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来,自己走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

师尊好!同修们好!

首先,我由衷的感谢师父给我们这次修炼心得交流的机会,感谢明慧网的这座交流桥梁!我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能跟随师父正法進程走到今天,心中真是无比的荣幸,同时对师父也是万分的感恩。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二个月得法的,那时的我没有生活目标,心中十分茫然,当我第一次听到师父讲法录音时,泪水不禁涌出,心中对师父充满敬意,真是找到了世界上唯一的真理。那时的我已经产生了修炼的念头。可没过多久,「七•二零」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了,谎言铺天盖地,我被蒙骗了,从此放弃了修炼的想法……但师父是慈悲的,一直在呼唤我。当我静静一个人时,耳边便响起了师父的讲法,慢慢的两年过去了,我终于醒悟了,又从新捧起《转法轮》

初期学法,师父时时呵护 「不会走路的孩子」

开始学法时,由于没重视学法的重要性,很懈怠,师父便用各种方式点悟我「该学法了」。当遇到矛盾时,当遇到困难时,当遇到别人对我的不理解时,当遇到生活的苦而想放弃生活时,师父讲法的声音便会在耳边响起。我的心在颤抖,泪水不由的流下来。只有看书才会让我从新站起来,让我坦然面对生活中的一切不如意。就这样,我学会了自己约束自己,认真学法了。

有时梦境中,能看到师父在搀着我,扶着我向前走,我只觉得有师父管了。在以后的梦境里,无论遇到有人抓我或是要害我时,我便会大声喊「师父,师父」,那些人便会立刻消失。我真切体悟到了,师父真伟大!我在师父的时时呵护下成长着。

「站起来,自己走」

慢慢的,我认识到了大法好,认识到我应该和其他同修在一起。我们大家在一起时,那些同修的言行在感染着、在激励着我,应该溶到整体中。通过大量学习师父在一九九九年「七ܧ二零」前期的讲法,我对大法有了更深一步认识,明白了宇宙的理、大法的内涵、学法的重要性及做好「三件事」的意义。我认识到了我的生命是为大法而来的,因此,在同修的帮助下,学会了炼功,发正念,也学会了讲清真相,同时知道了如何向内找。

刚开始讲真相时,由于怕心很重,只是在和同修在一起时才敢随和着讲,发资料也是平时坐车偷着发一两个。由于和同修经常出去共同讲真相,在我们交流中,知道讲真相是救度众生。慢慢的,便在四周没人时和某人讲起大法好,以第三者的身份告诉别人「修炼大法身体好」;然后在学法中,学习《明慧周刊》后,总结自己讲真相的不足。那时,我经常发正念,渐渐的头脑越来越清醒,理智了。我开始学会了「站起来,自己走」。

克服怕心

我在这一段日子里,几乎开始一个人做「三件事」了。每天虽然大量学法,但炼功一直不积极,由于炼功是很苦的,每次都是强忍。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自己也开始了自我约束。那时我已经怀孕了,因此每天都要出去散步。讲真相要去很多地方,有时和同修一起去。在小区内,由于门都是智能控制的,因此只有在门半开着时才能進去。开始时,由于怕心强,没有强大的正念,经常是很少有开着的门;即使進门了、嘴里不停的念着正法口诀,可下楼后浑身都是汗水,立即回家,当时心跳也在加速。通过自己不断总结不足,知道了发资料前应先发正念,而后再发,效果更好。慢慢的开的门也多了,速度加快了,怕心也变小了,发放范围也变大了。

但在开口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做得不好,怕心大,怕别人不接受,怕别人怀疑自己炼,举报,怕……记得有一次,给几个人讲,当时他们都不接受,并表示很反对,我从此再也不想讲了,不愿开口了,想着还是以发为主吧,但我通过看《明慧周刊》上其他同修正念正行及与别人讲真相的文章后,心里很受鼓舞。渐渐的我又开始出去讲了。这回我已放下了心,不再想别人如何,而是想要顺其自然。人们开始在接受我了。在放下人心的执著后,我发现讲得顺畅了,接受的人多了。感谢师父!是师父给了我智慧和口才。

记得一次清晨,我出去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由于天很亮,过往的人又多,因此开始有了怕心。虽然发着正念,但始终贴不上,最后只有回家了。我开始想自己为什么怕。当我在学法中看到「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我猛然悟到,我是怕死吗?通过不断学法,发正念,我决定第二天再出去贴。那时我明白了死并不可怕。第二天,又是一早,我发完正念走出家门,直奔既定地点。在强大的正念下,我没有了怕。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顺利的贴在了路边车站牌空位上。那是一种慈悲的力量,字的颜色都在发着金光。

