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破除非法关押

【明慧网2005年6月1日】我叫徐金花,今年51岁,几年来修炼法轮大法,一身疾病全无,并且心灵得到了升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努力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然而,阜平县公安局听命于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命令,对我和我的丈夫和孩子進行了一次次的非法抓捕和迫害,我们不但在身体和心灵上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连我积蓄的盖房子的钱已被他们勒索罚光了,只住着破烂不堪的三间小旧房,他们仍不死心。

就在前几天,也就是2005年5月12日晚9点半,刚拉灭灯,想炼一会功,忽然听见大门外有车停住了,随后就听见了说话声。我一想,不好,就赶紧让丈夫把大法书和炼功的录音机收藏好,紧接着,就是叫门声,叫我快开门,说是快开门,说是要问几句话,我问“你们是谁”,他们说是公安局的。我说“不开,孩子还小(我女儿的孩子才两岁),刚睡着,吓着孩子怎么办。”他们根本不听我说,把门闯开進了屋子拉着灯,一看是张進辉、范振华,还有两个年轻的。张進辉恶狠狠的乱翻一起,把被子褥子翻的乱七八糟。桌子上、立柜顶上的方便面箱子也给倒出来乱找。樊振华拿了我的几本大法书和师父的法象,还拿了我的VCD,要我们走。我和丈夫都被他们从炕上拽下来,连推带操推上了车,把我们直接拉到了国保大队。

到了国保大队,他们连撑带踢把我推上了二楼,我便坐在地上发正念,给他们讲真相,张進辉拿起一本《九评共产党》看了一会儿,他们就打起了扑克,我还是给他们讲,有一年轻恶警说:“别讲了,再讲把你的嘴堵住。”我说:“我这是在救你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又骂又打,连踢带踹,你们不怕遭天报吗?”张進辉说:“不怕,这是我们的工作,就是做。”我又给他们讲了共产邪灵末日到了的真相。后来,他们只顾打扑克,也没说什么,到了三点半走了两个,他们说想睡觉了,把我丈夫用双手铐铐在里屋的暖气管上,将我单手铐在床档上。他们睡了,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我不能在这里。

我给手铐讲真相:“手铐,你不要替江泽民卖命。”“师父说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是同化大法来了,你是有灵性的,你要同化大法,帮大法弟子的忙,我要出去救人,你配合我,望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随后铐子开了,我脱下手铐,又给丈夫发正念,叫他的铐子也开了,我俩一起走。推了里门,怎么也推不开,一看墙上表四点多了,天快亮了,我赶紧去开外门,让师父加持,帮弟子打开门,我一定要出去,一看,锁子上三根铁棍穿的牢牢的,搬不开,继续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一搬,第一根铁棍开了,还有二根开不了,忽然想起恶警锁门后把钥匙装在裤兜里了,在椅子上放着。于是,我悄悄走去拿出钥匙,把门打开,走了出来。

第二天,家人去给我丈夫送饭,一看他被铐在硬床上,双手铐得紧紧的。恶警欺骗家人说,已让我回去了,随后就锁住了门。我丈夫现已被非法拘留。

张進辉,范正华等人,我们犯了什么罪,我们干了一天活,回家,累的不行,刚躺下,你们闯進家里,把家翻的乱七八糟,把孩子吓的战战兢兢的,又把我们带到公安局,并把我丈夫拘留,我们犯了中国宪法的哪一条?我再次劝告你们快清醒吧,不要再充当江××集团的替罪羊。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