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证实法中修自己,讲真象中救世人


【明慧网2005年4月14日】各位同修大家好!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起交流,取长补短共同提高。

我是中国东北地区大法弟子,修炼已有8个年头了。回顾过去的8年,前3年和大家一起沐浴在大法中修炼。在遭受迫害的这5年,我和中国大陆千百万大法弟子一样,在持续的迫害中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同时修正着自己。我也越来越感受到修炼的严肃,也越来越成熟了。我和中国千百万大法弟子一样,师父的洪大慈悲震撼着我、激励着我往前走。通过自己亲身经历证悟了师父讲的法理,是伟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下面谈一谈我在五年来在证实法、救度世人中的点滴体会。

一、集体的力量

1、上访之后

我们一家都修炼,丈夫是我们地区的义务辅导员。1999年4月25日当一听说天津大法弟子被非法抓走,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了北京中南海信访办上访,亲身经历了4月25日上访的全过程。7月20日,江××为一己之私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的疯狂迫害。我们一家五口打车来到了省政府上访,四周都是警车,一打听说我们来晚了,上访的大法学员都被非法抓走了。回家后炼功点的同修一起商量,有三个同修自愿去北京上访。剩下的同修继续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每天大家照常去炼功点炼功,下午到我家大家集体学法。天天如此。虽然每天都能听到外面同修被非法抓捕的消息,我们大家也没有怕,每天去炼功大家都没有想今天自己能不能回来,这样大家很坦然,只觉得应该这样做,应该维护法。

第八天,派出所一个姓王的片警打电话说有人说我出去炼功了,我说谁说的,他说他看到了,我说你看到了还问我干什么?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他又说没看见。第九天我和爱人预感到有事发生,我们还是和往常一样去炼功,大家刚开始炼功,突然来了两辆警车把大家包围起来。抓起我爱人就往车里推(他手中拿着炼功用的录音机)接着让大家上车。我心里想:“我不去。”刚这样一想,我母亲说话了:“我们小孩在家睡觉呢,你们讲不讲人性。”一个不知名的象干部模样的人说:谁是她母亲回去,我说我是,他说你回去吧。我说我回去取孩子再找你,既然来了,我就不怕你,你说到哪去找你,他告诉了派出所的名字,不是我们地区的派出所。

就这样我和母亲回到家中叫醒孩子,简单收拾了一包衣物,跟母亲找车来到派出所门外,大门紧锁着,四周静悄悄的。我在窗户外一看,里面正好坐着我丈夫,警察好像在问他什么?我用手敲了两下窗户问他们怎么進去,警察恶狠狠的骂了我一句,说我再捣乱就抓我進去。

丈夫说:“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一听觉得话里有话,是不是我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做完。就跟母亲说:“我们到处看看,那么多人关在哪了。”我找了一个矮墙爬上去,一看大院子里站着不少人,院子里有辆警车,里面坐着警察在那看着。大家看我来了,都跑过来让我把钥匙送回家告诉家人一声。

我手里拿着同修给的钥匙一家一家的送,母亲带着孩子回家了,等我把最后一把钥匙送完回家,在楼下看到了每天偷偷监视我们的居民主任,我对他们说:“这回你可不用黑白盯着我们了。人都被非法抓走了。”其中一个主任说:“我们知道了,就是你刚才派出所打来电话说,让看到你后告诉他们一声,我们都说没看见。”这时我才知道母亲回家后也被派出所的人非法抓走了。

晚上几个功友来到我家,去北京的功友也有两个回来了,另一个在北京被非法抓走了。大家一起商量明天还去不去炼功,最后大家一致决定明天还继续坚持炼功,早晨我和往常一样起床,到了炼功点来了五、六个功友,我们就炼了起来。炼到最后一套功法时,孩子光着脚跑来找我,我把我的衣服给孩子穿上。就在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下来,下来一个人,我一看是昨天那个派出所的所长,他让大家上车,大伙上去了(当时没有悟到抵制迫害),我没有上,他说你怎么不去,我说你没看到孩子没穿鞋吗?我得回家给孩子穿鞋,我就走了。

第二天,听回来的功友说:抓你们的那个派出所所长很邪恶,他打电话告诉我所在地派出所,要求他们到我家去非法抓我。我地派出所的警察说:“为什么抓她?”他说:今天早上她又带大伙去炼功,片警问:“你看到她炼了吗?”他说:“我去的时候她正在给她孩子穿衣服,没看到她炼。别人说她也炼了。”这个警察很有正义感的说:“你没看见,抓人家干什么吗?”

