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困境走向光明


【明慧网2005年4月12日】我在这短短的六年中真正体会到了,只有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正念正行,才能从困境走向光明,走向美好的未来。总结这段经历,督促自己更加精進,鼓励同修珍惜最后的时机。

一、寻求真理 辗转求学

我出生在偏远的新疆建设兵团,自幼家境贫寒。少年时代艰苦的生活,磨练了我坚毅而不畏困难的品质。

幼年时,每当入睡时,我就会進入一种奇妙的状态。自己似乎躺在一只鞋子里,鞋子越变越大,進入到空空大大的世界中。虽然父母亲不相信任何宗教,但我内心相信有神佛的存在,相信在危难时,神佛会来救度世人。

初中时,我时常思索得与失的关系,明白了有失必有得的道理。那时,我喜欢读《居里夫人传》,心想我一定要有她那种坚韧的毅力和无私的付出精神,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在大学时代,我不喜欢专业课,而是喜欢阅读哲学、史前考古、宗教等另类书籍。

当时90年代,中国出现气功热,出现了许多功法。我接触了一些气功,经过理性分析,这些功法从法理上无法令我信服,于是就自动放弃了。

读研究生时,由于研究一些佛教文献,我读过《金刚经》、《圣经》,虽然都有收获,心性也有提高。但是,我总认为佛教、基督教已处于末法时期,不能使人真正得到救度,现在还应有更好更高的功法?我知道人在六道轮回中过得很苦,只有得到真法、真道,才能真正获得解脱。但是到哪里去寻找到真正的佛法?

97年我们去北京调研,学习半年。我一直在寻找大法,但是我们住在北京大学校外,在中央民族大学上课,不了解北京的情况,没能接触到大法弟子。但是,我做了两个梦,至今仍记忆犹新。一个是梦到自己骑着仙鹤,朝着太阳飞走了;另一个是梦到自己生生世世轮回转世,过得很苦很苦,就是为了寻找师父,因为师父曾给我留下了信物。

二、一朝得法 勇猛精進

我硕士毕业论文是研究藏传密宗文献《转轮王曼陀罗》。我收集了关于转轮王的传说,佛经中有关转轮王的故事很多。转轮王出世,“七宝”相随,轮宝导引,兵不血刃,威服天下。转轮王治世,天下太平,人民富足长寿。转轮王还有千子,个个勇猛无比。当佛教走入末法的最后时期,世人不信佛法,干着违背佛法的事,转轮圣王要下世传法度人,降生在弥勒佛的国土里,在龙华树下传法,重新匡扶佛法,护持正法,但是有恶王迫害佛法,迫害法师,但最终要下阿鼻地狱,永不得超生。转轮王来到人世之后,人世间将会无比美好,人民长寿,女子五百岁出嫁,树上生衣。

得法后我才明白了佛教中的预言是为了告知人们大法的到来,师尊要来人世间传法,宇宙中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法而安排的,世间的文化也是为了大法的洪传而奠定基础,世间的众生都是为了大法而来的。

98年6月,一天晚上我遇到一位同级的研究生,她告诉我她在修炼法轮功,并且给了我几本书,我当时如获至宝。第二天清晨,赶到了炼功点,第一次打坐就能双盘45分钟,炼完功往回走,两腿生风,无比轻松。我如饥似渴的读完第一遍《转法轮》,读第二遍时,便明白了许多的道理。

后来,我到了另一所高校去攻读博士学位。在那里度过了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年。我一直遗憾自己得法太晚,因此非常精進,积极参加各种洪法活动。

我最初修炼时,不二法门的考验对我最困难。我原来所接触过的气功、所读过的宗教书对我干扰很大。为了不被干扰,我放弃了原来从事的佛经文献研究,认真学法,抄写《转法轮》。每次遇到干扰,我就在心中默念“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第204页)我就在心中反反复复的默念这句话,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我是一直锁着修的,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但大法的法理足以让我勇猛精進。有一次,我从辅导员家里回来,走在路上,看到红色的“法”字。中午,在校的弟子们从不休息,一起学法,学完法后,我有时可以看到一排排金光闪闪的法轮,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晚上,我们一起打坐,四周静谧安详,听着音乐,似乎师尊就在我们身边。

