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延续来的生命全部用来修炼


【明慧网2005年12月18日】从2005年11月21日晚7点至22日晨5时,我连续巨痛10小时之久,当时真想以死了结那难忍的痛苦,那真是生死挣扎!可是,就在我正念压倒了错误的想法那一瞬间,那剧痛居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连点余波都没有。

我有幸于1994年参加师父传法班得法,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在得法前身体很弱,一直是重病缠身,在痛苦中煎熬。一天巧遇一位有缘人,叫我学炼法轮功,于是我参加了重庆市江北区举办的法轮大法学习班,由师尊亲授得法。师父在法会上给我们调整身体。在短短的几天学习班上,十二种疾病一扫而光,我的身体达到一身轻。自那以后我一直坚持学法炼功,并参加洪扬大法。那几年中,重庆市学炼大法的日益增多,达数十万人。

99年7月20日恐怖大王从天而降,共产邪党進行血腥镇压,我由于坚持修炼而被抓進看守所非法拘留。但我过不了亲情关,怕子女下岗,在高压下向邪恶势力妥协,违心的写了“保证”,摔了一大跤。在危难关头,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拯救了我,从新回到修炼的路上。从那以后我就认真、踏实的去做好“三件事”,学法、证实法。

两年前,在一次打坐中,我突然听到师父在我耳旁叫我的名字说:“时间不多了。”我当时悟到师父是指大环境时间不多了,所以仍不很精進。后师父又点化我:在睡梦中,我看到我们单位两位早已死亡老人,他们叫我到他那里报到去。我醒后悟到,我的阳寿已到,现在仍然健在,是大法和师父给我延续的生命,为了我修炼用的,不是让我在人间过常人生活的。这促使我让我认真精進修炼了一段时间。可是我的悟性太差,后来在名、利、情的干扰下我竟忘了师尊的点悟,又有所放松。

2005年11月21日晚上七点钟,出现突发性腰痛,我没有在意,还是照常炼静功。巨痛持续上升,我仍咬紧牙关坚持打坐二小时,腰痛持续不止。我爱人给我读《转法轮》,学了两小时,又发正念,仍不见缓解。我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仍然持续疼痛不止,痛得我全身冒汗湿透了衣服,仍无缓解。我又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教诲:“有的人很难受,趴在椅子上不走,等我从讲台上下来给他治。我不会动手治的,就这一关你都过不去,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这都过不去,你还修炼什么呢?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得去的。”我又反复背诵:“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

就这样我一直坚持发正念,仍痛得难忍,在床上翻滚不停,全身湿透,又呕吐两次,我想,这是在要我的命呀!我甚至想打止痛针了,真不想活了,此念一出,我突然问自己:你还是炼功人吗?真修弟子那怎么能过不去呢?要从自身找原因。我悟到一定是旧势力钻了我执著心的空子。我虽然修炼多年,但平时对名、利、情并未全放下,那么一定是旧势力看到了这点,抓住我的执著心不放。在痛得无法忍受之时,我想求师父为我化解一点巨痛,让我过得去,那不是有所求了吗?我想一定是旧势力想从这里下手要我的命。我悟到,我决不配合旧势力的安排,我要遵照师父讲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我对自己说,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坚决走师父安排的光明修炼之路,决不许旧势力对我進行任何形式的迫害,更不允许利用我来破坏大法。旧势力想要我死,我不能死,我要在神的路上走完修炼的路,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助师世间行。

我反复默念三遍后,奇迹出现了,巨痛一下子就停止了。是伟大师父的慈悲,又一次拯救了我第三次生命,又过了一次生死关。

师父又给我一次生命,我只有不断精進,才对得起伟大师父对我的爱护。我要把自己的整个生命全部用来修炼,才是法对我的要求。我确信在伟大师尊的教诲下,我将全力以赴,认真做好三件事,放下一切执著心,救度众生,力争早日功成圆满。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