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自己,再想想如何救度他人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我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中国生活了几十年,从思维方法,道德观念,人生哲理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汗毛孔,都充斥着共产党所灌输的那一整套“党文化”——中共邪灵的毒素。

现在,我身居美国,每天收看新唐人电视,该台几乎每天都在播送中、英文的《九评》,每天听到《九评共产党》的声音,每天看到退党,退团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我也就一步一步加深了对共产党邪恶本质的认识。我自己就是这样走过来了。

我相信佛、菩萨,坚修法轮大法,我也被他们抓过,关过,抄家过,铐上手铐过。但是,在我没看到《九评》之前,我也糊涂的认为,中国有13亿人口,能搞到现在这种状况,大家有饭吃,有衣穿,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特别是近十多年的经济改革开放,人民生活水平确实有了提高。很多人都有了房子,有的人还有了车子。——殊不知这些在正常社会,都是人们正当拥有的,并不是共产党的恩惠,反而是中国人的这些正常生活曾经被共产党用暴力和恐怖手段给剥夺干净了。

过去对于共产党的领导,我也有很糊涂的认识,比如觉得对“毛”也要一分为二,有功劳,也有苦劳;“毛”有功,也有过。对共产党中出现的问题也认为是不可避免的。还有,对共产党的腐败,搞阶级斗争,镇压6.4学生运动,镇压法轮功,我也没有从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上来分析这些问题、看待这些问题。认为是共产党中个别人,江泽民之流的问题,只认为共产党真的很糟糕,很腐败。但怎么办?也不清楚。——这是没有看到共产党的本质,只用自己的善良愿望把恶党的表现看作个别现象、个人行为看待了。这也是很多人为什么长期被愚弄、被迫害、被剥夺,还为恶党说好话的原因之一吧。

看了《九评》,《九评》从共产党的背后——邪灵上,从共产党的祖师爷上,从共产党的奋斗目标——共产主义社会,共产党的基本纲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斗争哲学,阶级斗争,揭发共产党几十年来的杀人真象,事实真象,一层一层分析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听了新唐人电视上世界各地《九评》研讨会上大家的发言,对我的思想观念,我的思维方式,我的灵魂深处,我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汗毛孔,以及各个空间层次的我,都是一次又一次的清洗,一次又一次的清除共产邪灵在我身上的毒素,一次又一次净化了我的思想,我的身体。我深深的反思了自己,象我这样对大法、对师父是那样坚定的人,过去为什么对共产党的认识还不清楚?

我再想想,也不奇怪。因为我一生下来,从我的家人、亲戚、朋友,从我上小学、中学、大学,到留学,我周围一切的一切、我本人一切的一切无不在“党文化”范围之内。可以说“党文化”已经渗透到我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汗毛孔之中。要清理,要净化还要有一段的过程。虽然我不是共产党员,但是,首先我们要做的是,要从思想上、认识上,先跳出“共产党的圈套”中,退党,退团。在大纪元网站上,我发表了“认识共产党邪恶本质的第一步——退党退团”的声明。

接着,现在要做的是:就要清理自己,净化自己,清除共产党在自己身上和在另外空间中的流毒和一切邪恶的因素。再有就是要好好想想如何救度他人。

清算共产党的罪恶是天意。众神要清算共产党。我们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的真象,讲《九评》,劝世人退党、退团的目地——救度世人,这是我们肩负的历史重任。生活在大陆的家人、亲戚、朋友、同学,他们的环境就不是我们在美国的这种环境。《九评》在国内开始暗中流传,但是,他们还没看到《九评》、听到《九评》的声音。他们对共产党的这种看法,那种看法,都是可以理解的。

最近,我经常给大陆的家人、亲戚、朋友、同学、大学老师打电话。其中有的是XX市“党校校长”,从事共产党历史研究的,有的是“党委书记”“总支书记”“院长”,从事共产党思想工作的,有的是企业家,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如何针对他们的特点,给他们打电话,讲有关《九评》的问题。这是我要考虑的问题。

他们也提出了许多问题,有的问题和我上述的,过去我对共产党的认识一样。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怕”。我的先生,对共产党也是很反感的。但是,他看到了《九评》也怕被公安人员发现。因为,多年来我的家多次被抄,我周围的大法弟子一个一个被劳教,最近有一位曾经劳教过二年的大法弟子又被抓,劳教三年。我的先生都知道,也都认识他们。所以,我的先生提出一个问题,“你在海外怎么搞,都没关系,你在国内搞,你不要害人。”——其实,让人继续浸泡在党文化的毒素中和恶党邪灵绑在一起走向彻底覆灭是做好事呢,还是在中共被神消灭之前帮人解脱出来是对人好呢?共产党搞恐怖统治才是害人啊!讲出真象、用光明和永生帮人解脱是救人、反被诬蔑为“害人”,这不正说明党文化对人毒害太深、邪恶至极吗?

我的妹妹也给我提出:“共产党培养你上大学,公费让你出国留学二年,你去北京上访,单位领导一直在保你,你没有被劳教。共产党对你有什么不好?”等等。我知道了他们的想法后,我就要针对他们的想法来谈对共产党的认识。——共产党先剥夺了中国人自由上大学、自由出国的权利,然后又把这些做为恩惠选择性的给一些顺从它们的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应该感谢绑架你的人给你饭吃吗?

这方面的思路正过来很重要。我想,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头脑要摆脱党文化,同时要让世人自己看到《九评》原文。他们只要认真去看,大部分问题都可以解决。我认为,看《九评》比我在电话中讲效果会更好。前一阶段我都给他们寄去了,但没有收到。最近,我又改变方式寄,但一次不能多寄。

讲大法真象,讲《九评》,让世人知道大法的真象,劝世人退党、退团是为了救度他们。但是,我们不能带有“我是来救你的”讲话的口气和话语,一定要慈悲、祥和。他人不接,或提出不同的看法,我们也不要背后说“这个人真邪”,我们只能劝说。我们炼功人都有一定的能量。我们多想想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他人提出的这个问题,那个问题,几十年形成的观念,思维方式,“党文化”的毒素,我们一定要心平气和谈自己的看法。我体会到,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