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来修炼的


【明慧网2005年12月6日】自幼体弱多病的我有着内向自闭的性格,见人少言寡语,冷漠视之。由于家庭环境因素导致心理扭曲,曾经在3年期间与哥哥姐姐不说话,像聋子哑巴一样生活在这个小小的家庭圈里,对待其他亲人朋友更是如此,冷冰冰的。别人都说我少年老成,不爱说,不爱笑。

正是风华少年的我,却遭到病魔的无情摧残。我因直肠冗长,肠子被截掉近一米,但手术后病情更加严重。只有16岁的我对人生绝望了,我写下遗书,准备离开这凄惨的人世。就在生与死的苦苦挣扎中,96年5月,大法让我即将熄灭的生命之火从新燃起,让我看到了生命的源泉和真正希望。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沐浴在慈悲的佛光下,我的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家庭也因为我的变化而充满欢声笑语,我好幸福!

99年7月,大法遭到中共恶党的残酷迫害。这么好的法,为什么不让学?我不能理解,我坐不住了,我要向政府讲真话。于是走到天安门证实法,之后被非法关押。但修炼人哪儿有漏旧势力就在哪儿钻空子,父亲也曾是学员,当他出狱后和母亲三天两头来做我的洗脑,妈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没守住心性,被“情”所累、所缠、所魔,我违心的妥协了。

出来后,我虽然写了严正声明,但却松懈了精進的意志,迷失在常人的大染缸中。心里明知师父好,大法好,修炼好,可就是懒的学,懒的炼,甚至新的讲法摆在面前也看不進去。因为我到了择偶的年龄,个人问题显得尤为突出,经历了好多年都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内心充满了沮丧、失落和苦闷,就像师父《洪吟》中讲的“为情者自寻烦恼”。

2005年5月,我交上了男朋友,也许是太情投意合了,我们相处3个月就谈及婚事,他父母知道我以前炼功,提出只要我以后不再炼法轮功就同意我们结婚。我震惊了,在中共恶党的谎言毒害下,修炼佛法与婚姻也有了冲突。虽然这几年我没有像个真正的修炼人,没能跟上正法進程,放松了自己,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答应这个条件。

在我的坚持下男友妥协了,同意让我炼功。于是我们准备登记,可就在办手续的前几天,我突然住院了,拍片检查肠梗阻,医生让插胃管每天输液、灌肠、灌胃,如果一周内还不通就必须动手术。告别医院9年的我突遇此事,且在准备登记结婚之际,连续5天5夜不能進食進水,此时的我警醒了。我的生命是来修炼的,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我不能再懈怠了。时间不等人,当法正人间洪势到来之际,我就错过了这万古机缘。我决定出院,不在这里耽误时间,出来后要好好炼功,抓紧时间。可是第二次拍片比第一次梗阻面还大,作为常人拒绝治疗就意味着等死。

正念一出,液体不流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急切要求护士把针管和胃管拔掉。妈妈不是修炼人,但相信修炼,心里胆胆突突的在责任书上签上“出了问题一切后果自己负责”。针管胃管拔掉后,我们一齐发正念、炼功,把病房变成炼功场,一直炼到深夜4点。护士说我肠道没通,千交代万嘱咐不能進水進食,我想修炼人没有病,当时就喝了半杯水,快6点,我们起床发正念,然后就回家吃饭,医生查房时不见了我,等我吃完饭回来后护士都惊呆了,说我简直象换了一个人,真是不可思议。可不是吗?我从新把自己归正到修炼上,脑子里想的都是法,身体一切正常,肚子也不疼了,肠道畅通无阻,大法再次在我身上展现了超常的神奇。

然而,没想到,我奇迹般的恢复与出院,男友全家却不理解,并咬定我这次反常的举动是因法轮功所致。他们看到事实都不愿接受,喊着相信科学的口号指责我父母支持我炼功。虽然我们发正念,讲真象,告诉他们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不是迷信与唯心,但他们全家还是相信党文化那一套。最后男友说我是在利用他们家搞“政治图谋”,从而提出和我分手。

人中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旧势力就在我修得不好的地方下手,当男友让我在修炼与爱情之间做抉择时,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修炼,抱定死也要跟随师父到底。虽然失去爱情也是很痛苦的,但理智的清醒使我知道该要什么,该舍什么。刚分手的那阵子我近乎崩溃,坐下来读法静不下心,一出门触景生情后脑子里都是他的影子,夜半睡不着觉,哭得都活不下去了。这么重的“情”难道不该去吗?

我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思想在一步步升华,其实他们才是最苦、最可怜的,在宇宙大法面前不能摆正思想,看到大法的超常都不愿相信,中邪党文化的毒太深了。师父一再给世人机会,他们却不能正确认识大法,他们好可悲。当然,也是因为我在讲真象上做的不够,我还要尽力挽救他们,解除另外空间共产邪灵的操控。

师父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指出“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回想自己这些年来执著于寻求爱情,当拥有后沉浸其中,追求着常人中的所谓幸福,其实甜也好、苦也罢,都是过眼烟云,转瞬即逝。这点苦算什么,吃苦受难才是正法理,虽然我这些年找对象难,好不容易找到个对自己那么好的却在领结婚证之际发生了这场婚变,这能是偶然的吗?

身体方面的还好过,但精神上的过起来就尤为艰难,因为在过关中那个心是很难放下的。魔难来时虽然触及心灵,触及到最根深蒂固的执著,但只要能横下心来,就一定能过得去。

写此文是想告诫那些和我一样知道大法好却又沉迷于常人生活中的功友,不要再放松自己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得人体是来修炼返本归真的,“法徒精進志不退 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志不退》),让我们共同来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