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新回到师父的身边


【明慧网2005年4月21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一入门就看到师父的教功录像带,看到‘真善忍’三个金色大字,顿时就打动了我的心。这就是我一生在寻找的。

2000年,我第二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关押了十五天,勒索了3000元钱。我丈夫也是得了法的,但是由于江氏及恶党邪灵的迫害,使他不理解证实法的事,也给我加大压力了,亲戚把我接回来,他也不让我回家,把我关在外面。正是中午,他在屋里睡觉,我在外边呆着,晚上才让我進屋,后来他骗我说:把大法书全烧了。我听了非常难过,以为是真的。我从同修那借来了一本《洪吟》抄写,他见我抄书,就把我连拉带推硬推到院子里,把门锁上他就走了,等半夜他回来了,还是往外赶我,把我的眼打的又青又紫,硬是连踢带打推到街门外。这下我没地方去了,只好去了他哥家(也是大法弟子),第二天我又硬着头皮回来了,他还是不让我進家,往外推。我边哭边和他说:请你不要这样对待我,证实大法是没有错的,我要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他才松开了手,不往外推了,说话态度也平和了。

过了几天我们俩骑自行车去上班,在路上发生了一场车祸。我骑着自行车和一辆夏利车撞了,把我撞的很厉害,在常人看就是死亡的事。我丈夫也吓坏了,司机也惊呆了,我也不省人事了。丈夫把我扶起来,我什么都不想,只是知道自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没事儿。可丈夫怕有生命危险,又怕我腿撞坏了,要我去医院,我不去,我和司机说:“你走吧,我不给你找麻烦。”回家后发现两腿被撞的青一块紫一块的,痛的也站不起来。我休息了一会儿,坚持起来抄写完《洪吟》,又忍着巨痛做起家务,那天正是端午节,还挺着身子做了饺子。但非常吃力,在站立不稳、行走不便、睡觉也困难的情况下,我也没把它当回事儿,坚持炼功。

第三天能骑自行车了,过了一星期能上班了。这使我真正体悟到“好坏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啊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给你多少钱,你住在医院里后半辈子起不来,你能舒服吗?”(《转法轮》)由于那时邪恶猖狂的迫害,我非常遗憾的是没有和那司机讲真象,没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此事过后,我丈夫才感觉到大法的神奇,不太关心我的他还给我买来吃的,和孩子们说:你妈要不是炼法轮功,就没命了。从那以后他非常支持我,也不干扰我学法修炼了。现在他每天和我一起去炼功点学法。

邪恶的610到村里迫害進京证实大法的大法弟子,让我们骂师父,不让讲真象,不让发真象资料,还叫家人和亲戚做保人,我们不骂他们就抄家、拆房还要把人带走,一个个的迫害。轮我时叫我骂我不骂,他们就把我关在另一间屋里,我听到其他大法弟子都走了,一下我人心也出来了,怕心也起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他们又变着法的让我按他们说的话说师父,这是做为大法弟子决不应该做的。结果我配合了,我心里非常难过,一边哭一边去找和我一块被迫害的同修,自己没把握好,去指责别人,我用人心在埋怨别人不和我为伴,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回家我心烦意乱非常难过,饭也不想吃,觉也睡不好,觉得自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

一天晚上,吃完饭感觉很憋闷,我就在院子里坐着,我正在想着做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能配合邪恶,要听师父的话,这时突然想到有个同修给了两条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一下子打开了我的心结,使我有了正念,决定要挂出去。

第二天,天不亮就把条幅挂出去了。直到这时才感觉心情舒畅了,好象又从新回到师父的身边,也使我体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真实内涵。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又一次的打开了心结,并一直呵护着我修炼到今天。今后我要坚定实修,真正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