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掉怕心这个沉重的包袱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六年过去了。回顾这六年的修炼历程,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师父安排我们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熔炉中锤炼着。我们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在一层一层蜕去常人的执著中,艰难的走过来了。巨难使我们更清醒、成熟了。我们亲身体验到,什么时候我们能够从法上认识法,向内修,不断纠正自己常人的观念和变异思想,排除外来干扰,正念就会产生,就会无坚不摧;而什么时候遇事向外求,抱着人的观念与执著不放,就会偏离法,偏离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这时邪恶就会钻空子,就要干扰。下面我就谈谈自己的修炼体会。

正念从法中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曾疯狂一时,对大法对师父的诬陷不实之词铺天盖地。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北京证实法,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可是,一想到火车站的严查,想到被抓遣返后的被打、被判……,总觉得忐忑不安,心跳个不停,甚至以做别的真相的事为由,能蹭一天是一天,迟迟迈不开走向北京证实法的步子。在这期间,我反复学习师父「七•二零」以来的新经文和师父评语的美国西人的「去除魔性」的心得体会时,总觉得其中有需要我再去悟的理,不知不觉的看了又看。当看到十几遍时,突然我悟到了其中的内涵:修炼人不仅要为去除自身的魔性负责,我们还要为去除宇宙中所有的魔性负责,因为我们是大法粒子,应该溶于法中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一种法粒子的责任感油然而起,只觉得内心豁然开朗,怕心不翼而飞,我去北京证实法的正念坚如磐石。

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一路往返去京证实法中,无论在困境中还是在恶警面前,我的心纹丝不动,真是一种能为宇宙真理舍弃一切的心。师父一路为我开绿灯,甚至用法轮引路让我顺利闯关。事后并无喜悦的心情,就觉得这是大法粒子应该做的,我们是来证实法的,不是来证实自己的。师父要我们建立的大法的威德,不是个人的威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

另外,这次北京之行,还使我悟到了师父所说「忍中有舍」的新内涵。师父说:「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当你真正能放弃人的一切的时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大法的威力就会展现出来。

去掉怕心,轻装前進

我这里要谈及的是困惑我几年的「便衣」问题。它象影子一样牢牢跟在我身旁,抬头就见,无处不在。自己极力否定、不要它,发正念铲除它,但却挥之不去。为什么总甩不掉它?甚至找不到症结在哪里?我始终不得其解。

从二零零二年以来,我对「便衣」越来越敏感。一出家门,只要门前或十字路口有手拿手机、或手拿公文包,腰别手机的中年男子,我就怀疑是便衣。走到哪里几乎都能见到、感觉到这个象便衣,那个象便衣……走到这个路口有,绕道走到那个路口还有。走到哪,哪就有,这活生生的人站在那儿怎么会有假?每次出门前,为了甩掉便衣,我在市内交通图上寻找换车路线,不知花费了多少时间。特别是到同修家,要换车、绕道走,有时几经周折才進屋。但还是甩不掉「便衣」的影子。每次出门前发正念除恶也不觉好使。它就象一个沉重的包袱,我背了它好几年。

这期间,许多同修指出我有怕心,自己承认有,也想尽快去掉,但学法、发正念怎么就去不掉它呢?我有时强挺着,心想不怕,就是被抓,我也不会出卖同修,硬着头皮,「堂堂正正」在便衣眼下走过,这个怕心还是去不掉。我有些茫然了。

