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狱中抵制邪恶


【明慧网2005年12月24日】我是一个农村大法弟子,没有文化,不会写,也不会说,请同修为我代笔,我告诉她一定要真,把我证实大法,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一是为了揭露共产恶党表面上挺平静,电视上也不说,不怎么宣传了,可是它们一天都没有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让世人认清它的邪恶本质,早日脱离恶党,得到救度。二是希望大法弟子都应该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象师父告诉弟子要“越最后越精進”,修好自己。

我学法不到一年,中共恶党就开始迫害法轮功,破坏大法,诬陷师父。当时我很痛苦,决心要为师、为大法讨回公道。99年10月,我去北京证实法,途中在长春候车室被恶警发现,劫持到当地监狱。在榆树监狱里,我坚持天天炼功,证实大法,被邪恶打得大腿一片片的发黑。不论邪恶之徒怎么审问,我什么也不说。两个多月后,恶警无条件释放我回家。

2000年10月,我第二次去北京证实大法,没等我把横幅打出来就被抓了。三个恶警把我推上了车,坐车很长时间拉到了一个关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的地方,恶警审问我是什么地方的,我不说,她们就把我的衣服扒下来,检查有没有钱,一宿不让我睡觉,又把我转送到长春一个派出所,后来榆树公安局把我押回去。

到了榆树公安局,恶警问我和谁一起去的,我不说,他们就打我耳光,最后看什么也问不出来,就把我送到榆树监狱,半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到了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不戴名签,恶警就指使其他罪犯强行给我戴上,然后一边一个人拽着我的手不让我摘,她们看着我,我一有机会就往下摘,她们就用板子打我的脸,把我的脸打出了血,一个姓袁的恶警把我叫到办公室审问我,我不配合,她们就用电棍电击我,我坚决不配合就去撞墙,她们怕我死,就放了我。当时没有悟到撞墙是不对的,只想着坚定大法,宁可死也不配合邪恶。其实应该给她们讲真相,让她们觉醒。

恶警让我穿号服,我坚决不穿,我说我不是犯人,我没有错。恶警就指使其他犯人强行给我穿上,我就往下脱,她们就把我身上的衣服全扒光锁起来,天天给我强行穿。不管邪恶安排什么活动我都不参加,体操我也不做,她们就往下抬连踢带打拖着我走,到地方我也不配合她们,我心想:一定要开创环境。

四大队的恶警让邪悟的人做我的工作,我就不给她们市场,她们把我吊在床上、罚站,把我绑在弯弯曲曲的铁床上八天才放下来。

我始终不配合邪恶。劳教期到了恶警又把我送到洗脑班,我仍然不配合,之后邪恶之徒只好无条件放我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