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架七个多小时后堂堂正正回家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26日】由于长期受观念的障碍,觉得自己修的不好,把那点小事写出来,也起不了多大作用。看了明慧编辑部“正念正行征文”启示后,也没引起重视,这次被抓后能七个多小时堂堂正正回家,都是师父慈悲呵护、大法的威力,同时也说明世人在逐渐觉醒。今天把这次经过写出来,也许对那些还不敢走出来的同修是一个借鉴。

2005年4月1日上午11点多,我正在办公室工作,突然有六、七个恶警闯進来,它们不分青红皂白,就强行搜身和办公桌,我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公安局副政委岳秉忠气势汹汹的说:“你办的事你还不知道?”我反问:“什么事?”看他那气势像要打我一样,我不说话赶快请师父加持弟子发正念。他们搜完就叫我跟他们走,我说:“我也没犯罪,凭什么跟你们走?”他们说:“去那儿问几句话就回来”。我说:“我已上了好几次当了。”我不走,他们上来一下把我拉得就坐在了地上。他们赶快把车开到我办公室门口,几个人强拉硬拽把我推上车,走在路上我跟他们说:“都到什么时候了,咱们县这么多教训你们还不吸取,还要迫害好人”。公安局一科科长张永新说:“咱们县不就死了个张秀明吗(原公安局副局长),这是偶然的……”我说:“世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出现的。”

公安不法人员把我带到公安局一科办公室,马上又带上人去我家非法搜家,留下两、三个人看我。其中有一人开始非法审问我,问:从你办公室搜出的书是从哪里来的,干什么用的,是不是上课给孩子们讲……,问我丈夫在哪上班,叫什么名字……我一句话不说,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开始那人特别凶,后来又来软的,怎么问我也不说话,就是不停的发正念。

将近1点,以张永新为首的恶警,从我家搜东西回来,准备吃饭去,岳秉忠从里屋出来(他一直在屋里听那人一句话也问不出来)说:“等下午我要和你谈,昨天下午我跟王春梅(也是我校老师、大法弟子,现已被他们绑架并拘留)谈了2个多小时,你们炼功在家没人管,你在课上给学生们讲法轮功我也都知道,我是睁只眼,闭只眼,你别给我找麻烦……”我这回开始说话了,我说:“谁给你找麻烦,是江××给你找麻烦,他现在已经下台了,你们还替它卖命。”他接着说:“我知道法轮功好,我也想炼,你说我炼不炼?”我说:“我没有权力管,因为这是个人信仰问题。”他又说:“这是×教,国家不允许炼。”我接过说:“你从法律上给我找出来哪条说‘法轮功’是邪教?如果没有,你们这样抓我们就是犯法的。”我又说:“你们这样迫害我们是有罪的,将来会后悔的,也许你有后悔的机会,也许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听后马上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积德行善做好人,为什么有好多家长反映都想让孩子去你和王春梅那个班。”我说:“对呀,为什么?我们不就是好人吗?”他又说:“按你说,不炼功的人就都是坏人了?”我说:“你刚才说我是好人,我们炼功人就都是好人。我就没做过缺德的事,我们就是处处积德行善。”他又说:“我们这是工作,我们要吃饭……”

我说:“是工作,工作虽然没有选择,但善恶有选择,选择哪条路是你自己说了算的”。我接着又说:“你们这样迫害好人,将来会报应的,文化大革命跳得那么凶,最后都给平反了,你们要知道所有参与迫害的那些人,最后都给处决了。”他说:“你别这样咬牙切齿说话行不行?”我说:“当然我说话态度不太好,但我是为你们好。”他说话,我就对着他发正念,说到关键时刻我就回他几句,让他清醒一点。

后来一下午他再也没敢和我说一句话。1点多钟后,他们都饿了,留两个人看我,其余都吃饭去了。我赶快拿起他们从我家搜来的《洪吟》(手抄本)和《洪吟(二)》学起来。到这个时候,真是后悔在家有时间不知抓紧背法,当我看到《洪吟 (二)》──

别哀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我就静静的想造成这次被迫害主要漏在哪里呢?有很长一段时间急于做大法的工作,学法不静,发正念次数逐渐减少,求安逸心、怕心、不想炼功、做工作比较顺利时又起了显示心和欢喜心等等,所以造成这次被迫害。又看到《威德》、《无存》、《正念正行》、《怕啥》等几篇。想起以前被绑架每次都把握不好,怕绝食后给灌食、怕挨打,结果被迫害好长时间,这次我暗暗下决心:这里的水一口不喝,这里的饭一口不吃,这回我真的是放下生死、破除邪恶的迫害。

下午3点多钟,他们轮流吃完饭,有人问我吃饭吗?不吃!一会有人问我喝水吗?不喝!它们开始整理从我家搜出的东西,问我这些东西(条幅、传单、小册子)从哪里来的,问好长时间才回答他一句,捡的,有的就不说话,有的就说不知道……。他们让我看看这些东西对不对,我不看;问我说的是不是真话,我不说话;让我签字,我不签。一直写到五点多钟,有另一个人不知写什么,有两三张,说让我签字,我说:“不签!”他说:“你要吗?”我说:“要,这都是将来迫害我的证据,为什么不要!”(我猜测是行拘证)

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这里不是弟子呆的地方,弟子外面还有好多事要做,好多众生需要弟子去救度,弟子虽然有执著,邪恶也不配来考验我。师父肯定不会给弟子安排这样的难的。我不停的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背《洪吟》中的“怕啥”,一下子觉得自己特别高大,邪恶的东西什么也不是。

7点多钟,张永新假惺惺的问我:“孙老师,你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我理也不理他。我以为给家人打电话让给我送行李,因为他们每次绑架我都没放过我,都是被关很长时间,费了很多周折才能回到家。既然这次被绑架到这里,我也没有想着马上能回来,所以就在这里近距离发正念,平时还没时间来呢,来一个邪恶灭一个。他去别处找到了,就给家里打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我丈夫来了,我见他乐呵呵的样子,心想,他怎么还高兴呢?我怕丈夫瞎说,就告诉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在里屋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过十多分钟,丈夫出来了,我给他掏东西(我不知道是让我回家,我还准备告诉他我这回可一口饭也不吃了)张永新说:“干什么?回吧。”我还以为听错了,我又问了一句:“什么?”他说:“跟他回家吧。”

通过这次七个多小时堂堂正正回到家,使我再一次验证了,只要你真正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正念正行,并求师父慈悲加持,正如像师尊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的威力,弟子在这里再一次谢谢师尊!向慈悲伟大师尊合十致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