2、营救同修

当天晚上,市里的功友打来电话说明天他们去市委上访,问我去不去?我说去。第二天早晨,我和没有被非法关押的几名功友打车来到市委,一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大伙问我去不去,我说:“既然来了,咱们就進去吧。”在门卫,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拦住我,问我找谁?我说:“我想求见市委书记。”他说:“什么事。”我说:“关于法轮功问题,我的母亲、父亲,丈夫都被派出所非法抓走了,现在正在拘留所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他说:“市委书记不会见的,你在哪住?”我告诉了他。他又说:“你到你们分局找姓王的科长。你快走吧,我告诉你的是好话。”

我们一行几人又坐车来到分局,很顺利见到了王科长,他问我什么事,我说:“我的父母家、家人因炼功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现在正在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他说:“你不要胡说,你听谁说他们绝食了,我说我到拘留所送衣物,他们不让见。听在拘留所外居住的一个老太太说:“拘留所的大烟筒好几天都没冒烟了。”我又说:“你是‘人民的公仆’,我是人民中的一员,希望你本着为人民负责的精神,调查一下此事,人命关天,出了事,做为家属谁也不会让的。”他很邪恶的问我是哪个单位的。

我告诉他:“我是一个家庭妇女,没有单位。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也认真的看了《宪法》《刑法》《民法通则》,违法的事情我们是绝对不会做的。通过学习我发现我们也没犯法呀!《宪法》中不是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吗?”他又说炼功使人得病了等电视中讲的一些谎言。我身边一位老年功友不紧不慢的说:“这位大哥,我不怕你生气,我就是炼法轮功身体炼好的。”

他听后,哑口无言,只是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再调查调查(其实他是知道的)。”

回到家中,几个功友的儿女找到我,让我代他们给他们父母送衣物,我们又一同去了拘留所,到那一看院子里有很多警车,一边点名,一边让大法弟子上车,不知到要往那里送。据说,是抓的炼功人太多了拘留所装不下,准备转移到外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我要求见父母,他们不让见,我在门外看着。一辆警车从我身边过,我看到车里有父亲在和我招手。

几经打听,说送到外县看守所,我们地区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在那。于是我们几个家属打了两辆出租车去了外县看守所。到那听说他们已经绝食四天了。我们要求见家人,看守所所长不让见,说是不归他们管,得找我们地区的政保科长。我说人可能有危险,要不为什么不让见。他一听,很生气,也很害怕,说是给我们联系。

一会出来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我一看是那天我上访看到的那个王科长。他一看我,气得说不让见,转身走了。我们不走,又过了一会,我们地区的片警从里面出来了,把我父亲和其他功友放了,我爱人和另处两名功友没有放。

第二天我又要上访,还没等我走出家门爱人和其他两名功友也无条件释放了。那时他们已经五天没吃没喝了,只是人瘦了些,精神很好,身体也很好。接他们回来的警察也感到很吃惊,说大法弟子不是一般人,法轮功真神奇;他一顿饭不吃都饿得不行。

听爱人说:功友在看守所里面表现很好,不写保证,一点也不配合邪恶。加上外面功友、家人的积极营救,大家形成一个整体铲除邪恶。这就是集体的力量。

二、正念的威力

1、清理邪恶利用孩子干扰,坚定的发正念

由于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小云(化名)和女儿来到我家,她们母女二人8个月前从医院正念走出后流离失所。三天前她的母亲(指婆婆)也是大法弟子,在家中突然晕倒去世了。听到消息,我觉得很吃惊,小云说她母亲流离失所后一直在资料点工作,她家就是资料点,法也在学,功也在炼,怎么会突然去世了呢?漏出在哪里呢?是什么让邪恶钻了空子?”她无意中跟我讲说:她母亲有半年多没发正念了。我问她:“你母亲为什么不发正念呢?”

