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骨质重生 报师恩仗义执言


【明慧网2005年2月20日】我因为患风湿、心脏病、肝炎、贫血、气管炎等多种疾病常年吃药,造成骨质疏松成渔网状。连续5次骨折,使我最终瘫痪在床,使用双拐才能下地。最后一次骨折是胫骨骨折,医治结果是用三寸长的钢钉把骨头穿上,全身上下无处不痛,生不如死。

就在我最难时,有幸得大法。当时想大法这么好,我要把钢钉取出来好炼功。到医院拍片子时股骨头已经扁了,有坏死的迹象,钢钉取出来人就瘫痪了,院长说:“以你的症状最少也得一年。”

回家后,我想我不能这样拄双拐生活一辈子,就开始学法炼功。一咬牙把腿双盘上,只觉得钢钉在往肉里扎,剧烈的疼痛使我浑身直哆嗦,眼泪和汗水也分不清了,把前胸都湿透了,我坚持了十分钟,这十分钟就象十年一样漫长。第二天,我打坐前把师父的照片放在前面,心里说:“师父我实在挺不了了,求师父帮助我”,盘腿时一点都不痛。我心里高兴极了,知道师父管我了。

5分钟后又开始痛,我坚持15分钟。就这样,我5分钟5分钟的往上长,三个月后我能打坐半小时,我的身体也改变很快,在房间内行走,几乎不用双拐,扶着墙就能行走了。(原来我的腿膑骨骨折过,股骨头骨折打牵引时又被撕裂开了)现在觉得腿里的钢钉也在往外走,全身也不那么痛了。

我就去医院取腿里的钢钉,拍完片子后,院长也很吃惊,问我:“你吃什么灵丹妙药了,恢复得这么快?和三个月前的片子对照,那就是两个人的片子。”以前渔网状的骨头不见了,现在都好了,股骨头也圆了,院长告诉我,钉子在里面不起作用了,可以取出来了。院长知道我是有名的常年病号,这次的改变他也觉得奇怪,就问我秘方,我说炼法轮功炼的,他们都觉得神奇。

就这样不断的炼功学法,不到半年时间,我由拄双拐变成单拐,又有单拐到独立行走,身体改变得非常快。我从17岁开始就患类风湿到得法前近40年,我从不知道哪里都不疼一身轻是什么感觉。得法后,我真正的体会了一身轻的感觉,是大法救了我。

99年7.20开始,大法弟子遭到迫害,师父遭受不白之冤。我和同修们悟到,我是大法弟子,应该去北京洪法,把我的亲身受益情况去说一说,到北京之后才知道无理可讲,我们就把带来的真象胶贴、横幅、全都做出去了。到车站买完回程车票才早上5点多,这时,一位山东同修初次来京,与同来的同修走散,找不到天安门广场,我们就把她送到天安门广场。当我们刚要离开时,广场警察突然问我们:“你们说法轮大法好不好?”当时我们二人异口同声说:“好,当然好!”就这样我们被抓進警车。这时,只听天安门广场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的口号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场面非常壮观。我们被抓進警车后,车里已经坐满了被抓的大法弟子。大家共同喊“法轮大法好”,把车上的恶警气得直跺脚,自己下车去了。广场警察恶根据我们的车票把我们送到驻京办。回到当地后,我女儿花4000多元钱把我“买”回家。

从北京回来后,单位的电话,包片派出所的电话接连不断,派人监视、监听电话。单位派人来要求我写保证书,不写就关進洗脑班。当时我告诉单位来的同事、领导,我多年疾病缠身,甚至瘫痪在床,不能工作,不能自理,多亏得法修炼,才能有今天,你们也都清楚。我是坚决不能写保证书。单位领导看到我非常坚决,只好走了。我被立为顽固分子,由派出所前来抄家。他们来了5、6个人,当时只有我和孙女在家(孙女四岁),孩子很小,但知道大法好,我和警察们抢师父的法像,孙女看恶警拿大法书,就连喊带哭的和恶警抢书,孙女的哭喊声使警察放开了书。神奇的是,抽屉里有真象胶贴他们没有看到。

2003年元旦期间,我和同修出去讲真象,由于几年都很顺利,就放松了正念,被邪恶跟踪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也没发现,这时警车到了跟前,把我们带到了分局。我和同修正念正行,不断的给他们讲真象,讲我们的受益过程。后来,分局把我俩送到居住地派出所,由于派出所的人都认识,他们就用人情来想说服我们,要我们配合他们的工作,否则他们会受牵连等等。由于学法不深,就照了像,可马上就悟到不对了,让我们签字时,我们没有签,第二天送看守所时,由师尊加持我和同修,体检时,出现病状被拒收,就这样我和同修被送回家。

2004年春节,我自己去贴真象资料,又一次被市里分局蹲坑的便衣非法绑架,送到另一个分局。当时我想,我一定正念正行。他们问我姓名住址,我就给他们讲真象,讲我自身受益的情况,他们有的明白的就很客气,有的邪恶暴跳如雷,我就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没几分钟,邪恶的警察不跳了,反而还向我赔礼道歉,说他是军人,脾气不好,别往心里去。

就在他们研究怎么办时,一个副局长认出了我,也知道我是好人,知道我修炼前后的改变,并坚决要求放我回家,就这样,我又堂堂正正的回家了。继续投身到正法洪流中,做好我应该做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