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命同化真、善、忍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当选择这个题目来写修炼心得体会时,我感到了来自心底的呼唤,而且是那么久远。「真、善、忍」,看似普通的三个字,却打动了亿万颗挚诚之心从此走上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伴随着音乐《普度》,我非常感动,那种神圣、庄严溢于言表;当初与师尊签约,发下洪誓大愿,随师救度众生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我是个不争气的弟子,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能走到今天,全靠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同修的真诚帮助。在此弟子向伟大的师尊道一声:师尊您好!您辛苦了!

一九九八年春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一个原本自私自利、没有主见的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从修炼开始,大法的神奇就在我身上体现,这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大法。工作、家务之余我就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特别是集体修炼的环境使我对法理的认识有了很大的提高,那纯净的环境也在不断洗涤我在漫长岁月中沾染的污泥浊水。每次看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录像我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就感到师父是那么的慈祥、平易近人。师父讲的每句话都是那么打动人心,所以总是听不够,希望师父多讲点。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师父每次讲法,学员都会递上去很多条子,师父总是把这些条子摆放得整整齐齐,这对我日后证实法都有很大的影响。每次听完法后最大的感受就是炼功时心格外的宁静,可能是师父对弟子的鼓励吧。那时就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所以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因为我刚刚得法,对救度众生还没有什么认识,就是觉得法好,看见生活困苦和疾病缠身不如意的人,或那些终日忙忙碌碌的人,心中常常生出慈悲之心,就想向人家洪法。看见孩童的纯真,我打心里喜欢,走路也要停下来多看几眼。其实是我本性一面对纯真的渴求。那时虽然也有过关时对名利情割舍不下的痛苦,但继之而来的是心底的轻松,心性的升华。真善忍就象一面镜子照亮每一个修炼人的心。炼功点上、集体切磋时、遇到矛盾时,每个人都能敞开心扉向内找自己的执著,然后在大家真诚的帮助下去掉一颗又一颗不好的心。

在那时一有洪法活动我就积极参加。有时骑自行车去农村洪法,路很远,又要上下几个大坡,可我一点不累,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其实也不奇怪,大法就是超常的嘛。也确实有很多有缘人在我们集体洪法中得法,走上了修炼的路。

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一九九八年十月一日在电影院门前的一次大型洪法,炼功音乐一响,大家齐刷刷的站好队伍。当听到师父念口诀的声音时,我感到生平从未有过的激动,我控制不住直想落泪,瞬间强大的能量流溶贯全身。过后与同修交流,同修也说不知为什么当时就是激动得想哭。那段时光真是太难得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疯狂迫害,使大陆从此失去了这宁静、祥和的修炼环境。大法弟子没有被迫害吓倒,而是以超凡的勇力毅然走上了证实法的艰辛之路。

「七•二零」以后,由于坚持修炼,我曾多次遭到邪恶的迫害,几次被非法关押,我也曾在压力之下走过弯路,几经风雨,但最终还是在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感召下从新走出来证实法。魔难过后想一想,为什么当时过不去,就是因为没在法上。一念之差,能使一个修炼者前功尽弃,真是好险啊!

现在我已流离失所几年了,流离在外我遇到的第一关就是对情的割舍,对丈夫的情,对孩子的情,特别是放不下孩子。这个孩子是最让我牵挂的,从小到大就在我的身边才放心。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孩子幼小心灵就蒙上了阴影。那还是二零零零年我第一次被非法关押时,校长、老师让孩子对法轮功表态,不表态就不让回家吃饭。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哪能承受得了啊。孩子哭了。后来我姐姐到学校才把孩子领回家。在流离失所之前为了躲避邪恶的迫害,我走哪把孩子带到哪,孩子也不叫苦。孩子开学了,我只好含泪把她送回家。

因为我这一走,孩子各方面压力很大,不能静心读书,成绩也下降了。当听到孩子想妈妈,总哭,吃不上饭,瘦了许多,丈夫要与我离婚这些消息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为之动心。几年来为了这份情,我不知摔了多少跟头,结果越是不放,邪恶就越是利用它对我干扰。如果不是师父为我承受,我可能修不了了。我真该放下这颗心了。我想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修炼这条路我都要坚定的走下去。我心里对师父说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了,听由师父的安排。

