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回归路


【明慧网2005年6月19日】在这五年的迫害中,在旧势力的迫害下,我走了不少弯路,师父太慈悲了,不肯丢下我这不争气的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又走回到证实大法的这条路上来了,一步步走向成熟。

我是1998年得法的,得法前患有多种疾病,气管炎、肺结核、肾炎、胸膜炎等,身体非常虚弱,整天出虚汗,什么活都干不了,打针吃药也不见效,真是生不如死。我们邻居有位老婆婆炼法轮功,她跟我说,你也炼法轮功吧,能祛病健身,非常好。于是我就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就这样天天炼,不到一年的时间,困扰我四十多年的疾病全都不见了,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我感谢师父,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种心情我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所以我只有精進实修才能对得起师父。

1999年7.20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只是在家坚持学法、炼功,在家抄《转法轮》。抄完大法后,我就想去北京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修“真善忍”没有错,于是我就和几个同修在2000年12月15日進京证实大法,到天安门我与同修打出横幅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这时恶警上来把我们抓走,非法关入北京朝阳看守所不让说话、不让炼功,在那关了十天,我们又先后被非法关入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看守所,快两个月还不让回家,后来中共邪恶人员打电话,勒索家人两千元,才放我回家。

到家没几天,当地派出所恶警到我家来问我为什么回来不到派出所报告,我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没有错,恶警就非法抄家把我的大法书籍、炼功带全都拿走,逼我与大法决裂,而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不写。恶警非法把我关入当地看守所,恶警经常把我们吊起来打嘴巴子、吊扣子、一吊就是十几个小时,有的同修都晕过去了。就这样我们还是坚信大法、不决裂,邪恶人员把我关入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所恶警更邪恶,天天强制洗脑,不让睡觉,强制起早贪黑的干活,加班做苦役。我在劳教所呆了八个月,在精神和肉体的迫害下违心的被迫写了“决裂书”,回到家也不与同修接触,不学法,也不炼功,最后什么病都来了,吃药也不好使。

有一天同修来找我,问我还炼不炼功了,并告诉我不能放弃大法,放弃了大法就是放弃了生命。经同修这么说,我又开始学法炼功,没几天师父又开始为我清理身体,使我的病都好了,我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师父太慈悲了,不肯丢下我这不争气的弟子,在这五年的迫害中,在旧势力的迫害下,我走了不少弯路,不过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使我又走回到证实大法的这条路上来了。

2003年在同修的帮助下,第一次与同修出去发传单,虽然我很害怕,但一想那些受谎言欺骗的众生,使我增强了勇气,于是我就拿十几份传单发到各家,当时我拿传单的手都哆嗦,十几份传单我花了几天才发出去,现在想起觉得很可笑。

从此以后我就开始讲真象,开始我是在自己家附近,那时每周只发50--100份真象资料,后来逐渐扩大范围,去农村发真象材料,光盘,不干胶,受到很大的锻炼。资料少时,我就买来彩纸自己写真象标语,退党、团声明。最近我是凌晨三点出去发真象资料,每次最少拿50多份(个)都很顺利的回来,我真切的感到师父随时都在我身边。

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以后,我感到自己的责任更大了,也觉得时间更紧迫了。首先我自己先学习《九评》,认清共产邪灵本质,发正念铲除自身的共产邪灵附体,清理家中共产邪灵的物品、书籍,声明退团、退队,然后在亲属中传看《九评》,劝其退出邪党及相关组织。其实,讲真象的过程也是提高自己的过程,只要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尽力去做,就会救度更多的众生。

回顾自己修炼之路,坎坎坷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步步走向成熟,所以我一定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