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修炼 不能被情带动

【明慧网2005年5月31日】我是一个一字不识的农村妇女,在得法前我患有胃病、腰疼病、痔疮妇科等多种疾病。家务、农活加上病魔的无情折磨,真是苦不堪言,后来,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一修炼,各种疾病不见了,身体起了很大的变化。于是我就用我的亲身经历给亲朋好友洪法,使很多有缘人得到了大法。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同修们都不再公开炼功了,我们出去洪法的机会少了,我便开始讲真象。到我家来玩的人有镇长、派出所的工作人员、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只要有机会我就给他们讲真象。

2003年3月的一天早上,我母亲正在家里放师父的讲法磁带,镇上的几个邪恶之徒闯進家抓住母亲要她说出我在哪里,我马上回到家里发正念,邪恶闯开了门,我背师父的《论语》,它们连忙阻止,不让我背。邪恶之徒抢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资料、磁带,把我抓到派出所去,一路上,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它们讲真象,在派出所里,它们问我书、资料、磁带哪来的?我不告诉它们,心中不停的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后来我平安的回到家。

2003年11月,镇上的严金权、马正容、洪福还有一个姓漆的邪恶再次闯入我家,要把我绑架到遂宁市洗脑班。严金全要我丈夫交2000元钱,我和丈夫都不同意。它们就把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不配合邪恶,坚持说法轮大法好,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于是恶人就不让我睡觉,有一次站了一天一夜,不让我上厕所。有一天早上我去端饭,我大声说,我要学法轮大法,要修到底。恶人气坏了,“610”的一个恶人抓住我就打,用皮鞋踩我的头和肚子,打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连走路都只能轻轻走。象山一个叫陈红梅的女恶人要我读它们的邪书,我不配合,恶人又打又骂,罚我站两天两夜,通知我丈夫来说要判我的刑,丈夫赶来在邪恶的操控下,也对我一顿毒打,把我头发连皮肉抓下一块,我还是说要修炼大法。邪恶之徒达不到目地,又把我的亲属都叫来,连丈夫的妹妹也到洗脑班来打我一顿。除夕前夕,丈夫把我读高中的儿子也带来跪在我面前,要我在悔过书上签字,看着儿子伤心的样子,丈夫无奈的表情,我动心了,邪悟了,我伤心的写了“不炼功”几个字。

我回家后,越想越不是滋味,心里越难受,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给我的新生,感到这更不是一个大法弟子的行为。邪恶迫害我那么长的时间都能坚持,为什么到关键的时候,在亲情面前却妥协了?还是配合了邪恶呢?认真向内找,都是没有学好法,自己的情太重。《转法轮》第四讲中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用师父的法对照自己,离师父的要求相差多远啊,为自己在情带动下所干的蠢事而脸红,羞愧。我愧对师尊对我的无偿付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决心跌倒了要从新爬起来,抓紧弥补,我又继续修炼,抓紧时间讲真象。丈夫想尽一切办法折磨我,想让我放弃修炼,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他讲真象,他对我说:“不是我要害你,国家要害你,不要你炼功,你就别炼了吧。”我说:“不行,我已错过一次,不能再错,我身体的变化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一身病好了,一身轻,做什么事都很轻松,又不吃药,给家里节约了多少开支。”丈夫慢慢醒悟,不再过问我修炼的事,家庭环境变宽松了。

2004年10月,我们地区有同修来挂了喇叭,镇上的郭镇长又到我家问我是否知道是谁挂的,我正念很强,坚决的回答:“你知道是谁挂的吗?你们不去抓坏人,偏来干坏事。”它们见我这样也只好没趣的走了。

我在修炼的路上走了弯路,我要加倍弥补,挽回损失,坚修大法,努力精進,抓紧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真心诚信大法,永远与大法容为一体,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