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按师父的法去做,什么难都能走过来


【明慧网2005年4月24日】我是1995年2月开始炼法轮功的,在没炼功之前身体有许多疾病,如:附件双侧包块(鸡蛋大小)、风湿病、贫血,夏天是皮炎,冬天是咳嗽,这些疾病全都好了,身体一身轻。小时候出“天花”时,面部留有“天花”(麻子)的痕迹从鼻尖开始慢慢减少了,减小了,鼻尖完全没有“天花”的痕迹了。这是在医院根本无法医治的。法轮功就是真正的科学,法轮功就是神奇。

1999年7.20以后,江××发出不准炼法轮功的命令,全国上下形势一片恐怖,到处非法抓炼法轮功的学员。我也被恶警抓过多次,在外面炼功恶警非法抓我,在家开法会被他们抓,关了半个月。半夜12点在家睡觉,恶警又非法来抓我,说什么协助调查,用车拖到半路就变卦说不准回家,还不让家人知道关在哪里,更不让家人见面。街道也办我的洗脑班,在这无法正常生活的情况下,心想只有上北京说一句公道话,可到了火车站又被恶警拦截,这次非法关了我11个月,在劳教所关了一个月后本应释放回家,但恶警不放人继续送到洗脑班迫害。我反对他们(曾姓恶警)这样做,这样恶徒又把我们三位大法弟子送进洗脑班迫害。

大法弟子在洗脑班过着非人的生活,关在屋里不见阳光,每月恶徒还要榨取900元生活费,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任意从银行把我的退休金取走。大法弟子吃的是没油少盐的饭菜,在洗脑班关了11个月我没吃过一片肉,饭菜难吃,家里人来看我时,恶人还逼我说假话,有个丁姓工作人员还要我说这里吃的还好,我当场就揭露了他。大法弟子和工作人员睡在一个房间,工作人员睡觉有蚊帐,蚊子还要咬他们,而大法弟子们没有蚊帐却没被蚊子咬。大热天恶警要大法弟子出去军训,有意要我们在太阳下晒,多数大法弟子都是五、六十岁的还有少数七十岁的。在洗脑班常听到打骂大法弟子的声音,同修们吃不好、睡不好、罚站、不准睡觉、长时间半蹲、捶大法弟子的头、把头往墙上撞、用鞋底打大法弟子、关禁闭、整天用铐子把手铐上,还要强迫脱衣服一丝不挂的搜身,(看身上有没有经文)、不做操关禁闭、不做操不给吃的,只要看见大法弟子背经文或炼功就往死里打,还请110的人、民兵来打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和妇教所还要大法弟子和犯人一起为儿童折叠书籍,一做就是半夜,还要做剥洋葱等杂活。大法弟子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邪恶残酷的迫害。

我想到要不听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示,有一次就把门上的邪恶九条撕了,恶警关我的禁闭,把我双手铐在墙上,当时气温30多度却不给吃喝,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恶人骂我我也不知他说了些什么,只想到发正念、背法,后来又想到请师父帮我,我心想:请师父给我智慧、给我力量。没过一会手铐神奇的打开了,我就可以坐在地上发正念、背法。恶警来了,看到我的手铐打开了很奇怪,其中一个姓白的问我铐子是谁开的?我说是好人开的(当时没说是师父开的,因为我不想恶人有恶语)具体不告诉他。白姓恶警想再把我铐上,我厉声说“不许铐,叫你们领导来!”说了两遍后,恶人边说边骂的走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没遭到恶人的毒手。

在洗脑班里邪恶还经常用高音喇叭谤法,同修们就集体发正念,恶警对我们打骂,大家不畏强暴,邪恶害怕了把大法弟子又转移到其他地方关押起来。大法弟子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也多次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我们,恶警就给我们野蛮灌食。当我绝食到第七、八天时,晚上开始干咳,没有一点口水出来,被两次强行送到医院,过程中我不断发正念并在医院里揭露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指出他们在用非人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后,却要我们自己出医药费,这是地地道道的强盗行为。同时我的家人不断向610要人,终于在师父的呵护与加持之下,在我绝食的第十天被家人接回了家。

可恶警竟然又背着我找我的家人要钱,不到两个月,派出所所长又带人到我家抄家,我由于反抗又被反架双手从家里带走,我一路大喊“警察随便抓人啦”。到了派出所,我跟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又准备把我拖到洗脑班,这时我家人赶到问有什么理由抓人,恶警不由分说强行把我推上车准备带走,家人也态度坚决的上前拦住车子。派出所里又冲出一些恶警拖开我的家人,我家人向围观的群众喊:土匪抓人了!恶警闻声便打,把我家人的下巴打得立刻肿了起来,打伤的瘀痕好几天后才消。一路上我不断发正念,到洗脑班后恶警要我家里把被子送来,家里人说:钱都被你们榨光了,哪还有被子。第二天,我的家人又赶到610办公室要人,义正词严质问他们为什么随便抓人,在正义面前邪恶词穷了。我又一次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的回到了家。在回家路上,街坊邻居很高兴的问我“哎呀,回来了?”并且都说恶警们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在这次大难中,使我认识到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按师父的法去做,正念正行、正信,什么难都能走过来。师父都能为我们化解一切。

在2000年街道办的洗脑班里,恶人用欺骗和利诱和威胁的方法骗大法弟子和其亲属写保证。居委会负责人(姓刘)跟我说,你炼法轮功就不能当党员,当党员就不能炼法轮功,我一听乐坏了,立刻答应:“我不当你这个党员,我要炼法轮功,你给我除名就是。”后来居委会邪党组织开支部大会给我除了名,我当场就说谢谢大家!现在回想起来,打那以后我身心确实很轻松。周围的功友都说我消业少,其实是因为我几年前就清除了不少共产邪灵的毒害因素的原因。在这里我呼吁所有的同修和世人赶快退出共产邪灵组织及其一切附属组织,不让它再毒害我们。人的生命是最可贵的,是神造的人,我们要爱护自己的生命抹去兽的印记。

在此我还要申明一下,我在邪恶的迫害中,家人受到邪恶的威胁,为我写过的保证还有被邪恶迫害时被迫所说所写的不利大法的统统作废。铲除邪恶黑手和烂鬼,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让所有善良的有缘世人早日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