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清理共产邪灵是当务之急


【明慧网2005年5月3日】新年前后,师父的经文《不是搞政治》、《向世间转轮》和退团声明《再转轮》陆续发表,大法弟子们认真净心拜读。从我地区情况看,绝大多数同修能正悟法理,正念正行。首先表现在退党退团方面,不但自己退出,还说服亲戚朋友退出。随着“九评”的广泛传播,和大法弟子们不遗余力的讲真象,退党问题很快会形成高潮。这是发展的总趋势,也是天象的变化。

但是,有少数一直表现不精進的同修,虽然表面走了一下退党退团的形式,却在心里对清除共产邪灵的认识上不够端正,认为过去的党魁对建国或经济发展还有一定成绩等等,没有从根本上认清共产邪灵的本质。师父在《不是搞政治》、《向世间转轮》中已经全面、彻底、深刻的阐述了共产邪灵以假恶斗为特点,反宇宙、反人类的邪恶本质。少数同修还有错误认识,究其原因,都是中党文化的毒素所致。没从思想上彻底清除党文化的余毒。尽管同修们一再帮助,却提高认识缓慢。

修炼的常人,从年龄段上看,从六、七岁的儿童到70岁的老人,都不同程度的中了党文化的流毒。而且有的人中毒很深,送给他“九评”都不敢看。这给我们讲清真象带来了一定的阻力。举例如下:

我的一个朋友在金融系统工作,60多岁,退休前为中层头目,月工资一千多元,现工资800多元。几年来,大法的真象材料我常送他,他基本明白了大法受迫害的真象,而且也懂得了大法的一些内涵。可是前段时间我送“九评”给他,他看了一半,就吓的不看了。过了几天我又去他家时,他以恐怖的样子对我说:“这样的书籍是反党材料,要叫政府知道了会坐牢,我们的饭碗就砸了。所以,我没征求你的意见,就烧了,请原谅……”我接着便细致的给他讲真象,想使他醒悟,但收效甚微,因为他中邪党的毒太深。当然我以后打算继续耐心的给他讲真象,启悟他的佛性。

这几年在讲真象过程中,我发现工人、农民、一般市民、商人对大法真象易接受,理解的好,认识端正。而在党政、事业单位的人,工资可观有保证的,为了个人的利益表现出对大法的漠不关心。当然也有表现很好的,甚至积极要学法、炼功的人,也大有人在。但总的情况不如工人、农民。工人、农民相信修炼,信神的多,党政事业单位信神的底线太低,亦即中党文化的毒深。另外,恶党在大陆执政50多年,以教主崇拜、哄骗坑蒙、假恶斗为特点,用无神论的党文化,在各个领域、各个方面進行潜移默化的毒害,使百姓不知不觉的中毒,慢慢丧失了警惕,成为党文化的俘虏。如在文化方面,电影、电视、歌曲、画刊、文艺、文学、游戏、报纸、杂志等,处处标榜一贯“伟光正”。所以,这个邪灵偷偷的捆绑着每个大陆公民的灵魂,这个是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大问题。

我发现大陆民众,家庭中挂党魁像片的很多,著作、书刊等都不少。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中也有,不过现在大多数都進行了清理。前几天我到某大法弟子家中,发现她家挂的各种形象的原党魁像片,桌子上还供着石膏像。我问何故?她说:“老伴(常人)很崇拜它,尽管看过《九评》,但是还舍不得扔。不过我经常发正念铲它。”我说:“再细致点做做你老伴的工作,尽快处理掉为好。因为放在那里,它就继续散发着邪气,干扰我们修炼,同时它也控制常人思想。”

我们不但在思想上要彻底认清共党邪灵的本质,对其有形的东西也要彻底清理干净,才能保证修炼环境的清净。正如大法中讲的那位学员,满屋都是气功书,老师的法身走了。他烧的烧、卖的卖,把气功书清理干净后,老师的法身又回来了。在这个问题上,我有个深刻的体会:3月中旬,我和老伴及时的声明退了党、团队组织,接着又清理了各个房间的党魁著作、照片、诗词等。经过这一番清理后,我们的修炼环境明显的清净了。以前老伴思想业很重,经常心烦意乱,发无名火,找不到原因所在。今天才知道是党文化的斗争哲学作怪。当把这些东西清理后,她的思想清净了,从此再也不发无名火了。另外,自从大法受到迫害近6年来,我不知什么时候身上长了很多湿疹(小红疙瘩),发痒并且几年不愈。原来认为这是消业形式,后来又认为是旧势力的迫害,经过多次发正念铲除也没有效果。记得上几年《明慧周刊》上报导,有些同修也有这种病业的现象。就在这次清理邪灵的坏东西后,我的湿疹也消失了。这才悟到是共产邪灵在我的体内作怪。可见清理共产邪灵是何等的重要。我们不但思想上要认清共产邪灵的邪恶本性,在有形的东西上必须彻底清理干净,也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向世人讲清共产邪灵的邪恶本性的同时,也启发民众行动起来,来个全国大扫除,把共产邪灵的邪恶因素全部彻底从中原除根。

以上认识,凡不当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