为了不受情的困扰,半年内我都没有打听家里的消息。就静心学法,全身心投入到证实法中。我放下了这颗心,孩子的状态也好起来,几年后再见到孩子时,孩子超乎寻常的好。她很懂事,对我没有一点抱怨。由于她对大法的正念,本来边缘的成绩,竟以高分考上了重点高中。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以前看明慧网上那些失去父母的孤儿,我无法理解那些孩子在困境中如何以非凡的毅力承受着大人都难以承受的痛苦,却还对大法那么有正念,原来这背后包容着师父的巨大承受啊!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我曾先后和几位同修配合在资料点工作,时间最长的要数溪缘(化名)了,我和她可谓是风雨同舟走到了今天。在资料点这种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证实法,良好的心态、持之以恒的正念、对法负责的态度、同修间的默契配合这些因素都是至关重要的。而这一切又都来源于扎实的学法基础,源于对师对法的坚信。在这里同修间既要相互关心,和谐的象一家人,又要在法上共同提高。如果把握不好,不能站在法上,就很容易陷于常人的情中影响证实法的工作。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我总是提醒自己,在我们证实法这个神圣的环境中,决不允许情这个因素起作用。实际上当同修间配合的好时,证实法的工作就特别顺利,整个空间场也充满了祥和的气氛。反之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失误。这方面每个身在资料点的同修都有太多的感受。

几年来我没有什么惊人的事迹,就在这种平凡之中力所能及做着该做的一切。还记得我刚学会打印时看着自己印出的第一份真相资料,感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最有意义、最神圣的事。由于心态好,那时发正念总感觉强大的能量流包围着我,真切的感受到那发自心底的正念。慈悲心出来时我会感动得落泪。

我和溪缘一块学法炼功,共同上网、下载,排版,之后共同摘选适合当地的真相资料把它打印出来供同修讲真相。每日看明慧网上同修交流文章,徜徉于洗涤心灵的这片净地,真的是受益无穷;传统文化又使我根深蒂固而又意识不到的变异因素一点点得到归正。我们把握一个原则,一切以大法为主线,选择的材料也都围绕同修提高和给常人讲真相用。不凭自己的兴趣去传、看不实的消息造成不好的影响。因为我们深知自己责任重大,如果把握不好,偏离大方向,会给当地证实法带来很大损失,因上网时心态较正,所以很少中木马。

我们每天有序的做着这一切,因为配合默契,证实法的事情我和溪缘总能想到一块,很多时候几乎是同时说出自己的想法。打印真相资料时我们经常放大法音乐,净化周围空间场的环境,也洗涤、纯净我们的心灵,同时与机器交流,让它发挥最大的作用。我们深知同修生活的艰难,十分珍惜同修拿来作真相资料的钱,尽力把它花到实处,不随便浪费一张纸。因为心在法上,偶尔出现失误时师父都会点化我们及时发现,弥补过来。这让我好感动。师父时刻都在弟子身边看着我们的一思一念啊。因为我的后天观念很重,学现代化的东西总有障碍,到现在只会简单的上网、打印等,其实这也是正念不强的表现。溪缘的担子就要重一些,除本资料点的责任外,还担负着传播技术的重任。我就尽量多承担一些我能做的事,好让她静下心来排版或研究突破网络封锁等一些技术。

几年里我们也经历过多次的有惊无险和邪恶安排的蓄意破坏,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被我们正念否定了。我刚来到资料点不长时间,一天晚上和溪缘同时作了一个梦,梦见同修用钥匙打开门,随即警察進了我们的住处。梦境是那样清楚,那几日卫生间也突然漏水。我们感到这件事决非偶然,除了向内找心性上的漏洞外,就发正念清除历史上邪恶曾做过的一切安排。几天后同修让我们赶快搬家,说是我们的住处已被邪悟者说了出来(后来知道此处确实已被邪恶掌握)。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俩的心非常稳,觉得很踏实,不会有事。谢绝同修的好意后又回到了住处,接着连续几天高密度发正念清除干扰。这一次我们用正念否定了邪恶的迫害。在我们住的这段时间安然无事,直到把房子退掉。

有时邪恶也会演化一些假相吓唬我们。一次我们刚搬進一个新的住处,有人连续几天疯狂的砸门,让我们开门。当时我们起了怕心,随着阵阵砸门声,我的心都揪到了一起。后来我们正念面对后,那人再没来过。还有一次,我们正在屋里看书,突然听到厨房有几个男的在那说话,我以为听差了,一看,把我吓一跳,还真是在我家的厨房。我说你们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就進来了?原来楼下邻居收拾房子,需要到我家厨房,以为我家没人,也就不客气的让人直接从阳台窗户跳了進来。真是虚惊一场。那时经常在明慧网上看到各地资料点遭到破坏之前总有各种异常现象发生,所以对这样的事我们都很敏感,要是按照以往的思维模式分析,人都進来了,这地方还能呆吗?但我们没有被假相所迷惑,凭着对师父的信,在那个地方稳定的运作了一年,而且还赢得了房东对我们的信任。

