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儿意外

正法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2005年6月1日】

一、上初中的时候,我曾因在学校里发真相资料而被威胁退学过,从那以后大家都知道我学法轮功。一次化学课,练习册上有诬蔑师父的话,我站起来大声澄清事实,同学都笑了,老师也笑着说:“你坐下吧。”下课后一名同学走过来对我说:“你真勇敢。”

二、我初中的时候前三年几乎没学习,成绩很差,初四了也开始用功了,但是中考前的最后一次考试过后,老师还是小心的对我说:“你这个成绩考省重点是不可能了。”后来我的分数过重点线20分,好多同学都不敢相信!

三、上了高中后,因在政治课上制止老师诬蔑大法,而被学校施以压力,后来经同修齐发正念,学校方面才安静了。经过几次讲真相,班主任也明白了一点儿真相。最近班主任统计“入党积极分子”名单,我带着人心发正念让大家忘了我是,结果几乎全班同学齐声喊我的名字。老师看着我,我大声说:“老师,我不想当了。”老师点头说行,紧接着另一名同学也退出了。班主任(政治研究生)严肃的说:“跟大家说实话,我入党这么多年,一点好处都没有。”

四、我想让我的好朋友退团退队,但是又想,她们受邪党文化熏陶这么多年能接受吗?我是大法弟子,但一开始还有点迷茫呢。带着矛盾的心情跟她说,谁知刚说两句她就向我要网址要自己退,她兴高采烈的说,她爸最讨厌共产党了,要知道的话也一定会支持。

五、团支书一直是一个是个很难缠的人,去年我不想交团费了(当时是为了省钱)最后还是很无奈的交了。今年还是她收团费,她走到我身边问:“你是团员吗?”“不是。”她立刻去收别人的钱了。

六、也是一个好朋友,算是一个无神论者,刚刚做完手术。我说:“其实你有病的时候,我就想把这个给你,又怕你接受不了。”我拿出脖子上戴的很精致的护身符。她很惊讶的问:“为什么接受不了啊?”那语气表情就好象我反倒是个无神论者。接着她提到她家有《转法轮》,都不学,但她姥姥病重时,她的母亲让她姥姥学大法,她的姥姥就真的不感觉痛苦了。她又问一大堆她迷惑的问题,我都做了解答。

七、晚上我坐公共汽车回家,最后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为了早收车,就想把我扔在离目地地近两道街的地方,而又不想退钱。我没有一点怒色,心情也很平静。突然想起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又怕讲不清,这时师父的讲法突然闪过脑海:“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笑着说:“行,就这吧。”我接着说:“我是学法轮功的。”她突然一脸惊喜,我又说:“你看我们不象电视上说的那么坏吧?”她很高兴的样子一直对着我笑。我想,以后有机会她会主动了解大法的。

“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