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的路上 逐渐放下自我的过程(二)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五日】

(接上文)

放下自我 主动承担起协调的责任

我一直认为自己在整体配合上做着证实法的每一件事,形式确实这样,法会几乎都参加,互相交流。在讲真相方面同修之间互相吸取经验教训,修去不足,整体无论什么项目,比如营救同修、酷刑展等一系列证实法的活动,只要同修通知我一定参加,这样自己觉得就是整体配合了。

当有一天一同修找到我,征求意见,是否能把资料点上的事交给更多同修做、走出来做协调,当时真把我吓了一跳。我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和协调人联系起来,因为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辞,我总是用人的一念衡量协调人是能说会道、性格开朗的、有能力的才能做。我怎么能当协调人呢?我自己仔细向内找,反问自己:为什么那么怕当协调人?其实我虽然不是协调人,但在不同程度上也在起协调作用了。比如在资料运行上,发资料的同修会需要什么类型的真相,有针对性的发放,效果更好了。在传递过程中利用我本身方便条件,同修对我的信任,我可以把真相资料让有经验有责任心的同修来包装好,外形美观让人一看就不舍得丢弃。加上法的内涵,使众生百分之九十九能看,对不同阶层的众生选择不同的真相资料,把好的经验通过法会或在传递中向同修推广交流。更可喜的是真相包装的美观,不但众生愿意接受,在做好过程中发现:有怕心走不出来的同修看到这些包装美观的真相资料也愿意去做,从少到逐渐适量增多,最后完全能去掉怕心走出来证实法,效果很好,细想起来这不也是协调吗?为什么给我起个名就不想干了呢?

向内找还是怕心,怕承担责任,怕做不好丢了名,有一个求名的心。而不是站在法的基点上,为法负责,做什么都应该做。只要是对法有利,能救度众生证实法就应该做,做好做不好只看这颗真诚的心。心性到位,师父加持就能做好,这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在法中讲只看弟子这颗心是否是真心站在法的基点上就足矣了,因为法是超常的嘛。思考过后还是以法为大,同意那位协调人的想法。

在证实法的路上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与自己不相关的事绝不会来到身边,只要对证实法有利就去做。在做协调的过程中,发现还是有一颗心,没全身心溶入整体中来,有意无意识的还想着我那份小范围,同时时不时出现畏难情绪,见硬就回,怕吃苦;总想着在熟悉的资料点做事省心,不那么费心。当这些隐藏的怕心出现时,每次和甲同修出门上外地协调时,虽然我人去了,心性没到位,随之就出现不正确状态,坐车也晕,正念也不强。协调方面在甲同修的努力下,互相圆容都有很好的效果,每次回来都有一种从中增强了信心,就坚定的走好证实法的每一步的信念,去掉了自己不想吃苦的种种借口。比如说想自己年龄大、文化不高、不善于言辞的种种不正确想法,正确认识大法弟子不分年龄大小只要有证实法这颗心。当然文化的差异还是有区别的,如果文化层次高,如果真是站在法的基点上,当然能悟的快,认识法理清晰,如不是这样反而想的复杂,会阻碍自己。文化不高也有这个问题,一心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会很单纯,无任何观念也会减少很多麻烦,关键就是放下自我,学法中提高自己,都会做的好,达到法的要求标准,体现了用心大小看区别。

有一次上一个乡交流,彻底改变了我以往的不正确的为私的想法。我和甲同修还有乙同修一起去协调那里互相之间配合不好、走不出来的不正确状态,想通过交流的形式互相协调一下,从心性上找出问题所在,提醒同修们成立学法小组,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提高上来。刚一开始,门前就来了警车,下来当地派出所几个警察,这家是做买卖的,是门市。我们就在第一道门里边,因为女主人是大法弟子,恶警发现没在柜台,卖货的女同修很智慧的说女主人上货去了。这时我们将近二十来个大法弟子,眼睛盯着甲同修与另外那位同修。我和甲同修互相交换眼神,坚定正念一定不能慌,“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理智的马上发正念清除周围的和法会空间场中的邪恶因素。求师父加持化解,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证实法的事情,任何生命、邪恶因素都不配干扰。将近二十来分钟,柜台那位女同修進来告诉他们走了。