她说:“一发正念小孩就狠劲哭,母亲心疼孩子,另外也怕影响大家发正念,所以就不发了。”我问她:“小孩为什么哭?”她说:“不知道,只要一发正念小孩就哭喊着要拉屎,等了半天也没有拉,这时发正念的时间已经过了,每次都这样。”

我对她说:“因为小孩小,在发正念前十分钟你把一把她。到发正念的时候给她拿点东西玩。她要是再哭再闹,你不要管她,那是邪恶利用亲情干扰你发正念。”

从那以后,小孩每天发正念就专门哭闹她,往她腿上坐,往她身上躺,一看不管她,一立掌马上大哭、像疯了一样不让她立掌,把手往下拉。她还不闹别人,我睁眼正视她,她看都不敢看我。有一天,我在厨房做饭,一看快6点了,大家都在屋里发正念,我心想把菜放好马上就来,这时听小孩她妈说去找姨姥(只是称呼)去。小孩立即不哭了,来找我。当我放下手中的活发正念时,小孩又哭闹着去找她妈。我问她,小孩一哭你为什么就不发,或者发不下去了。她说:“我放不下孩子,怕孩子哭坏了身体”,她又说我妈妈也说:“你看看,家的人是被抓的抓(小孩的爸爸因讲真象被非法判刑),死的死,你别再把这孩子也……”

找到了原因,我俩就在一起交流,我谈自己的认识说:“你认为你发正念会害孩子吗?你放不下孩子,你是为孩子好吗?你也会害了她,你因为她而修不成,你认为她是做好事吗?她是不是也有罪过啊,你母亲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前车之鉴啊!应该清醒了。”她似乎也明白了一些,就是心里还一时放不下。通过一件小事,她明白了。有一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发正念,孩子说她要睡觉,小云对我说:“婶你自己发吧!我哄孩子睡觉,省得影响大家休息。我也不好说什么,大约哄了半个小时,一看小孩睡了,就跟我说:“婶,咱们再发一会吧!”我说行。

刚说完,小孩马上睡意全无,喊了声我不睡了。小云一看这下全明白了,就是干扰,就说:婶,咱们继续发正念。发完正念后,小云对我说:“婶,你说这孩子在我肚子里就听法,出生后跟着我到处学法、洪法,她是怎么回事呢?我对她说:“师父不是说:世上的人都是为法来的吗?”我想有来同化法的,也有破坏法的,这都是生命自己的选择。这小孩出生咱家,也是缘份,得让她同化法。我们大家一起帮助你,共同铲除背后的邪恶因素。这才是真正的为孩子好,爱孩子。小云又把孩子带到师父法像前,让小孩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我不破坏大法,要同化大法。”原来我们让孩子说“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小孩就是不说,这回她说了。

就这样经过两三次清理,最后我们大家一起发正念时,通过孩子干扰的邪恶因素解体时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救命啊!”从那以后大家发正念,小孩再也没有干扰过她妈发正念,有时还跟着发正念。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学法是多么重要,一定要明白法理,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教导我们要“学好法,多学法”。只有学好法,才能更好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才能减少损失。我把这件事情讲出来,就是想告诉同修们能引以为戒,真正的重视发正念。

2、“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在五年的风风雨雨中通过实践我对师父的法理有了更深的认识。

2003年十六大前夕,我和往常一样和爱人在家里做讲真象用的小册子,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随口问了句“谁?”他说:“开门吧,我是派出所的。”

我当时很镇静的说了句:“等一会,我穿件衣服。”同时告诉爱人,把册子放好,不要放乱了,我去开门。

开门一看门外来了五个人,他们大步往屋里走,我说:“你们就这样進去了。”他一看说:“你家很干净,我把鞋换了。”说着顺势就坐下来了。有两个街道主任站在门口,我笑着说:“你们也進来坐,我拿了两把椅子,站客不好答对(方言)。”我也随着坐下了,他们说:“这是新换片警,来你们家看看。”我问他们是每家都去,还是专上我家。他很干脆的说:谁家都去。过一会一个警察又说:“你们原来不是炼法轮功吗?我问你现在还炼不炼了?”

