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与人心的较量

【明慧网2005年4月12日】修炼人的正念是最珍贵的。发生在2001年9月左右的一件事,都过去几年了,但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当时的情形是,我们公司已有一些人明白法轮功迫害的真象,但是整个邪恶迫害的形势还是很严重。有一天,保卫科一名干事告诉我:“刚才派出所的人来过,又在过问法轮功的事,说现在我们这地方就你还有书,还在炼。”他提醒我,最好将屋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我听后并没有在意,我知道我的正念是很坚定的,一正压百邪,邪恶也一直不敢碰我。下班回家,我大脑中突然又冒出刚才同事提醒我的话,心中考虑是否要将东西收拾一下,但我马上就否定了:“邪恶迫害我们,但我们什么时候不能正视邪恶呢?”这些念马上就过去了。

晚上,我又想起了这件事,我想:“既然同事给我提了醒,那我还是收拾一下吧,不能让大法书落在邪恶的手上。”但我马上就又否定了:“我们修炼人堂堂正正,怎么还躲躲藏藏呢?学法我就要堂堂正正的学。”

“但是不行,既然同事都给我提醒了,要我把东西收拾一下,那我还是收拾一下的好,我不能冒这个险,我们要保护好大法书籍呀?”我想。

收或不收,这两种选择不断的在我大脑中闪现,等待着我的决断,我也在想:“我为什么要收,是不是一颗怕心?但是不收,万一邪恶上门,把大法书籍收走怎么办!”

“不管我是否有怕心,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保护大法书籍要紧。”我最后决定。我把大法书籍从书桌上收起来,放到了柜子上。我刚转身,“咚”的一声。我思想有点紧张,转身一看,是大法书掉在了地上。我吃了一惊:“怎么回事?刚才我不是把书放得好好的吗?这是不是老师在点化我刚才想的、做的不对呢?”我拿着书,想在法中找到答案。

“不管怎么样,我保护大法书籍决没有错!”我仍然将书放到柜子上。刚一转身,“咚”,书又掉在地上。我赶快拾起书,这下我就真搞不明白了:“难道我真的做错了?……。”“没有错啊,难道保护大法还有错吗?!”我在法中找到了最有力的依据。我决定把大法的书再次放好。

到半夜,“咚……咚”的敲门声惊醒了我。我爱人先起床,到门口,问:“谁呀”。“我们是派出所的”,外面回答。

我心中一震,好像有些明白了,我想起了我学习师父讲法时曾悟到的这样一层理:师父多次点化,你还悟不到,就让你头上碰个大包。我感到问题越来越严重,矛盾越来越大,我不能再回避了。爱人问我:“开不开门。”我说:“开!”当时天还很暖和,我就穿着短裤出来了。

“你们请坐吧”,我说着,就在他们中间坐下。他们开口了,都是一样的问题:你还炼法轮功吗?你要认清形势,现在如何如何……。

我勉强听着,心中难受极了,我越来越明白了:是我的正念不足,在正念与人心的较量中,正念不知不觉被人心所替代,是我的怕心不敢正视,利用大法来掩盖导致邪恶钻了空子。

“我不能再掩盖了!”我心中升起坚定的一念。我对他们说:“等一下吧,我去洗个脸。”

打开自来水,凉水浇在脸上,我完全清醒过来了,我的正念全起来了:“我虽然被邪恶钻了空子,但我现在已认识到了,我要堂堂正正的面对了,并且要把握这个很好的讲真象的机会了。”

这时,我一点怕心也没有了,回来坐在沙发上,我平静的开始了我的讲真象:

我对他们讲,我们是修炼,只是追求道德水准的升华;
我讲我们在社会上都是好人;
我讲政府不能剥夺人民信仰和说话的权利;
我讲××党一言堂的宣传是不理智和愚蠢的;
我讲对法轮功的打压从根本上讲是对国家和人民不负责任的;……

讲着讲着,我渐渐的感到我溶入了宇宙正的能量之中,越讲头脑越清醒,越讲思维越敏捷;讲着讲着,我们区的片警不自觉的在为我讲话了;讲着讲着,我的双腿不知不觉的盘上了;……

最后带队的说:“好了好了,我们走。”

这时我真正体会到了正法修炼的神圣。师父经文《警言》在我大脑中回荡:

“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