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尊引导我走过那些艰难的日子

【明慧网2005年4月13日】我从一个常人成为师父的弟子,是我的荣幸。是师尊引导我走过那些艰难的日子。我愿与同修讲述我平凡的修炼经历,与同修共勉。

我修炼以前,性格暴烈,没人敢惹,得理更是不能让人。我丈夫爱喝酒,为此,我俩经常打架,无论操起什么家伙,都敢砸向对方头上。有时候从屋里打到屋外,从楼上打到楼下。一次丈夫败下阵来,撒腿就跑。我追到门口。看丈夫已跑到楼下,我追他不着,就从楼上把小凳扔下去,丈夫一闪身,凳子把墙砸了一个大坑。由于我俩经常打架,两人基本没有感情可言,陌如路人。

修炼以后,我明白人为什么有那么多恩恩怨怨和不如意,人到底为什么活着和应该怎样活着。我的心豁然开朗。我要依照大法做个修炼的人,做师父的弟子。我事事按真善忍去做。一丝不放松自己的言行。师父也时时在呵护着我。

一天夜里快十二点,丈夫才醉醺醺的回到家。我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不料这一瞪出了乱子,丈夫抓起台灯,照我脑袋扔过来。我头只觉得轻轻碰了一下,没怎么疼,可那个铁制的台灯被我的头撞断成三截。丈夫不解气,又抓起铁的痰盂,向我砸过来,砸在鼻子上,只听“喀嚓”一声,我想,完了,鼻梁断了。这一念之差,果然鼻梁断了,鲜血直流。我没理他,只是紧紧用毯子裹住睡熟了的小女儿。丈夫还是不解气,又把家具一件一件砸了个稀巴烂。夜深人静,邻居被惊醒了,他们听不见人说话的声音,只听见稀里哗啦砸东西的声音。他们到我家一看,屋里地上全是被砸坏的东西。丈夫正在发酒疯。邻居家男主人劝他,他就转过身来打男主人。女主人来劝他,他又打女主人。没办法,女主人只好给我妹妹打电话。我妹妹连夜过来一看,看见我家的场面,又见我血流满面,气得指着鼻子大骂丈夫两个小时。是的,正如妹妹所说,如果我没有修炼,我根本不会饶过他。但我没有恨他,只是让妹妹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妹妹满肚气愤,没处发泄,跑到我的同修那里大哭一场。气得病了半年才好。同修连夜过来帮我收拾了一地碎东西。不久我的鼻梁又长得和原来一样漂亮了。如果常人这将是永远的后遗症,很难恢复。折腾了一夜,我困了。送走同修,我准备睡一会儿,刚一闭眼,看见自己正在将一个人掐死在床头。我猛醒了,我悟到,我和丈夫是前世的命债冤家,我欠过他的命,昨晚他也是让我还命来的,是师父救了我的生命。

我并不记恨丈夫,而是以德报怨,象救度别人那样对待丈夫。因为丈夫开车常出门。我告诉他:一定要牢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会保护你平安归来的。一天,我发完夜里十二点的正念,刚刚入睡,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丈夫出了车祸,与此同时,两个女儿睡梦中大喊爸爸,大女儿说爸爸出事了。我给丈夫打过电话去,问他,你还记不记得我让你常念的两句话(指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丈夫说:“记得。”我又问他:“你现在在干什么呢?”丈夫说:“正在过秤呢。”我放心了,丈夫没事。回家后,丈夫才告诉我,也就是我和两个女儿同时做恶梦的同时,丈夫差一点出了车祸。他怕我担心,才没有告诉我真话,说是过秤。是大法救了他。

一晚,两个女儿睡着了。我把师父的《转法轮》放在女儿身边,跟师父说:“师父,弟子要出去办正事救度众生了,麻烦师父帮助照看一下孩子,别让他们醒来。”我拿上东西,锁好门。从南到北,条幅挂了满大街。走到城楼上,正准备挂,只听耳边一个声音:“等等。”我一瞅,有一个人在楼下正转悠。等那个人走了,我又准备挂,又听耳边一个声音:“等等。”我一看,又来了一个人。我等那人走了,才挂了条幅。快到天亮,我回到家,两个女儿睡得正香,睡觉的姿势都没有变,我出门的时候什么样,回来还是什么样。如果我在的时候,孩子们就不是这么睡得老实。还有一次夜里,我正在散发真象资料,远处过来一辆车,我躲在大桥下面。车走远了,我刚要出来,一抬头,一个高大的黑影直挺挺的站在我跟前,一动不动。我吓了一跳,定眼一看,原来是一个疯子,正在冲我傻笑。

有师父保护,我克服重重阻拦,每次都化险为夷。以前,对于丈夫的收入我是分毫必究,更不想让他去喝酒。这也是我俩争吵的焦点。现在修炼以后,丈夫每月只给我娘三个五百块钱的生活费,有时这个月他钱花光了,就没得给我们了。我每个月定数为做大法资料付出二百元,剩下的钱要付房租、水电费、买粮买菜和孩子零用,可我一点不觉生活困窘。一次,我买了七十斤米,吃了好几个月,老是吃不完,按理说,这么长时间,无论怎么计算,两个七十斤米也应该吃完了,可米就是吃不完。有付出就有回报,我明白是师父在帮我们解决眼前的困难。

我也有悟不到、做不好的时候,但修炼是那样美好、神圣。我事事遵照师父的话去做,做好三件事,师父时时在保护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