我说:“你问我这话干什么?你还不如问我吃不吃饭。”他说:“你到底炼不炼了?”我说:“你说呢?”他不吱声了。我又说:“我知道你来干什么,我想我好、你好、大家都好,多好啊!”他又问我:“你爱人在家吗?我说:“在家哪,正在休息呢?咱们不要打扰他了。”他说:“好吧,就走了。”

我向内找,他们为什么周六来我家,原来我俩在做书的时候有一念,今天是休息日,邪恶不会来干扰,这一念不正。下午我们正在发正念,突然又有人来敲门,我爱人要去开门,我说:“不开,不管是谁也不能干扰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到楼下去打听,原来片警上午没有看到我爱人吓坏了,怕我们上北京上访。下午所长亲自来了,新换的派出所人,我们都不认识。我们没给他们开门,气得他们用脚踢两下门就走了。

五年来,我爱人和父亲都是两次被非法抓入拘留所,三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母亲也是两次被非法抓入拘留所,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来往于派出所、分局、公安局之间上访、讲真象。现在610头子看到我之后跟我讲:“我也管不了你了,你炼就炼吧!你能不能配合我们做点工作啊!”大法弟子当然不能配合他们干破坏大法的工作,这也是为了他们少犯罪、为了救度他们。

三、破除常人的观念,讲清真象

在五年来的讲真象中,我遇到过各行各业的许多人,也碰到过几次干扰,但由于当时没有怕心,在师父的加持下,通过破除常人的观念,讲清真象,最后都是有惊无险。

1、由于光盘比较少,有的常人家中没有电脑、VCD,所以光盘我都是面对面发给常人。我在发光盘时问他们家中有没有电脑、VCD。这样就保证了光盘大家都能看得到,但也有常人没有电脑、VCD,可是家里亲朋好友有,他们也就要了一张。

记得有一次我骑车带孩子冒雨在市场买菜,我一边买菜一边发光盘,我对卖鱼的人说:你家中有没有VCD?他说有,我说:“给你一张光盘拿回家看看,挺好的。”他用手接过去,刚想说:“谢谢,”这时在他旁边站着一个男人说了话:“是不是法轮功的东西,给她、别要。你说你发它干什么?我们开会让抓你们呢?”那个卖鱼的一听,气愤的把光盘还给我。我接过光盘对那人说:你说法轮功好不好?他说:“好”他又说:“我是××党员。”

我说:“你不是一个好党员,党说有三大法宝,批评与自我批评,实事求事,走群众路线、为人民服务(为了符合常人状态而讲)。这三样你一样也没做到。”他脸一红说:“快走吧。”旁边的人说这个人看着挺好的。当然,我现在认识到我的这种说法是不恰当的,因为共产党本来就是邪恶的,所谓的三大法宝本来就是骗人的招牌。

第二天,我又去那个市场找不让我讲真象的那个人,没有看到他。又过了几天,我又路过那里,看到了那个人,我对他说:“你认识不认识我了,我是上次发光盘的那个人,今天特地来谢谢你,感谢你没有抓我。”他说:“上边开会了,说抓到发真象的有奖金,你要注意点。”我说:“谢谢。”他又说:“你们发东西我都看,挺好的。”

我也笑着说:“你了解真象了,可是你身边卖鱼的不一定了解真象,你不让我给他光盘,这回我还找不到他了。他说:“他们在那边卖呢。”我说:“那你有机会就给他讲讲吧!”