随着周边资料点的被破坏,我的怕心表现出来,在面对邪恶的干扰上明显表现为正念不足,而邪恶又总是在敏感时期用各种方式对大法弟子進行干扰。如果不能正念对待,就会中了邪恶的圈套,影响了证实法的大事。那还是萨斯病泛滥的时候,第一次听到邪恶查出租房屋的消息,心里还真有些紧张,不知如何对待,完全用了人的办法,把东西都收拾起来,真相资料先不做了,就等着邪恶来查房。心里害怕,邪恶也就吓唬你,把这件事情说得非常严重,声张要挨家挨户的查,看不见本人都不行,如果不在家,就找房东把门打开等等。其实完全是冲怕心来的。这样一连几次,由于正念不强,我们都采取躲避的办法。耽误了很多证实法的工作。

过后冷静下来想想,邪恶最怕的就是我们讲真相,我们什么都不做了,这不正中了他们的圈套吗?有师在怕什么呢?可当时就是害怕,其实就是没有站在法上,对师父坚信的程度不够。从本质上认清后,怕心去掉了许多,过程中我们加强学法、发正念,背《位置》、《弟子的伟大》等经文,越背法心里越稳,有一次我们一遍遍背完「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这句话时,怕心一下子没有了。当即决定回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不再躲避。以后再听到这样的消息时第一念就是用正念对待,就这样我们一次次在破除邪恶制造的各种干扰中去除着怕心。

师父的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发表时,当地邪恶正以查房等方式对大法弟子進行干扰,虽然这时心比较稳定,但时而还会起怕心,我就反复背经文,当背到「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时,我对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有了法理上的认识,是啊,怕的不是真我,而是另外空间有那么一种因素起的作用,认识了这层理,我感到让我怕的那种物质瞬间消失了。

后天观念是我修炼路上的一大障碍,表现在做事情顾虑心重重,尤其在为资料点租房时,心里想着要顺其自然听师父的安排,而到具体时不自觉的又按人长期形成的那套思维、观念去划框框,什么样的环境、什么地方适合我们住,结果大多都不顺利,耽误了很多宝贵时间,精疲力竭时才想起听师父的安排顺其自然,而每次我们顺利租下来的房子却是那个没被我们看中的,恰恰又是师父为我们安排的。其实我们只能看到表象,师父看到的才是本质啊。就这样在租房过程中,我们找到很多意识不到的执著,一次次放下对自我的执著,不断破除后天观念。对师父在《论语》中讲的「『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这段法有了较深的体会。

修炼前我是一个心胸狭窄、自私心理很重的人,这种私心在修炼中处处都能体现出来。但由于后天观念的障碍,我却一直都没有认识到这个执著,心性迟迟得不到提高。有一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次一个资料点被破坏,当时不知同修的下落,溪缘和我说:「如果他们出来了,就让他们暂时住到我们这里吧。」我却以他们的场不好为由不同意,后来听说那两位同修都已落入了魔掌。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也是我私心的大暴露,我为自己的自私而无地自容。师父告诉我们时时处处都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而我在同修危难之时,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安全,这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相差多远啊。私心不去怎能达到新宇宙对我们的要求呢?我感到愧对大法弟子的称号。其实在我修炼的路上,为了让我去掉这颗心,师父一直用周围同修的真诚、无私、宽容唤回我那迷失的本性,只是我从不对照自己。这件事以后,我下定决心去掉私心,并在以后的实修中,学会了为别人着想。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除了怕心、私心,还有很多在常人时就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执著心,如自卑心、求名的心、执著自我的心、妒嫉心等等,这些都是在修炼中要去掉的。回忆前段时间由于忽视了个人修炼,遇事不能向内找,加上几年来比较平稳的走了过来,不自觉中起了证实自己的心,(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自我感觉良好中放大著各种执著,越来越远离了真、善、忍,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点化和同修的真诚帮助,后果将是不堪设想啊。魔难后的我现在去掉了很多人心,感到心底无比轻松,同时对正法修炼的严肃性也有了更深的体悟。我庆幸自己本性一面的复苏,也更加珍惜师父为我们开创的这来之不易的正法修炼机缘。

因为我做得不好,加上自己语言表达能力差,刚开始写心得体会没写出来,也就放下了。看了同修关于法会投稿的交流文章,很受鼓舞,法会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我怎能遇到困难就放弃这次证实法的机会呢?伴随着大法音乐,我静下心来从新写完了这份修炼心得体会,在写的过程中我感到所有不好的念头都在我放下执著心的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的一思一念都被大法的神圣包容着,心的容量在扩大。我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太远,但我有信心做好「三件事」,在正法修炼的最后,更加精進,去除一切后天观念,在救度众生的同时,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同化真、善、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完成史前大愿。

最后让我以师父的经文《志不退》作结语,让我们共同精進,坚定信念,走好最后的路。

志不退(宋词)

超越时空正法急
巨难志不移
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耀人间三界出
法徒精進志不退
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

李洪志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八日中秋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