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北京之行


【明慧网2005年4月24日】我于2004年9月来到北京。出发前心里有点不踏实,但我刚一上路就感到了师父慈悲的呵护。在候车室里我接到了旅行行程的宣传广告,通过此途径我顺利的订到了一家很实惠、很方便的酒店。出了北京火车站,我正要找地铁,就听旁边一人说:我去坐地铁。我就跟这人到了地铁站,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助我。

北京的早上行人较少,我就一边往我住的酒店方向走,一边贴我带去的讲真象标贴,穿过胡同时就给可贵的北京人发真象资料。我见白天人太多,就等天黑后再去发真象资料和贴真象标贴,晚上我穿行在一个又一个的胡同。北京是邪恶势力的老巢,居民区到处都是戴袖章巡夜的人,有的躲在黑处一动不动,有几次我没有注意到有人而准备发资料或贴标贴时,这些人都突然咳嗽起来,我就继续往别处走。一次我刚发了一个小院出来,被守在外面一个老头看见,我迅速转身進了另一个胡同,发完了里面的几家时我才发现这是一个死胡同,我还必须从原路退出,怎么办?老头一定守在那里,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心想:我是来救人的,做的是最正的事,老头看不见。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往外走,从死胡同出来时,老头正凶巴巴站在外面盯着胡同口。我从老头面前2、3米距离处轻快的走过,见老头还两眼盯着胡同口。

此后的4天,晚上我在住处学法、炼功,白天我到中南海外面高密度发正念,第一天我仔细的观察了地形,从第2天我每天绕中南海发正念。中南海外墙上每几米就有一个摄像头,墙下每几米就有一岗,所以我就走马路对面,府右街上有警察、官兵、还有便衣。在最后一天时,因我晚上要坐火车,带上了行李包,再加上前两天都从此经过,在绕中南海发正念时,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一警察跟在我后面,蠢蠢欲动,我心里发着正念,脚步不乱:我是师父的弟子,谁敢动我!走到长安东路时,后面那警察不见了。

最后一天,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我的眼眶一阵阵潮湿,这里,曾经有多少同修放下生死,为了捍卫真理,谱写了一首首壮丽的诗篇。我用强大的正念给天安门广场下了一个罩,然后高密度发正念一个多小时,直到我不得不去坐火车了,至此,我的北京之行顺利结束。

回到住处,我在洗去北京穿的衣服时,见深色的衣裤上,全是白色粉末。在北京时,我根本就不能穿深色裤子,干净的刚穿上,只要连续两个整点发正念,裤子上马上就粘满了白色粉末,我知道,那是另外空间黑手烂鬼解体后的表现。

写出我的北京之行,与同修切磋,那里真的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