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恶党还想组织大面积抓捕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5年5月9日】前两天看到网上的关于最近以来大陆出现的全国范围的抓捕大法弟子消息及我亲自听到看到的情况,心里真的很痛,也感到问题的严重。下面就谈谈自己的一点不太成熟的认识。

应该说,自7.20到今天,我们真的可以说什么样的事情都经历过了,邪恶的疯狂迫害也见识过了。更为重要的是,尊敬的师父也把法给弟子讲透了。可为什么到今天还大面积的出现这情况呢?这值得我们每个弟子,特别是大陆的大法弟子要严肃对待此事。我个人认识,那构成大法弟子整体的我们每一个人,特别是被迫害到的同修,真的该好好想想了。

是,邪恶就是邪,就是恶,就是要垂死挣扎,就是要迫害到底,叫它主动放弃迫害很难,可以说是不可能的。可我们是修炼大法的人,是具有师父给予了正的力量的大法徒,是能解体邪恶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在这里我说说我发现的现象。

第一, 学法跟不上,法理不明。我和身边的同修切磋时,不断发现有很多在理解法上还带着自己的观念,人为的想象一个什么,而不是全面容会贯通的去理解师父讲的法。比如,把师父讲的“无私无我”法理和“我叫你们做也是为你们自己做的”等法理,不能正确理解好。往往还断章取义,用自己的观念来认识法,来为自己三件事做不到位来作辩解。

第二, 对大法的信的问题。这也是一个最终的关键的问题。“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你对大法信到什么成度,就有多大的威力。还怕邪恶吗,邪恶在你身边还能存在吗?!

第三, 讲清真象的事情做得不好。我知道,有相当一部份地区的人都只要经文,不要用来散发的真象资料。原来我以为都用面对面的方式讲的很好,因为有时做协调工作的人告诉我,大家都在面对面的讲,而且效果好。可大家见面时,我让他们来给我讲真象,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那为什么不能看看真象材料,看看那材料上是如何讲的呢,真象材料是用来散发,可发之前自己不就看了一遍么,久而久之就学会讲好真象了。我自己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第四, 对大法的事用心多少、用心多大。做好三件事不能持之以恒,特别是讲真象。有些人形势松还好点,有机会就讲真象;形势一紧张,赶紧就趴着不动。也有些人,陷入自己的生活、家庭、工作忙碌之中,把自己搞得焦头烂额的,甚至找不到想想自己在干吗的一点闲暇。更有人就是在家里学法修自己,而不去讲真象。偶尔讲,也就是在亲戚家人中,但碰到反驳的时候就打退堂鼓,憋个大红脸不再言语了。特别是配合现在的“九评”,很不用心来讲真象的人不在少数,甚至自己也都没想到要好好理解透,更谈不上和普通常人讲清了。

第五, 不能时时对自己碰到的事情站在修炼人的角度、用修炼人应该用的法理、在法上去对待、去处理。有个同修和我发牢骚说,居委会现在又在监视她,凭什么要监视她,她得和他们说道说道。我说,你如果是想借这机会把真象和他们讲清楚,那我支持你;如果就是抱着和常人一样的心,心里不平甚至还生气了,说你们为什么监视我,为了不让监视而去说,那就别去。你不是一个修炼的人吗,是人想要监视就做得到的吗?!那为什么不反思一下自己的心有什么问题没有,然后利用这“机会”讲清真象,把他们这些在帮邪恶干事情的人给救了呢。

第六, 在正法修炼中的个人修炼问题,对修炼的路越到最后要求越严认识不足。记得我以前学法时,对于吃米酒的事情我是这么做的:我认为我是南方人,生活习惯就是拿它当饭吃,特别是过年过节的时候,走个亲戚串个门都煮这个吃。师父也讲过象北方人爱吃面食南方人爱吃米是生活习惯的问题,吃没有问题(大意)。所以我一到年关我就吃,偶尔也想过到现在了好象不能再吃含酒的东西了,可想家的时候就想吃就买来吃。有次吃完满嘴的苦,还只把它当个执著的问题去对待,而没有想到自己从根本上做错了。直到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明了,心里才后悔莫及。

第七,对全盘否定旧势力的理解到什么成度的问题。在和同修的交往中,我发现很多同修不时的对这个“全盘否定”理解没有做到全盘,只是在嘴上说我要全盘否定,因为师父是这么讲的。比如有一次,我告诉一个同修有个曾经转化后做帮教的学员,在认识到自己错了以后,从新开始修炼,没过多久又被邪恶抓捕了,我们帮他发正念铲除邪恶。她接了一句:他做帮教干了那么多的坏事,肯定得还,魔难肯定大。那意思是被抓在预定之中,逃不了的。我立即指出这不是无形之中承认了旧势力安排吗。他造了业一定得还,但是在大法中归正,不需要邪恶用恶的手段迫害。是大法在从新造就大法徒,而不是邪恶旧势力在造就我们。我谈点我自己的小体会吧。我觉得我对于睡觉的意志力较弱,有时早上不起床炼功而睡懒觉。被劳教后晚上熬夜不让睡早上还得起早,甚至长时间不让睡觉,可面对邪恶精神饱满,有时甚至觉得时刻都清醒理智,因为要面对的是时刻要毁了你的邪恶势力。就想这劳教还锻炼了我。可回家后,我又时常贪睡,有时学法也偷懒。我就想这劳教并没有帮我改掉贪睡的毛病啊!是师父在慈悲的教导我,是大法在造就我啊!从而对什么是“全盘否定”有了那么一点认识,不断去学法,认识更深。

总之,邪恶确实恶,那肯定是我们自己也有不正的心、走的路不符合大法了等等,邪恶才有空子可钻的,是我们的心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当然不是说我们有不好邪恶就应该发生,我们是大法徒,是全盘否定这一切的,但对于发生的事情我们一定要看我们自己存在的问题,好好学明白法,及时归正,发生了的迫害才能挽救回来,才能彻底解体了邪恶。

个人认识,不对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