不久,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两个警察去一同修家搜书。当他们進到外屋时,我和另一个同修正在做作业(在屋里)。他们刚要進里屋,我走出来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要搜书,我当时义正辞严说:「书没有,人有一个,我跟你们走。」他们开始犹豫,后来便随我出了门。在路上我向他们洪法,最后成了朋友。通过这件事,我知道大法弟子做一切事都是为了救度众生,只要有正念,邪恶必自败,只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什么事都会做到,大法弟子就会神起来。

带孩子一起修

孩子出生了,修炼也更加紧张了,难的表现形式也变换了,反映到表面的东西更加明显。孩子是来得法的,他是纯净的,也同样需要法来充实他。

起初,我没意识到他对我不精進时的反应,我没意识到他也要学法。当我有时为了常人的事放不下而不学法时,当我为了某人或事而产生执著从而加大矛盾而无心学法时,我当为求安逸心而不愿炼功时,当我由于带孩子苦而不做「三件事」时,孩子便哭闹不停,甚至有时出现感冒症状。开始我只是哭,我知道他是来得法的,但他始终不见好。我开始求师父救孩子,甚至向师父磕头,但无济于事,我便开始产生怨气,真象《转法轮》里那个摔佛像的人。我虽然没摔什么,但这心里真是又气又急。最后,我无奈只好坐下来,向内找,真是剜心透骨。

我渐渐平静了,似乎明白了是自己的问题。我想起了发正念,想起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我便高密度发正念,意识到是自己错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强大的正念下,我又从新站起来,做好「三件事」。当孩子睡觉时,我走了出去,心中只有一念:「孩子啥事都不会有。」当我发完资料回来时,孩子依然睡得很香。

这样,日复一日,孩子在成长着,我也在成长着放下了以前不愿放的执著──执著安逸的生活。在这期间,我学会了在和孩子一起玩时听录音机学法或看光碟,学会了孩子睡觉时做家务、讲真相,学会了晚上的时间充份学法、炼功。我每天几乎白天不睡觉,有时困也得挺着,为了孩子,也为了更好学法。孩子渐渐长大了,可以抱他一起洪法了。他在我发真相资料时很乖。当我讲真相时,他不出声,只是静静的听着。每天我做大法事时,孩子便睡觉,直到我做完才醒来,我知道是师父的安排。

孩子会走了,也更淘气了。由于我太执著他淘气,总感觉到自己什么都干不了。「三件事」更没时间做,每天玩的时间多了,自己的苦恼更重了。我开始松懈了,很长一段时间沉浸在自我执著中。后做一梦,梦见自己就要上最后一个台阶了,上到楼顶上了,但我摔下来了,我猛惊醒了。我回想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我遇到了许多困难,许多的人心难断,许多的执著不放,许许多多不愿放和不愿割舍的事情;在一次次的流泪中,一次次修炼边缘上,一次次的摔倒中,学会了自己站起来了,走回来,从新起步更加精進。虽然路途中有荆棘、有坎坷、有魔难,但在师父的时时呵护下我走过来了,走到了今天。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和小弟子共同提高,共同精進。

当我看到师父最近发表的新经文《走正路》及《越最后越精進》我明白了,这所谓的苦难,实质是人自心对自我安逸的执著,有种求心,想求得更好的生活。大法弟子是伟大而殊胜的,是众生的希望,宇宙的未来,怎么还执著人的东西、三界内的东西呢?其实在人中的一切不如意是自我观念的束缚。放下人心及观念,是对认识事物及判断事物的观念的改变。也就是放弃旧宇宙的理、共产邪灵强加给我的理,从而完全同化新宇宙特性真、善、忍。当我看到国外同修在反迫害行动中所做的一切时,我自愧。当我看到被迫害同修那种坚持、坚信的意志,我的心在颤抖。我有什么理由不做好「三件事」呢?我们都同样是在师父呵护下的弟子,有何脸面面对同修,面对我们的师父!我什么都放不下,就不怕师父不要自己吗?当听到另一光盘里唱着师父时,我哭起来──我的使命是来救人的,师父说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芝加哥市讲法》)

师父在等待着我们的好消息,众生在期盼着我们的回归,我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没有任何理由放弃救度众生。我要带着孩子更加精進,走好最后这段路。师父,您的弟子只听师父的话!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