2、还有一次,我骑车回母亲家,上坡路上有一个骑摩托车的大哥停下车一问路,我告诉了他。同时我从兜里拿出一张光盘送给了他。他用手接过去后放進衣兜里,然后他说:“你家在哪住?”

我一听觉得不对劲,就对他说:“你问我这个干什么?你这一问我还挺害怕的,你要不要就给我,朋友送的光盘,我家没有VCD也看不了。我觉得咱们有缘才送给你。”他说:我看完后怎么跟你联系?我一看这个人心术不正,就对他说:“不用联系,这是宣传片。他又给我讲了他来这里的目地。

听完我就走了。师父说:“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3、有一次,我到早市买菜,给卖菜的讲真象,旁边站着一个男人说“法轮大法好”,我说:“对,法轮大法就是好。”那人拿出手机说:“我给派出所打电话。”我笑着说:“我告诉你号码。”他一听就笑着把话题转移了。

4、由于讲真象一直做得很顺利,自己不知不觉中起了欢喜心。有一天晚上在市场发传单,给了一个买杂品的老人。一看老人挺忙,我放床位上就走了。他回头一看是传单,马上大喊我站住,一边追一边喊,追上我之后气呼呼的把传单给我后走了。我一看整个市场的人仿佛都在看我,我笑着收起来。回家后,我向内找,怎么会出现这个现象,是自己的什么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一想,刚才自己起了欢喜心,拿的真象传单一会就一张一张发完了,而且都是面对面给的,到老人那是最后一张。

因为这个市场就在我家附近,很多人都认识我,也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想:“我要救度他,同时不能被邪恶的表面吓住。同时用行动告诉市场其他人,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不怕他们知道,不管你支持还是反对。第二天下午,我利用空余时间去找那位老人,从昨天回到家中到今天去找老人这段时间,我基本上整点都发正念,铲除操控老人的旧势力黑手、烂鬼。我找到老人笑着对他说:“大爷,你怎么生那么大的气呀!”

我又说:“我一向对老人是比较尊敬的,因为老人有一生中经验的积累,过去老人讲的话有许多都灵了。我不知道你对这个问题是怎么个看法?你老给我讲讲,如果对,我会听的(针对常人的执著讲的)。”他一听我这么一说,就重复很多从电视中听到谎言。他一边说,我一边发正念铲除操控他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停下来后我跟他说:“大爷,你说法轮功不治病,可是我父母怎么通过炼功身体都好了呢?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他随着说也有炼好的。说完后又后悔的说:“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说着连床位都不看了自己走了。

大伙看到他那个样,都忍不住要笑。这时他旁边卖东西的人说:“你走后我们大家都说他来的。”

有的人讲真象,一讲就能明白;而有的人受毒害深,加上害怕中共株连九族的迫害,再加上几千年来形成的观念,一次很难讲明白,所以我们要慈悲他们,要坚持不懈的说明真象。

四、结语

通过几年来的讲真象,我体会到:讲真象时心态一定要纯净,就是为了救度众生,不要起任何心,在讲真象的路上要先发正念,清除你所到之处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遇到突发事件,心一定要稳,不要怕,也不要动不好的念头。当然这得有长期修炼的基础。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修炼是严肃的,一定要遵照师父的法去做,认真学好法,重视发正念,坚持不懈的讲真象。

我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把《转法轮》背了一遍,现在正准备背第二遍。师父新来的经文我一般都要背一背,短的一般都要背下来。我建议大家都能背一背法,心中有法,有法来指导,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而做是很重要的。其实师父在法中什么都告诉我们了,怎么样讲真象?应该什么样的心态?为什么要讲真象?旧势力是什么回事?它们是怎么形成的?我们怎么样做才能铲除它们?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我们了。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来共勉:“大法弟子的主体是在中国,那么那里的大法弟子应该做得更好,应该在教训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得更正,应该叫更多的众生得救,应该发挥大法弟子主体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