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的归宿


【明慧网2005年4月17日】

* 黛玉身躯 弱不禁风

从小,我就是个药罐子,体弱多病,仿佛随时都有被风吹倒的危险。求学时虽然因此而不必升旗、朝会,但我弱不禁风的体质,也名闻全校师生,只要一出状况,大家都知道要赶紧送我去医院!

胃痛、肝病、支气管炎、过敏等,再加上二十多年前的一次意外摔伤,令我长期处在脊椎病变的折磨中。之后,我又经历了盲肠开刀、三个孩子剖腹生产、卵巢切除等手术,让原本就疼痛不已的脊椎病症,更是雪上加霜!

每天早上起床,我一定要三个孩子轮番按摩、敲打,才勉强可以起身,至于洗澡、洗碗更是喘个不停。有时走在路上,还会突然动弹不得,无法再往前迈开一步。

为了获得健康,我不知寻觅多少解决的方法,针灸、按摩、推拿、点穴、生机饮食、气功等等,样样都来,甚至人家说喝自己的尿可治病,我也去试了!但是,即便我花了再多精力与钱财,却始终也改善不了!

* 诚心修炼 身心获益

直到有一天,以前一位学气功的朋友,寄了一本书给我,表示他终于找到自己寻寻觅觅、上下求索的人生真道,因此希望我也能来了解看看。我看了之后,既惊讶又震撼,书中“心性多高功多高”的真理,解开我过去认为“一日练一日功”的迷惑,再加上学炼法轮功不必缴钱,不需膜拜,不用皈依,一切不重形式,是直指人心的正法正道,都让我觉得这就是多年来所一心向往的修炼法门!

1997年11月16日,李洪志师父首次到台北三兴国小讲法,当天我和家母同往,上了三楼礼堂,家母心血来潮要我回车上拿东西,走到校门口,碰巧师父的座车开進来,师父坐在右前座(以前虽没见过师父本人,但每一本书皆有师父的法像),我笑笑的在车旁走过,就在那一刻,全身却震住了,像触电一样定在那。

心想:“这功怎么这么强?!”当天晚上听完师父讲法后,一连拉了三天肚子,我明白这就是师父所谈到修炼一开始,便会出现的净化身体现象。自此以后,似乎突然清醒明白了,我坚定的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修炼两、三个月之后,孩子有天不经意的问我:“妈妈,现在你早上怎么都不用我们帮你按摩背了?”这时,我才惊觉,原来困扰自己十几年的脊椎病痛,就这样痊愈康复了!同时,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皮肤一天比一天光滑,看起来真是年轻许多。有时和女儿外出,朋友都说我们看起来像似姊妹呢!

想想以前,为了治病,能试的都试了,却也只能减缓几天的痛楚,没想到百病缠身的我今日却能不药而愈。所以,我可以很坚定、很清楚老师说的法轮修炼大法不是普通祛病健身的气功,但是却可以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

* 把握机缘 救渡众生

自1999年7月以来,中国大陆对法轮功一连串,不休止的镇压,诬蔑,从非法组织到×教团体,连最起码的炼功自由都被剥夺,单纯的炼功环境更被破坏。我自问:当大法受到攻击,老师受到诋毁时,我能无动于心吗?如果,短短几分钟歪曲事实的录影片和几篇造谣文章,就能动摇我们学法修炼几年的心,那不是对大法从根本上的不坚信吗?至少是对大法理解的不够彻底,没有真正精進和珍惜。

于是我抓紧机缘向世人讲真象。每天我用信封将真象材料装好,搭捷运上下班时,碰到邻座或是等车的人,我就向他们讲真象。记得有一次讲着讲着,快要到站了,但是真象却还没有讲清楚,这时我心想如果能再让我多讲一点就好了,没想到我想救人的心一发出来,捷运刚好就在要到我家的时候出故障了,等我讲完,车子就恢复正常,我也顺利回到家。这时我深切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只要我们的心正、念正,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记得在一次举办7.20的纪念音乐会中,才進行不久,天空便飘下雨来,似乎有越来越大的气势,我心一凛,这怎么可以!今天是什么日子,怎能容许下起雨来破坏我们的7.20晚会呢?我发起正念,顿时觉得功直冲天际,打到好远好远,大安森林公园里两千多位学员,每个学员也都默默的发着正念,我强烈感受到雨要下却又下不来,仿佛被我们制约着。事后,我听到有人表示,同样的时间,其它地区的雨势却很大。

自从“九评共产党”一书出来后,很多人都了解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并纷纷退党、退团,至今即将达百万人退出中共邪党,且人数还在持续增加中。今年过年期间,我和家人一起去纽约曼哈顿讲真象,在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位历尽沧桑的中年男子,我给了他一本“九评”,没想到他竟然说:“九评我看过了,我也经历过,不过书中所写中共的邪恶,还不及实际情况的一半呀!”

几年来一直和同修在公园晨炼,一位先生则在旁边打太极拳。前些日子我给他一本“九评”的书,希望他能看一看。一天他亲切的对我们说:“这样一本奇书,把共产党的底都揭露出来了!我曾经在美国留学,有几位朋友,我也想给他们看一看。”

* 修炼心性 去掉执著

在台湾,我是一位协调人,常常要办许多的活动,为了办好大法活动,不时产生许多的执著心。有一次,同修指出我“求好心切”也是一种执著,我听了被深深的触动着。“求好心切”表面上是想做好大法的事,办好大法的活动,事实上,修炼人的自在、平和早已渐失,反而带给自己和他人莫大的压力。而这强大的执著中,又隐藏了多少的干事心?名利心?虚荣心和显示心呢?

同时,我也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执著于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却没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忽略了本质的改变,就算规划得再周密、再完善,还是落入了常人的思维,而一个常人,又有何能力与威德来做好大法的工作呢?

回首修炼这七年来,接触、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针对自己的不足而来,每一关、每一难虽然跌跌撞撞,但都得靠自己坚定的正悟走过来,其实,每一次心性的提升,也都是在为维护法、证实法奠定基础啊!今天,我们的生命已同化,我们的整体在升华,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就是我们唯一宽广坦荡、走向圆满的路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