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弯路之后从新做好


【明慧网2005年12月15日】我今年60岁,96年得法。10年来,我在修炼的过程中摔摔打打,也曾走过弯路。但是坚修大法这颗心始终没动。现在把我修炼的过程、体会简单写出来,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喜得大法

10年前,我的身体很不好,经常打针吃药,与丈夫的关系弄得也很不好,整天不是挨打就是受骂,为了躲避挨打,经常离家出走,活的又苦又累,真是度日如年。后来,为了强身健体,寻找人生乐趣,我学了很多气功。研究周易、八卦、姓名学等等,成天弄的疲惫不堪,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那样:“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

正在我苦苦追求中,有人介绍我炼法轮大法。打开《转法轮》一书,我一口气看完。觉得这书就象为我写的一样,我看完书后,立即做出决定:今后只专一炼法轮功,其它什么都不练了。于是我把各种气功刊物、气功师证、周易研究员证等一把火烧掉(不让它危害别人),从今以后,专心炼起大法来。得法不久,多年的病根不翼而飞。

我的丈夫曾在邪党搞运动中遭受过迫害,受到了刺激,40来岁就办了退休了。他脾气暴躁,张口骂人,举手打人,搞家庭暴力成了家常便饭,婚后第二年我就产生了离婚的念头,出于怕心,始终未成。

得法初期,我在家庭矛盾中,不知向内找,还想,这下可好了,修炼后快点离开他。于是平时对丈夫漠不关心,脸难看,话难听,不愿理他,结果丈夫隔三差五的骂大法,甚至烧书,对我大打出手,并扬言:你再炼我整死你。弄得我除了回避就是离家出走,多年来,苦不堪言。

随着学法不断深入,师父不断的点悟,我的心性不断提高,学会了向内找,修自己,同时不断的向丈夫讲真象,用善心对待他、理解他,彻底消除了已有三十多年要和丈夫分手的念头,结果夫妻和睦了,破镜重圆了。现在我不用背着他学法炼功了,有时他还提醒我炼功、发正念的时间。

大力讲真象救度众生

从我得法一开始,就用自己的亲身体到处会告诉人们法轮功最好。师父的《快讲》经文发表后,我牢记师父的话:“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更加努力讲真象,对陌生人讲、对熟人讲,不管男女老少、职位高低,讲真象的范围广,人数多,近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远到跨越千山万水,利用一切可利用机会,轮船上讲、汽车里讲、火车上讲,越讲越会讲,越讲效果越好。

得法前,我因执著于名,加入邪党几十年,中毒较深。《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认真看了几遍,认清了共产邪灵的邪恶本质,立即作出退出邪党的决定,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又到有关单位声明退出,并尽力劝周围亲朋好友三退,上到领导干部,下到小学生,效果都比较好。现在,我家亲属大部份都退了邪党组织。

深刻教训

通过十年来的修炼,我深深体会到修炼是严肃的,在修炼的路上,当我们正念强,时时以法为师时,就能走正修炼的路,而一旦不是以法为师,而是用似是而非的理由掩盖自己人的执著时。

在大法受到迫害后,一次我在证实法时,不慎被邪恶带走,后被非法判劳改。在开始被非法关押时,我的正念比较足,不配合恶警的要求、命令,坚决要求上诉,结果看守所里,他们没敢动我一个小手指头。有关部门威胁我说:你再炼功,工资没了,丈夫、儿子的工作也没了。我说:“你说了不算。”至今,我的工资保留,丈夫、儿子的工作也没事。

我曾对邪恶之徒说:“你们把我抓来,不就是要钱吗?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在以后被非法关押的8个多月里,我没给他们一分钱。

看守所里每个屋里都有摄像头监视,不让大法弟子炼功。一天,我堂堂正正的炼功,恶警看见了,只是狠狠说声“炼、炼、炼”,说完就到别的屋去了。

在我被劫持去劳改所的路上,恶警给我和同修合戴一个手铐,当时我想:我得把手拿出来。就这样刚一想手就真的从手铐中脱出。

而后来由于自己人心的执著,看到某些“精進”的同修“转化”了,怕被“拉下”,自己也自动的、自欺欺人的“转化”了,还美其名曰“与人决裂”,不是和大法、师父决裂,忘了以法为师,只看别人。尽管我几个月后清醒过来,又回到大法中,可是已经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给自己的修炼路上抹了黑,留下惨痛教训。

今后,我要时时以法为师,严格按大法要求自己,认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