这次的化险为夷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化解那一切。交流中化解了同修之间的矛盾,我们各自找到了自身的不足,增强了证实法、讲清真相的信心。虽然那天我们几位同修从早到下午三点多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但是都不觉得饿,有一种从困难中走向成熟的感觉,更加清醒认识到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走好每一步必须用心学好法是关键。更加体会到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回想起自己那为私为我的、见困难就退缩的想法真是羞愧难当,暗自向师父保证一定不再让师父操心了,让师父多份欣慰吧!当我心态归正后,真是不一样。

又有一次乙同修找我配合,上外地协调有关证实法的事。这次我从心里想到一定与同修配合好,把该做的事,无漏的协调好,改变了以往那畏难不想去的想法。想到无论做什么只要对法有利就必须做好,和同修配合好。这次出门大部份是坐长途客车,我一上路就开始发正念清除迫害我坐车晕车的邪恶因素,大法弟子身体是超常的,而且我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证实法的事,任何生命都不配迫害我,坚决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坚定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这次我真体验到大法的威力。只要全身心站在法的基点上,一切都是那么畅通无阻,再次体悟恩师的洪大慈悲呵护。

一路坐六、七小时的车,而且中间又倒车又是五、六小时。我一路清醒,听法就象坐在自家的床上那么稳,没一点难受的感觉,而且还能理智的提醒同修,别落下所带物品,正念清除所遇到的不正因素。顺利到达目地地,与同修配合下很好的完成了所行的证实法的事。其中在某地开了一次小型法会,会上我与同修交流中谈到做协调人肩负责任与使命,从中化解该地两位协调人互相有矛盾、配合不了已有一年多之久的情况。两位协调人通过这次交流认识到了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要珍惜能在一起配合的缘份,提高心性向内找,协调好本地区整体证实法的形式,达到能让师父欣慰、让邪恶害怕、让众生得救、令邪恶胆寒的圆容不破的整体,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让期盼我们的众生失望。

圆容好家庭也是至关重要的

在家的弟子圆容好家庭环境也是至关重要的。几年来我的家人为我的安全提着心。他们不修、不学法,只知道大法好,在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某些事情上虽不能完全理解,但我几年来所遭受的迫害他们却全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尽力把个人的痛苦放在心里,凡事最大限度的为家人着想。家人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为了真理可以舍去一切,除此之外会尽最大努力去想着他们。家人也逐渐对大法有了正确认识。当我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时,我的不修炼家人把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都妥善保存起来,一直等我正念回来后交到我手里。

在给家人讲真相的问题上,我时好时坏,没有按着师父的要求把家人完全当成众生。他也知道社会从上到下的混乱腐败,但不管你怎么给他们讲(有可能讲高)也不理解,认为大法弟子拿鸡蛋碰石头。邪党有枪有炮有部队,你们能把人咋的?知道咋回事就行了,可别让那些邪恶的东西害你们了。《九评》、《预言中的今天》、《推背图》,大法真相几乎都看,也都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可就是半信半疑,一个劲的害怕。我做什么都不干涉,买水果也首先想到师父让我给师父供上,还帮助他(她)放心的亲属、朋友“三退”。但是有时做的事,真是唯利是图,为利益为情做了不该做的。我就给他讲做人标准,他(她)高兴听了也不入心,不高兴新账旧账随着都上来,随之而来什么都不好了。

这时我想起师父讲法中讲的常人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这时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对他(她)们的要求过高,善心不够,没有慈悲心,语气不祥和,有情的存在,也就是“私”,没摆正关系,讲清真相时认为是亲人,什么高的也顺嘴讲出来,不负责任,总之就是自己没做好。认识到这一点再讲真相就好多了,师父在法中讲“你们最大的使命就是维护法。不破坏大法的你就不要去管”“因为那是法正人间的时候要做的事情”(《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当我心态归正的时候,他们马上向我道歉说,你炼你的我们不管你,你别管我们。我心里流着泪,再次告诉他们,我是为你们负责才说的,不是为我自己,如果我知道不告诉你们是对不起你们,咱们一家人哪,多大的缘份。我想我一定得做好,都是我没做好,总认为是家人就掺杂了情的成份。