直到有一次,同修们整体针对我的问题,帮我分析原因,我对这个问题才有所悟。当一位同修指出我这是自心生魔、随心而化时,我心中一愣。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就阐明过这个问题,但我始终认为那是师父针对有的学员想自己是佛,讲的法。我没想自己是佛,所以师父说的不是我。每次念到这一段时,我都认为不是说自己。由于没有用法来衡量自己,归正自己,所以始终找不到自己问题的症结所在。另一同修谈了自己「随心而化」的经历:有一次她在公用电话亭打电话,什么都不想时,一切正常。一想到自己大白天站在马路边打电话是否安全时,马上就有一辆警车停在了她面前。事情发生的前后不到一秒钟。她说:「就这么快。」从那以后,我才把师父讲的自心生魔,也就是随心而化的问题,和自己内心的疑惑联系了起来:我每次出门先看自家周围、路口有没有便衣,一下车先看车站有没有便衣,脑袋里总想着的是「便衣」。这已经在求「便衣」了,那它就来了,是被自己「求」来的。师父讲:「当你的念头一出来的时候,邪恶就可能会给你演化出一种假相来,那时候就会造成一种干扰。」(《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有一次,见这个路口没有便衣,心中刚觉一阵轻松,马上在下一个路口或不远处就又会出现一个「便衣」,真就这么快,真的是随心而化来的!积压在我心头多年的症结终于找到了。

从那以后,我出门时有意抑制自己总猜想便衣的习惯,不管有没有便衣,我刻意不放在心上。每到发正念前五分钟,我除了按要求「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之后,加了一念:我要让我全身所有的细胞以及我要收救的所有无家可归的众生都在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彻底解体一切障碍,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我能感觉到我整个体内都在震动,有一股能量从头部升起,冲向上空。

几次正念下来,我明显感觉自身空间场在逐渐纯净。不只是思想中不好的因素在迅速解体,连身上有时出现的一些旧势力迫害的因素(身体不适等)也很快就消失了。怕心、疑心现在基本没有了,心态平稳多了;周围的环境缓和多了,「便衣」也几乎看不见了,个别时候见到时就发正念铲除,心不再随着它动了。没有想到发正念的威力如此之大。沉重的包袱卸掉了,回头看看,它真的什么也不是。

总结几年来自己这个怕心去不掉的教训及今后应努力的方向是:

(一)、重视并扎扎实实的学法,要从法中认识法。随时向内修,找差距,主动同化大法。
  
(二)、发正念的基点要正。要站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大局上发正念,效果会好。不注意发正念的结果,为了个人的安全,站在「私」的基点上,带着怕心,效果就不好。
  
(三)、认清执著不是自己,放弃它,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能为去执著而去执著,陷于找执著中,反而产生了新的执著。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什么心都没有,什么都不执著,修的就快,提高就快,魔难就少。只要有执著,修起来就慢。」自己抱着「便衣」的包袱不肯放,总把它挂在心上,一遍一遍的想它,求它、承认它、加强它,就会给它输送能量。站在常人的基点上用人心看问题,实质上是在旧势力安排的框框里转,承认了旧势力安排,自然跳不出怕的圈子。我们要理智的用法衡量,不陷于找执著中,不承认它是自己的执著,分清自我放弃它。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用大法归正自己的心,走正师父为我们每个人安排的修炼路。
  
(四)、相信法的力量,及时纠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师父在法中早有论述,师父说:「圆满的路上一直都会有对法根本上信不信的考验」(《除恶》)。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教诲我们:「今天赋予大法弟子的是神的状态,你要走向神的状态。很多事情用正念去做都能做好。」

我们大法弟子是大法中一粒子,我们是法中的一部份,大法无所不能,大法粒子也能无所不能,我们应坚信这一点。师父在《道法》中告诉我们:「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

我现在明白了,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有多重要。出现的任何问题,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这「便衣」──自心生魔的不正的一念,干扰了三、四年之久。走了这么大一段弯路,真是教训呀,这浪费了我多少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多不值得!自己学法不向内修,当然找不到问题所在。自己没突破人的框框,没用超常的理看待问题,所以溶不到法中去,神的状态、神的威力当然发挥不出来了。我希望与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吸取我的教训,赶快跳出个人的圈子,甩掉旧势力给你安排的各种「怕心」的执著。师父讲「超越时空正法急」(《志不退》),我们没有时间浪费在人的障碍中了。让我们处处以法为师,随时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正从人中走出来,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完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使命,精進再精進。

个人所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