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5年5月26日】2005年3月2日,我做完大法真象工作刚一回家,妻子还没吃晚饭,莱阳610伙同公安分局不法人员开着两辆车堵住了我家的大门和商店门,什么证件也没有,就气势汹汹的闯進我家,面对如此嚣张的邪恶之徒,我厉声问:“你们要干什么?”这时,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应声说:“领导叫你去谈谈话。”我说:“有什么话就在这说,我哪也不去。”他见我不配合他,目露凶光的说“今天不去也得去”,他使个眼色,七、八个歹徒扑上来,连拉带拖将我抬到车上,拉到莱阳党校610邪恶洗脑班。

稳定下来后,我首先意识到自己一定有漏叫邪恶钻了空子,但我心中有一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虽然我现在还有漏,还存在执著,但我只听我们慈悲伟大师父的话,而邪恶的旧势力、黑手根本不配考验我。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正念一出,我知道该如何做了。

这些不法人员开始对我叫嚷了:“你必须把你的问题交代清楚,配合好,否则的话,你就别想出去。再不老实就劳教。”我把心定下来,发着正念,我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你邪恶之徒再邪恶也休想从我口中套出一句你们需要的东西。到吃饭时间了,我拒绝恶人提供的任何食物,开始绝食。第一天,他们狠狠的说:不吃拉倒。

第二天,不法人员看我真的不吃不喝,邪恶之徒孙洪進假惺惺的说:“咱有话慢慢说,怎么能不吃饭呢?吃点吧!”我义正词严的说:“你们执法犯法,绑架我,我修炼法轮大法既没错也没罪,无论我到北京上访也好,向世人讲真象也好,无非是告诉世人我们大法弟子是好人,我们不应无辜的被迫害。我劝你们赶快无条件的释放我!”

第三天,他们焦急了,610头子于跃進亲自开开铁门用商量的口气伪善的说:“咱伙计们无怨无仇的,有什么话好好说,你怎么能不吃饭呢?你说说看,达到你什么要求你才能吃饭?”我说:“要想叫我吃饭,首先准许我回家一趟,拿点东西(我是担心家中的大法书籍是否受损失),回来有什么话咱们摆上铺谈!但必须在自由平等的情况下谈,否则我不能吃。于跃進一听,皱了皱眉头说:我们从办洗脑班以来从没有先例,你这个特殊情况我们研究研究,说完就走了。不一会,于跃進回来和我说:好!按你的要求办,可一定回来,咱们好好谈谈,伙计,你千万别……。我打断他的话:“你放心,我是大法弟子,不用说你们还跟着那么多人,就我自己我也一定回来和你们好好谈谈。因为你们被邪恶流氓集团毒害的太深了,我准备和你们好好讲讲真象。”于跃進听后一个劲的点头:“好、好、好。”

回家一看一切正常,我开心的笑了。吃罢饭,我要和他们一起走,家人不让走:“你回去,他们就不会让你回来了。”我说:“不可能,一切我们说了算,他们这些人也是我要救度的对象,也应该了解真象。”下午4点又回到党校洗脑班,他们把大门又锁上了。我说:“你们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什么也不和你们谈。因为你们这是侵犯人权,非法关押,我配合你们就是配合你们犯罪!”他们一派无赖嘴脸:不谈拉到!反正问题不解决我们绝不会放你出去。

第四天,他们企图放破坏大法的录像给我看,我说:“你们别费心了,没有用,你们放不出来。”他们不相信非要放录像,我就发正念,结果,两天电视要不没有声音,要不没有图像。一会,我指着电视画面上正在攻击大法的一个邪恶之徒说:“这个家伙将来必将遭到形神全灭的可耻下场”!在场的几个邪恶之徒听后又怕又恨干瞪眼,事过后,主管业务的610头子于斋祥找我问:“昨天看的录像怎么样?”我说:“我越看对大法越坚定,越看越明白,越看越知道谁正谁邪!”他愣住了……从此他们再也不敢放录像给我看了。

以后的日子中他们轮番派人来强制洗脑,无论他们来软的、来横的,对我一点作用不起,我始终都“坚修大法心不动”(《见真性》),邪恶没招了只好每天派人守着我消磨时间。我就每天反复背法,一到正点我就发正念,每天早晚炼功五套功法全炼。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晚上我静下心来想:我这次非法被绑架一定是我本身存在问题才这样的。作为大法弟子这里决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应该出去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之中,去完成我的史前大愿。我明白必须否定旧势力的一切,但如果我找不到自己有漏的地方,邪恶便会有藏身之处,那么我到底存在什么问题呢?

一年来我做了许多证实法的工作,后来我觉得邪恶根本动不了我了,于是我干脆大白天直接送,我在家里、在商店里,不论白天晚上录音、录像经常放,真象材料在商店里公开发,渐渐的我潜在的欢喜心、显示心膨胀起来了,心中常想:看我做得多好,没有一点怕心,甚至我还大言不惭的对同修讲:我早已放下生死,根本不怕他们抓,但埋藏在我内心深处的仍然怕自己再次被抓被非法劳教。平时我总是不停的发正念,但主要还是怕自己再次被迫害。除此之外,自己的仇恨心、争斗心、妒嫉心还很强烈……这一切的不足不就是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吗?

想明白后,我心中觉得亮堂了,错了我就改,摔了跟头我就爬起来,我就要听师父的,我就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其他的我一概否定。

2005年4月17日上午9时10分,我发正念,后来到厕所去,突然发现大铁门开了,真是神啦!邪恶之徒每天轮流把守从不敢半点放松,我立即意识到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的机会,于是,我发着正念迅速穿过三道铁门,闯出了党校洗脑班这个邪恶的黑窝,又从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这正如《洪吟(二)·师徒恩》中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