军人把守。短短几分钟就有一辆摩托车兜一圈走了,一会又慢慢开过来一辆警车。说来也怪,我看这辆警车跟一般的不一样,咋看象一只蛤蟆。后来同修说我可能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

大宅子门口没有地方可以放光盘,我就把光盘都发到它附近去了。我悟到这也是一场正邪之战,我们发出的光盘都是大法造就的、威力无比的生命,在另外空间里一定起着巨大作用。师父说:「你们完全都是凭着自己的热情和对大法的认识在做,看上去简简单单,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是我告诉你们,在常人这边表现的越平常的东西,可能在你们看不见的、在你们所修炼的这个境界中表现的却是真的轰轰烈烈的,(掌声)也就是说,你们不要把你们的工作看的那么太简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当时我想的只是镇住邪恶,就在它眼皮下救度众生,没想到三天后房屋中心通知我,可以买这套房,让去办手续。我当即悟到这是因为正的力量战胜了邪恶,更加增强了信心。我要利用好这块地方,更大力度清除邪恶。

我很重视发正念,偶尔忘了或错过发正念的时间会很难过,象犯了天条一样。以前我每天发十次,有时间就发,发出的正念也很强。我觉得要发正念就好好发,要不起不到作用还浪费时间。我把每次发正念视作一场神与魔的大战。我现在除了每天四个整点之外,还加三次。在和其他同修交流时,我发现确实有些同修不重视发正念,很着急,经过切磋一些同修改变了态度,对发正念重视起来。有一个同修老受干扰,错过时间,我给她买了一个盲人用的表,到整点时都会说「现在时间几点」,希望她能快点跟上来。

我在修炼中有很多执著和不足之处,但我基本上能在魔难发生时想到我是炼功人,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及时向内去找,把自己修正过来。八年中修炼的感受太多了,简单的谈这么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证实法的路还没有完,我也希望我们全体大法弟子都能确保做好「三件事」,切实注意安全,正念正行,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