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的”怕”和根本的“怕”


【明慧网2005年11月30日】我是得法比较早的一名大法弟子(94年12月)。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幸福感:这么好的功法,又有师父保护,炼吧!当时心里不知道“怕”是什么。

到了7.20以后,大的形势改变了,心里或多或少、或此时或彼时就有了“怕”的感觉。怕派出所叫我去被抓,怕進京上访被抓,怕出去发资料被抓,怕当面讲真象被举报,怕上网下载大法资料被发现。尽管心里也知道有这种怕是不对的,也强打起精神去做一些讲真象、发资料的事,但我感觉很多时候都是用人心在做。把讲真象当成了一项不情愿完成却又不得不完成的一项任务,怕不讲真象就会被落下。特别刚开始贴传单、发资料的时候,吓得嘴发干、发苦,心跳加快、浑身大汗。心想可能“苦胆”吓破了。尤其是第一次出去贴传单,由于当时还没有不干胶,是自己熬的浆糊。贴完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赶快脱下棉袄去洗,因为在往墙上刷浆糊的时候,由于害怕,动作太快,以至于甩得满身都是浆糊,怕一会儿警察追到家里,找到棉袄知道是我贴的传单。现在想想那还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加快,通过不断的学法,“怕”的物质在不断的去掉。师父曾在讲法中说过:“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尤其是《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我看了一遍光盘,三遍书,明白了自己的“怕”来源于对共产邪灵的恐惧。看完《九评共产党》,明显感到自己身上“怕”的物质在减少。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亲眼看着身边的一个个大法弟子被抓、被“病业”方式夺走生命、经济财物被盗等等现象,总有一种“心慌”的感觉,有时心脏跳动非常猛烈,不得不用手按住,而且总想长长的叹气。当这种现象出现后,一个念头就想:我是不是有心脏病啊?以前也没有发现,是不是现在做得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想在心脏部位害我?马上另一个念头就想:“不对!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尽管我有这样或那样的执著,但也决不允许旧势力和黑手烂鬼管我,我就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时时发正念否定旧势力,那种“心慌”的感觉也时有时无。当看到同修文章谈到寻找最根本执著问题时,学习师父经文《走向圆满》,也在找自己最根本的执著,但始终没有找到。昨天打字时,本来是打其它字,却接连两次出现“怕”字,当时我就想是师父点化我吗?我怕什么呢?前一段时间我认为我只是怕共产邪灵,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通过与同修交流,我似有所悟:我的“心慌”的感觉,我“怕”的感觉,是我的根本执著在障碍着,那就是怕失去一切!怕修不好被黑手烂鬼钻空子迫害——被抓、出现这样那样的麻烦、怕失去人身……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最根本的执著——自私,以及从中派生出的其它不好的心。正象师父在《走向圆满》中所讲的:“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而且它们控制着邪恶的人针对人的一切心,一切执著,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检验大法与弟子,如果你们真正能在修炼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执著,最后的这场魔难就不会这么邪恶。”分析原因,是我对大法、对师父坚信不够,对证实大法的意义和目地认识不清,使自己与大法与师父人为的造成一种间隔,没有完全溶于法中,认为是自己在修炼,同时还有证实自己的因素。前一种怕是一般常人的怕,其境界仍然在人中;而后一种怕,虽然看似是修炼者的怕,但其仍未脱离人的“私”字,并没有去掉人的根本执著。

我虽然在修炼前爱好写作,并写过一些文学作品。但修炼后就不写了,认为写作在很大成度上是“用情”,于是就放下了这一爱好。修炼的文章也很少写,总觉得写修炼体会和写作是两回事。我修的不好,所以也写不好。也许您看到这儿已经发现了:我在体会中很少引用师父的讲法,不是我不想引用,我是记不住原话,甚至找不到出处,所以也就无法引用。

或许此时此刻的悟到还不是根本的执著,写这篇体会的目地也就是想对与我有同样经历与感受的同修有一点借鉴,尽快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去掉最根本的执著,走好、走正。

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