周日,我们在闹市区洪法,站在街道两边,祥和的音乐净化着世人,不时有人驻足观看。有一次,一位收垃圾的老大爷拉着板车,停下来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音乐,我猜想他的内心一定是被大法所温暖、所照亮。

三、真念在心 稳开航船

99年5月,环境已开始变得越来越恶劣,不断听到消息,有的炼功点被干扰、被取消。7月初,召开法会,播放师尊《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我有幸参加,聆听了师尊的讲法。当时印象最深的是,有弟子问:“问:请问师父,当耶稣要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他的弟子都在干嘛?请师父转告世人及天上,我们大法弟子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师尊最后讲到:“谢谢大家!修炼人不被常人思想带动,大家是修炼者。我谢谢大家对大法、对师父的这颗心我都知道。”,师父最后说:“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校外的炼功点陆续遭到破坏,我们炼功点上的学员不断的增多。那时炼功场能量很强,天上人间处处金光闪闪,不断有新学员来。看着学员虔诚认真的模样,内心很高兴。但好景不长,我们的炼功点也被取缔了。如果没有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众生都能得到救度,整个宇宙都会得到善解与圆容。

7月21日,我们事先得到消息,大法要被非法取缔。同修们陆陆续续去省政府上访,到傍晚,有许多弟子会聚在那里。第二天清晨,天空如洗,湿润清新,街道已戒严。我们一行绕小路,走到省政府门口。中午,政府派人喊话,要我们退去,大家都坦然不动,然后有公交车来拉我们。在车上,同修们看到满天都是大大小小的法轮,心情无比激动。

公交车先把我们拉到七里河体育馆,分片区登记。然后,我们被送到桃树坪小学,不断的有弟子被送来。我们被分别安排在教室里,大家在一起集体背经文。下午,电视开始播放中共非法取缔大法的新闻和诽谤大法的录像。晚上,政府通知各单位来接人,但必须先签字,才放人。校方派各系领导来,我们一行拒不签字,他们只好回去。到深夜,校方派保卫处来接人。我们被分开审问,并强迫签字。我坚持了两天,最后迫于父母亲的压力,违心的签字。从保卫处出来,去同学那里还书,看着电视中诽谤大法的新闻,我痛哭流涕,心如刀绞,哭着给他们讲真象。

2000年,一位同修去北京上访胜利而归,对我们鼓舞很大,增强了证实大法的信心。我们在校园用各种方式,散发大法的资料。晚上,我独自走在校园,发完资料,真觉得自己很高大,周围的一切那么渺小。

2001年6月,同修们因写真象标语,不慎被抓,我也因转移资料被抓。在收容所,父母亲千里迢迢的来看望我,用尽一切方式来逼迫我。当时,我心中一念,“对家人真正的善就是我修成圆满后,他们得度得福报,而眼前的妥协,虽然带来一时的安逸,但是他们根本的生命却要被毁灭。”我就守着这一念,没有屈服。父母亲只好失望而归。然后,我被转到看守所,慢慢的调正心态。我不断的写申诉信,给犯人讲真象,有位女犯相信大法,与我一起学法。很快我又被转入劳改医院。

在劳改医院没有同修,也没有法学,内心很苦闷。有位信佛的阿姨很喜欢我,我将《洪吟》抄给她,她很快就被放出去了。国庆放假,丈夫来接我,校方、610办主任又逼迫我写保证。当时,我最后的一念是一定要当正法弟子决不妥协。那时,对正法弟子的内涵还没有很深入的理解,只是在看守所看到师尊的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最后,丈夫觉得没法救出我,只好准备回家。晚上,医院忽然通知我回家,这让我很意外。原来医院的医生暗中帮助我,说我肝硬化,610办怕承担责任,就放我回家。实质上,正是一念纯正,心态稳定,师尊就把磨难化解了。当晚,回到学校,同学们见到骨瘦如柴的我,流下了辛酸的眼泪。

2002年5月我又被赶出家门,去了兰州。见到昔日同修,分外亲切。后来我又回到重庆继续工作。丈夫还是要与我离婚,由于我没能放下常人之情,并找借口,以不配合邪恶迫害为由,拒绝离婚。没几天,我因为发放光盘,又一次被抓。我接连被转换了几个看守所,在狱中与同修交流,并把最新经文告诉给她们,鼓励她们要做好。

