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的背后


【明慧网2005年4月29日】今天看到网上的报道,得知邪恶给我们扣上“反动政治组织”的帽子,并以此为借口在全国范围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我和同修在切磋时,悟到这样一个理:人世间任何大事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那么为什么会出现邪恶给我们扣上“反动政治组织”的帽子呢?是不是因为我们大法弟子中还有许多人目前对“九评”认识不清呢?如果当我们大法弟子中许多人从内心深处还有那种认为传播“九评”涉及到政治,怀疑是在搞政治时,那么会不会给了邪恶一个借口:要“帮助”我们去根本执著心,从而加大其以恶治恶的魔难考验呢?

师父告诉过我们整体有什么样的魔难与我们整体有什么样的根本执著未去是对应的(同修与我从师父“走向圆满”经文中悟到的)。

师父在法中讲:“有人觉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有人觉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觉得符合了自己对政治的不满,有人觉得大法可以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有人觉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觉得大法与师父正派,等等等等。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

“你们知道吗?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你们执著大法符合人的科学,那它们就控制邪恶的人造谣说大法是迷信;你们执著大法能治病,它们就控制邪恶的人造谣说大法不叫人吃药,死了一千四百人;甚至你们说大法不参与政治,它们就叫邪恶的人造谣说大法与李洪志有国外政治势力等;你们说大法不收费,它们就说师父敛财。你们无论执著什么,它们就叫邪恶之徒造什么谣。甚至你们担心大法被破坏,他们就制造假经文。……而且它们控制着邪恶的人针对人的一切心,一切执著,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检验大法与弟子,如果你们真正能在修炼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执著,最后的这场魔难就不会这么邪恶。”

从法中得知,修炼人的根本执著心表现为意识深处还是围绕着人类社会这一层的东西而存在,总是用人的这一层中的东西去衡量法,而忘记了人类社会在庞大的宇宙中只是最低、最不好的一个层次,不能用这里的变异和败坏的东西来衡量创造了宇宙一切生命与生存环境的宇宙根本大法。

由于旧势力的本性决定了它们想以“帮”大法弟子去执著的办法从而在正法中“立功”因此而保全自己,所以它们针对修炼人的一切人心、一切执著,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检验大法与弟子,以强迫、恶毒的办法来强制大法弟子“去”执著,说是想把大法弟子的正念“打”出来。师父在慈悲中为我们说法,想尽办法让我们能够一步一步的认识法,使我们得以不断一步一步升华;而旧势力恰好相反。这样一来,就造成大法弟子在修炼中无论执著什么,就会招来邪恶以谎言为借口发动的为撞击这个心而来的恶毒考验;而且是怕什么,来什么。

所以,在邪恶的这场恶毒考验中,有多少因为抱着人的根本执著心不想放,用人心来衡量大法,从而掉下去的?

因为相信现代科学是真理,所以一听说大法是迷信,那么,当然就认为大法不好了,就不学了。因为原想通过炼法轮功治病,一听说原来大法不叫人吃药,死了一千四百人,那大法肯定不好啦,当然就不学了。因为执著大法不参与政治,只是教人做好人,对人类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因此一听说大法与师父有国外政治势力,当然就吓住了,不炼了。……

其实,从历年来发生在我们整体身上的旧势力的魔难,我们也能逐渐的看清这一点了。

当初迫害开始时,不是邪恶大搜大缴大毁大法书籍吗?我们现在知道了那是当初我们有许多人对大法书不珍惜,对法不敬,所以旧势力看到了我们整体的这颗心,就大肆烧书,想从此大法书奇缺,人会因得法不容易从而珍惜法。

迫害数年来,我们有许多修炼人都盼着常人为大法主持公道,常人社会为大法平反。人能为法平反吗?人配为法平反吗?法是可以任常人随便摆布的吗?我们把法放到什么位置去了?旧势力看到了我们整体的这颗对法不敬的心,所以让一次次期盼落空,结果更糟,以至出现大搜捕、大迫害,以及“反动政治组织”这顶大帽子!(当然,这些魔难的形成还有更多的原因,本文只讲修炼中的一部份。)

从《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我看到:由于当初我们很多人意识中执著于人类过去那些修炼方式,因此抱着一种度人的觉者也要吃被度者那么大的苦才是真正的在度人的那种错误观念,因此造成很多人一听邪恶造谣说师父在长春有什么豪宅、生活怎么奢侈的谎言就认定师父和大法不好了,从而不修了,放弃了千百年来众生都在等待的被救度的机缘。

大法在世间洪传,会给人类社会带来好处,但是大法对众生的好处并不只是对人类社会的好处,所以我们修炼人在观念中不要以大法给人类带来的好处来衡量认可大法好与不好。旧势力看到了师父度我们的整个过程,对师父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所以,我们一旦有用人心衡量法的念头、对法有不敬的想法,它们就要给我们带来魔难,要毁掉我们。所以,可以反过来看,如果我们遇到了旧势力的什么强加的魔难,那么一定是我们在某方面对大法的认识带有人的根本执著、对法不敬。

数年来在不同时期,各地都不断出现的资料点的周而复始的被破坏,协调人、技术人员、资料点同修不断的被迫害,这种魔难现象是不是也与我们整体有很多人长期对资料点的等、靠、要、依赖有关?是不是也与我们很多人认为资料点出事只是与资料点同修和协调人心性有关?是不是也与我们很多人认为平时针对破坏资料点的邪恶发正念这只是资料点同修的事有关?是不是也与我们很多人对榜样的崇拜心理有关?是不是也与我们很多人认为资料点起的作用很关键,因此邪恶一定会重点迫害资料点的想法有关?是不是也与我们很多人觉得资料点的同修最精進,对邪恶的震慑大,因此邪恶一定会加倍迫害他们有关?是不是也与我们很多人觉得做资料就容易遭迫害,因此而不敢主动做,从而一直等、靠、要有关?……

为什么至今狱中还有众多的大法同修被关押,被迫害?这是不是也与我们很多人对此事的消极悲观想法有关?对发正念的威力不相信有关?没把自己与同修当作整体中的一份子有关?……

为什么这种魔难现象至今都周而复始出现呢?是不是也与我们很多人抱着上述的私心与人心不放,不想站在整体思维的角度圆容大法,比如,资料点要遍地开花,与明慧单线联系;人人都要走出来讲真象,遍地开花;大法修炼没有榜样;人人都是负责人;人人都要主动走自己证实法的路;我们不能任由同修被邪恶肆无忌胆的迫害……。在我们很多人对师父的某些方面法理不想照着做时,那不也是被旧势力牢牢盯着的不敬法、不信法的一颗心吗?

我们遭遇旧势力的任何大的魔难现象都隐含着旧势力在针对着我们整体的一颗什么执著心。要从根本上破除旧势力强加的每一次每一种魔难,我们每个个体就得从我们遭遇的每一次魔难中找我们自己每一个人的根本执著心。

师父告诉我们:“了却人心恶自败”。如果大家都能很快的查清与了却执著心,那么旧势力针对我们整体这个执著心而来的这个魔难,师父会让它继续存在吗?那么我们想,要从根本上破除目前这场旧势力因素强加的迫害,可能只有我们大法弟子绝大多数人都能保证每天一段时间静下心来学法,认真看看“九评”,不断归正自身所存在的党文化的变异思维与行为模式,认识到九评的重要性,认识到传播九评并不是在参与政治,而是在破除目前阻碍众生了解大法真象从而得救的最大障碍,是在救度众生。那么,也许我们整体上对这件事在理性上认识清楚了,这时“反动政治组织”这顶帽子也就自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