修去私心 和同修共同精進

还有在同修之间有矛盾从中化解,协助同修圆容整体,证实法,做各项力所能及的事。举个例子:某同修在我地区整体协调上起到了他人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证实法完成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起到主导和推动的作用。但是他有不足的那一面。师父在法中讲的很清楚:

“大法弟子的负责人哪,其实只是一个协调人、联系人、一个传达人,你们不要把他们当作象师父一样,寄予那么大的希望,成了你们修炼的依靠,什么事情他都必须做的最好。不是的,如果这个负责人真的也象师父一样,或者想问题全面、绝对不会有错,那么这个地区很多人就修不出来了,因为他想的最全面了,没有你想的了,他做的事情都是最好的,也没有你的好了。是这个道理吧?”“大法弟子们自觉共同协调、克服困难,充份发挥大法弟子的智慧把事做好,做的更完善。就是负责人对这件事情没有想的很充份,甚至有漏洞,大法弟子在做的过程中都会把它做完善,那才是你的威德。不要在困难中有怨气,也不用给谁看,你做的这一切,师父看的见,众神看的见,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远的威德。”(《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在静心学法,修正自己,我向内找的同时,我找到自己在与该同修协调上存在执著自我,有“私”念因素。我哪方面没做好,该同修无论什么时间地点场合都能无私的给我提出,启悟我悟到法理。当然有时口气不是太善,但心是好的,或者在交流中毫无保留的指出来。我每次都能接受,虽然有时觉得面子过不去,但不一定能完全悟到,知道这是对我负责,因为看到我的不足并且能及时指出的,在当地可以说是不多。

我从被迫害回来后多数听到都是赞扬好听的,能有人指出不足真是难得,使我逐渐从中找到自我、放下自我,但是今天才发现我还隐藏一个最大的私心,没悟到什么,只希望别的同修帮助我修去不足,而没有责任心真正去帮助同修。即使做了一些也用心不大,方法不当,而且有过不去关的执著时就去找该同修交流,想得到启示和答案。因当时心性上不来,法理也悟不到,经过交流明白了问题所在,又正常的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精進不停”。确实没想到多为该同修着想,他有执著、心性上不来时,只能从师父讲法中悟到。当该同修有执著放不下时,我是不是也应该善意提醒呢?什么是对同修负责?难道你只求别人对你负责,而你对别人就不关心了吗?这是修炼人应有的心态吗?不对哎。

当然无论哪位同修,有执著时很难听進不同意见,误认为同修在看着他。有一种错误认识,当他真正从法中找到自己,认识到自己的执著时,会明白的。常人是用自己的长处比别人的短处,把自己看成一朵花,自己都是好的是对的,把缺点和不足隐藏起来,就是愿意听好听的赞扬话,而修炼人恰恰相反,时时向内找到自己的不足,修去不足,把不足的一方面暴露出来。自己意识不到,同修们帮助指出来,修去,才是真正能使自己提高上来。

那么自己有执著的时候,同修给指出来那不是好事吗?怎么能骶触呢?象我身边一个同修那样,长时间发正念手倒,她本身确实从得法以来全身心投入做了更多证实法的事情。由于做事多忽视了修自己,学法不静心,长时间出现不正确的状态。同修们一直认为她正念足不会有事,其实那是师父一再给她也是给我们整体同修时间,让我们悟到。而我们没真正起到那个作用,虽然有时偶尔提个醒,不接受也就算了,没有真正把同修的事当作我的事,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最后这位同修被邪恶钻了空子,被迫害时遭了很多罪,因为用人的念去抵制邪恶的迫害。那得多么大的承受!但是这位同修很了不起,她一直坚定信师信法到今天。

那么给我们更多的同修的教训是什么呢?难道同修有执著,不去善意指出帮助其走出误区,等受迫害时再去营救吗?今天我悟到什么是“助师正法”,什么是同修,怎么样能让师父少操心,多一份欣慰。从我自身做起,不要总是把同修好的方面挂在嘴上,好是应该达到修炼人的标准,而是在互相配合中负起责来,放下自我,做到想到怎么做才是对同修、对自己负责。形成一个真正坚不可摧的整体,共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别再浪费时间了,到今天已是正法最后阶段,还有同修没走出来,众生需要救度,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学好法的同时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那一切。最后以师父的《志坚》与同修共勉:

志 坚

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