我因户籍在兰州,又被转回兰州。在路上我一直坚持发正念,心态较为纯正,送到看守所被拒收。他们又将我送往劳教所,我坚持发正念,在半路上他们改变了主意,又将我送到了劳改医院。

在医院他们只是叮嘱我要好好吃饭,再也不提要我写保证书的话。我知道以前在这里做的不够好,现在要弥补。于是我恢复正常的饮食,给新来的犯人讲真象。我在内心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并发正念清除它。一天我做梦,梦到一条很大的类似鱼的兽被除掉,并且梦到一位同修笑呵呵的看着我,把我送回了家。清晨,我正在给犯人讲梦中的情形,就有人叫我,出来一看,是父母亲,他们是来担保我的。而且,学校还给我办了离校手续,并给我一张报到证,让我回家乡找工作。于是,我又回到了家乡。

四、正念除恶 慈悲众生

我回到家乡,在高校找到了工作。也许是旧势力长久以来的迫害,我似乎有些失去记忆,也不愿与外界接触,变得沉默寡言。中秋节,学校组织新生汇演,请几位博士参加。我坐在党委书记的后面,就对着他使劲发正念。凭着经验,在迫害大法的劫难中,几乎动用所有的党委书记,因此这位书记也不会干净,难免会迫害大法弟子。我的正念起到了作用,他最后实在坐不住,提前退场。当晚在梦中,梦到一堵墙被我推倒了。我知道我该结束沉默了,以力所能及的方式来证实大法。

那段时间,我依然感到压力很大,似乎邪恶就在背后,在跟踪着我,伺机要迫害我。我就加大发正念的力度。每逢整点就发,而且每次发正念的时间要持续15-20分钟。最初发正念时,外甥总要捣乱,我知道这是邪恶的指使,我就先清理外甥背后的因素。渐渐的他就不再捣乱了,而且发正念的状态越来越好了。有一次我盘腿坐下,就感到自己变成了法轮,全身都在发出法轮。于是,我的环境变好了,讲真象的效果也越来越好。

我在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对同事、对学生都慈悲看待,尽力帮助每一个人,赢得了大家的信任。我利用各种方式、理智、智慧的对他们讲真象,他们都能理解大法的真象。

周末我去看望系主任,与她促膝长谈,我从文革讲起,讲到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并讲述了大法的美好和对大法的迫害,她非常同情大法,告诉我她家族中的亲人在文革中所受到的迫害,并告诉我在99年之前,还有少数民族老师也在修炼大法,她还鼓励他们要坚持下来。

我在给研究生上课时,直接对他们讲真象,他们都乐意听大法的真象。而且,他们有时还会给我讲真象,告诉我有人在公交车上发法轮功的传单。有些同事明白大法的真象后,还会主动告诉我他们所认识的炼功人。

五、帮助同修 重返回归路

2003年9月,我的工作调到了南方的一座小城。那里的同修很少交流,真正用心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也很少。整体的配合更是谈不上。有的同修虽然家庭环境很好,夫妻都修炼,也看《明慧周刊》,但是不愿讲真象,证实大法,也很少与同修交流。有的同修受到邪恶的迫害,家人不理解和惧怕邪恶,在家无法公开看书炼功。有的同修受到家庭和工作的限制,没有时间讲真象。

看到这些情况,我一个一个找到同修,与他们交流,给他们送新经文,教会他们上网,为他们提供各种便利条件,鼓励他们做好正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

现在时间很急迫,大法弟子归位的时间已临近,而世人面临被淘汰的劫难也越来越近,大法弟子已走过很长的路了,真应该珍惜最后的机缘,抓紧救度世人。大法弟子能在这个时代得法、修炼,真是千古难遇的奇缘,而且我们能在大法中救度世人、证实大法,真是千载难逢的机缘,开天辟地难得的机缘,一定要珍惜这次机缘。其实众神都在羡慕我们,旧势力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梦幻泡影,不要被假象所迷惑,而失去了这千载难逢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