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技与修炼


【明慧网2005年2月18日】李超是淄西人,豪爽好施。偶然一次,一个僧人来托钵化缘,李超让他饱饭一顿。僧人很感谢,说:“我从少林寺来。有一点薄技,可以教给你。”李超很高兴,请僧人住下,好好招待他,早晚跟着学习。三个月后,李超技艺精熟。僧人问:“怎么样了?”说:“可以了。师父会的,我都会了。”僧人笑着让李超演示。李超解衣唾手,如猿飞,如鸟落,腾跳跃移了好一会,欣欣然叉腰而立。僧人笑着说:“可以了。既然你都会了,让我们来较量较量吧。”李超觉得好,于是二人既而交臂作势,既而支撑格拒,李超时时钻僧人的空子,施展腾挪。忽然僧人飞起一脚,李超仰跌在一丈外。僧人拍手说:“你还没有学会我的本事呢。” 李超很惭愧,继续向僧人请教。几天后,僧人告辞而去。

李超渐渐有了名声,遨游南北,很少有对手。偶然到历下(在今山东济南),见一少年尼姑在场子上卖艺,观众水泄不通。尼姑对大家说:“来来去去一个人,场面很冷落。有愿意帮忙的,不妨下场一戏,让大家高兴高兴。”说了三遍。众人相顾,没有人回答的。李超在旁边,不觉技痒,意气而進。尼姑笑着给他合掌施礼。才一交手,尼姑便请求停止,说:“这是少林宗派。请问尊师是何人?”李超不回答,尼姑坚持问,于是告诉了僧人的名字。尼姑拱手说:“憨和尚是你师父?这样的话,不必再比试了,我愿拜下风。”李超请求再三,尼姑不比。众人怂恿她,尼姑于是说:“既然是憨和尚的弟子,都是个中人,不妨一戏。但双方只是点到会意就可以了。”李超答应了。可是看她文弱,又年少好胜,私下想赢她,来博取自己的名声。打到好处,尼姑就急止住了,李超问她原因,尼姑只是笑不回答,李超更觉得她胆怯,再三请求继续比。尼姑同意了。一会儿,李超急腾起一脚去,尼姑五指作掌削下,李超顿觉膝下如中刀斧,扑倒不能起。尼姑谢罪说:“一不注意冒犯了客人,希望不要怪罪!”李超回到家里,一个多月才好。一年后,僧人又来了,听了李超的叙述,大惊说:“你太鲁莽了!为什么要惹她呢?幸好先说了我的名字,不然的话,你的腿早就断了!”(《聊斋志异·武技》)

我认识一位法轮功学员,她给我讲了他父亲的事:

“我父亲1949年前就开始练道家气功,在当地小有名气,但他自己从来都不敢张扬,总是说自己练得不好。就是这样,还不断有人找上门来比试,有的赶几百里地来。通常客人来了后,父亲很客气,让進屋,两人就在客厅里唠家常,唠完了也就比完了,完全不是电影上演的,客人走后,父亲从来不说到底是谁输谁赢。后来父亲接触到法轮功,当他看完《转法轮》中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就决定修炼法轮功,他说:“这是真正的功夫,要没本事,谁敢这么写?”得法后一直很精進。99年后镇压开始,在迫害最厉害的时候,他也没有放弃。

看来真修者修炼所能达到的境界并不是我们平常理解的人前显胜,一决高下的表面之能。

(原载明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