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九评”以后看清了

【明慧网2005年5月10日】

  • 读“九评”以后看清了

  • 从生活中清理共产邪灵

  • 读“九评”给我的启示

    文/山东大法弟子

    看了“九评”以后,以前不悟的事情,现在看清了。

    记得99年7.20左右,一天我在公园炼功,突然眼前出现一幅毛泽东图像,很大,一米见方。当时怎么悟也不知道啥意思,还以为是幻觉。在以后的几年里也出现过毛泽东图像,有的同修也看到过,大家在一起交流的时候,也没有悟到是什么意思。因为从小都受党文化毒害太深了,所以还有的同修认为是好事。

    2003年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知道是国家最高领导人要接见我们大法弟子。当时我在心里想要马上做好发正念的准备,因为师父讲过离恶首越近发正念的效果越好(不是师父原话)。我刚要立掌,一看出来的不是江泽民而是毛泽东,就没有发正念。我当时还没有悟到这是共产邪灵应该铲除,而只认为恶首江泽民应该铲除,一直到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不政治》和看了大纪元的“九评”后,对邪恶及共产邪灵有了新的认识,应该从心里彻底否定、铲除共产邪灵的控制。在以后的讲真象中就不能受它的干扰。如:共产邪恶主义谁能实现?那不是骗人吗?现在的学生还学共产邪恶主义,那不是被逼着学吗?那不是强盗吗?前苏共社会主义不是解体走资本主义了吗?既然信马克思邪恶主义就绝对和资本主义对立,绝对不应该走资本主义?哪有什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说等等,很多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从思想深处彻底清除共产邪灵后,再去发正念就知道如何做了。2005年农历新年刚过,一次发正念的时候,毛泽东图像又出现了,我毫不犹豫的念了一声“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那图像一下子就粉碎了;又看到两个脸盆大小的容器放在地上,有一些黑色很多流动的液体迅速的被收進两个容器中,但见两个小容器怎么也装不满。我悟到共产邪灵被清除解体的很多,从此以后发正念的时候再也没有出现过毛泽东图像。由此可见伟大的师父太慈悲了。共产邪灵早就操控人间邪恶行恶而没有指出来,师父一直给它们改正的机会,可它们就是毒药,根本就不想改正,我们只有把共产邪灵彻底铲除、解体。

    以上是我个人几年修炼所悟,望有同感的同修破除党文化毒害,坚决解体共产邪灵。层次有限,希望同修批评指正。


    从生活中清理共产邪灵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是全世界大法弟子的网上交流会,看同修文章,有时被正念正行的同修所感动,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经常使我泪流满面。有时同修的文章就象一面镜子,正好照到我的执著,使我看到自己的差距。心得交流就是互相交流,互相帮助,而我只想得到别人的帮助,只想自己如何提高,只想自己。这是最根本的为私为我的执著,大法弟子应该是无私无我的正觉。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的背后是“怕被迫害”,这是基点上的大错,也是根本执著,必须去掉这一怕心。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洪愿,就应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论语》中写到:““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以前“观念”两个字在实修中我几乎对不上号,哪是观念,在哪体现,找不到。通过学法,我个人悟到“常人的观念”在很大程度上不就是共产邪灵百年来给人们灌输的“党文化”吗?让你的为人处事,言谈话语都是邪灵的观念。比如,我的孩子听话时,也就是符合我的观念要求时,我就抱过来,左亲亲,右亲亲,喜欢的不得了,当孩子违背我的观念做事时,我就非常生气,不理智,孩子想让我抱一抱,我就把他推开,讨厌至极;对待丈夫,好的时候夫妻恩爱,差的时候就形同路人;对待同事,好的时候无话不说,差的时候话都不说;孩子表现好,给买好吃、好玩的,表现不好,什么也不买,等等。每当发生以上的这些事,我总会很苦恼,我问自己:正法都到最后的最后了,我连最基本的善、忍都做不到,何谈救度众生?通过学法我悟到,那种对孩子和丈夫的不善、不忍,不是我真正的自己,那是邪灵的观念造成的,以上对孩子和丈夫的极端心理与邪灵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岂不是大同小异吗?这种以我为大,执著自我与邪党的“专政”之说也有雷同之处。这种极端心理状态不就是邪灵给人灌输的观念吗?生活在邪党文化中的中国人,骨子里都是邪灵灌输的观念。修炼大法,就必须从骨子里,根本上把它彻底的清理出去,把它消灭。现在正是彻底清理邪灵的时候了,从根本上改变邪灵灌输的党文化的观念,蜕去邪灵给人灌输的这层壳。

    以上是自己现阶段的认识和想法,写出来曝光不好的东西,尽快修去它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