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日记:我是这样清除共产邪灵附体的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都在尽自己所能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在当前正法進程迅猛推進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大法弟子很大的责任就是清除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有形的、无形的彻底予以清除。随着大纪元网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世人逐渐认清共产邪灵的邪恶本质,纷纷发表声明退党退团,而在这个过程中,我理解,我们大法弟子更应该及时发表退党退团声明,当然我们的目地和常人是不同的,我们不是为了自救,但我们大法弟子的大量的退党退团声明,却可以使世人积极投入到这个退党退团的热潮中,使世人得以抹去兽记从而被救度。

同时,我们在高密度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运用师父授予我们的神通在另外空间彻底铲除邪灵的同时,我们在这层最表面的空间、这个物质皮壳的最表层,我们要及时尽快清理这个邪灵附体所赖以生存的物质空间场—— 邪灵物质形儿。

首先将××党党魁的×××语录、×××选集(很多家庭都有成套的1-5集)、×××诗集、×××文选、×××讲话及××党宣言(海外的或许是不同语言版本的)、××党的专集和论述性文章及××党章程、党章、像章、各类纪念章、团徽及红领巾之类的(有些喜爱珍藏物品的大法弟子还保留着自己任少先队大队长中队长时“一道杠”、“二道杠”袖章)、包括佩带团徽及红领巾和像章的照片,诸如此类,等等这些专门用于宣扬××党的物品及歌颂××党的歌曲集、磁带、卡拉OK录像带及光碟,能烧的直接烧掉,烧不了的就用锤头砸,如像章、十大元帅纪念章(24K镀金)等。说到像章我想起一件事,一位同修欲将自己存放的×××像章卖掉,好用卖的钱做大法资料,被另一位同修制止:卖给谁都会祸害谁,一定要销毁掉。“我说谁买家去谁就倒霉。”(《转法轮》219页)不好的东西我们不要,也不能给常人,因为这些东西在哪儿都是××党邪灵的藏身之处。

的确,在当今大陆这一类的文革时期的像章在黑市上能卖很多钱,所以至今还有同修想卖高价而舍不得销毁,或者借口说:家里边还有常人呢,家人能让毁掉吗?其实在这个问题上也能体现出我们对财的舍弃,是否能放下、是否能舍尽,更何况这些东西又是害人害己的。

还包括常人中的一些所谓模范人物。“其实历史上有许多人被世人说得很坏的,甚至于写到教科书中、历史故事中,也许他成神了;也有的人被世人吹捧成了先進人物,死后却下了地狱。”(《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其实,一个常人中的人物我们根本无暇去考察其好与坏,关键是我们一些同修(特别是从文革时代过来的)把这些很是看重以至到了崇拜的地步,从而爱不释手,几十年的珍藏着,舍不得扔掉,其实过分的珍惜恰恰说明就是应该割舍掉的,从另一方面说,××党大肆树立的典型模范不就是在替××党涂脂抹粉、歌功颂德吗?那么单单这一点上来看,我们该不该将之清理掉呢?

还有邮票,我听一位同修说另一位同修将家里凡是带有××党领导人头像的邮票都烧了,(上上一期《明慧周刊》中一篇同修的体会文章中提到了烧邮票一事),我不知这样做是否妥当,我觉得邮票是我们买来邮寄信件的,只是又一种货币流通形式(这里不包括专门集邮之类的邮票,因为它们已不再用于信件邮寄,而且由于发行量小,随着时间推移,面值翻番成多少倍增值,若卖或送给常人或珍藏都是给邪灵存在留空隙)。同修这样做也不能说不对,因为我们看到了她这种彻底清除共产邪灵的心。当然我们尽量不买这种邮票,若已有的,甚至有些同修大量发真相信都是大量批发邮票,那么该不该烧呢?

我只是认为我们清除邪灵之类的也并不一定就是只要带有邪灵之类的××党领导人、党魁头像照片的就毁掉,比如现在大陆的流通货币——人民币,面值一百元,二十元、十元,甚至新版的一元面值的上面,都是××党党魁的头像,那我们针对这些烧还是不烧呢?还有各类报纸、杂志上面,简直太多了。所以针对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把握住根本去做,不要走极端,因为走了极端会给修炼和生活带来障碍。这里写出来,望同修提出反馈,共同切磋,大家看如何做更圆容。

除恶务尽,希望同修至少针对那些恶党专著和专门用来宣传的东西来个大扫除,使邪灵无论是在人的思想意识形态领域还是这个有形的物质空间被彻底清除干净,使它失去赖以生存的物质空间,再也没有附着的地方。

与此同时,我们学好法、重视发正念,从而更好的讲清真象,我们才能更好的及时清理世人头脑中被邪灵灌输的一套机制,救度被邪灵控制的世人,完成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最后以师父经文《扫除》与同修共勉:

阴云过 风还急
赤龙斩 人还迷
邪恶处 有阴霾
大法徒 单掌立
除余恶 正念起
讲真象 救众生
灭恶尽 扫寰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