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隐蔽的“党文化”毒素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我修炼大法也有六、七年了,可修炼中对大法的坚信似乎总不那么彻底,虽然从小受家庭环境的熏陶懂得修炼,也相信人能修成佛、成道、成神。得法后,随着对大法法理的理解日益明晰,更是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可是,有时还会从心里冒出一丝疑问:这一切可能吗?与同修切磋时,发现有些同修也有类似情况.比如:有的同修当看到《明慧周刊》登出的一些神迹时,便半信半疑;有的同修让病人念“法轮大法好”时,心里没底,虽然明确从法理悟,病人念了会好,可心底还在想:能吗?甚至在遭受邪恶迫害时,心里正念求师尊加持,然后安然无恙,可还是在心底有一丝固执的不相信。这种“不相信”严重干扰了我对师尊对大法的正信,我找不到根源,一直认为是学法不深造成的。

前几天,发表完“退团声明”后,突然悟到那个在思想深处不相信大法、时常怀疑的是共产邪灵的“无神论”的作用。我年龄不大,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六四”时在上小学,做常人时也一直对××党没有什么认识,自己觉得受××党毒害不深,看完“九评”之后,认清了××党的邪恶本质,彻底与其决裂,铲除共产邪灵,却没意识到自己生在××党文化中,思想深处也已受到××党的毒害与污染,有许多隐蔽很深的思想观念就是党文化造成的。如:不尊敬师长,缺少礼节,对社会上一些丑恶现象不以为然,被动认可等等,丧失了传统的道德观念,更背离了宇宙特性,使得自己在人的行为上有时没能走正。

同时,更深刻的认识到在证实法上,由于思想中存在“党文化”的作用,使得自己做正法的事情不够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在向别人揭露××党的邪恶本质时,心里担心会被人误解为“反党”;在去北京上访时,心里对公民的上访权利的认识并不清楚,在随后面对警察的骚扰、迫害等一切非法行为统统接受,并没有意识做为公民还有合法权益不容侵犯。这一切并不是我不懂法律,而是在“党文化”的灌输下,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变异了,已经认可了××党解决问题的方式——“更甚的是每当解决什么问题时首先想到的是治人,手段上就是强制、打击、搞运动、搞镇压、斗争的一套。”(《不是搞政治》)这种变异的思想直接影响我在证实法时常冒出不好的念头:警察会来抓的。思想中对恶人恶警执法犯法、以权代法的邪恶行为无可奈何,变相认可,有时嘴里说自己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心里觉得牵强、别扭。

在不断学法和与同修切磋后,也能越来越不承认这场迫害,越来越明确救众生的目地,可是在做证实法的事时还不时的冒出这些不好的念头,现在终于认清这些不好的念头源自何方。现在在共产邪灵被全面铲除之际,邪灵垂死挣扎的表现直接带动和加强着我们被党文化变异的一切思想观念与行为,严重干扰我们对大法的正念正信,我们必须彻底铲除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铲除“党文化”变异的一切思想观念,进一步纯净自己,同化大法。最后,让我们再共同学习一遍师尊的新经文“同时,大法弟子能认清它,从意识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扰自己的思想,才会正念更强,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这也是修炼中必须走的一步。”(《向世间转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