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邪党文化,走正修炼的路(二)


【明慧网2005年6月2日】(接前文)同时我也一直在反思,为什么这种邪恶党文化能迷惑人?就其本质来说,这种共产邪灵将人性中的所有弱点窥探的淋漓尽致,人有对名利情的执著,邪党许诺让贫苦的人当家作主、让有知识的人执政,其实就是利用最下阶层人对名与利的执著,共产邪灵不断的许诺。虽然一次次人们被欺骗了,但是人性中又有善良的一面,相信下一次是真的,同时人性中对名利的贪婪会让人等待着下一次。而且,邪党不仅仅是许诺,也让少数人得到一点点好处,作为其宣传的榜样,以便残酷打击另外一部份人,恐吓所有的人,也就是大家说的“胡萝卜加大棒”。

修炼人的角度来看,我理解,贫穷富贵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贫穷的人消去业力后会变成富裕的人,但是共产邪灵不一样,它就认为贫穷与富裕是绝对的,它就是要打破这种自然的状态,鼓动贫穷的人去斗富裕的人,让贫穷的人在批斗中扩张人的魔性。诺查丹玛斯预言,1999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届时玛尔思将统治世界,说是让人类获得幸福生活。在三界的法理中看,人类在表面空间获得幸福生活是一件好事情,但是从更高的法理来说,人类应该返本归真,师父说过三界内的法理是反的,共产邪恶主义就是利用三界的反理许诺让人类幸福在迷惑世人,让世人不相信高于人类的世界,确切的说,共产邪恶文化就是利用三界内法理与高于三界的法理的差异,在钻三界反理的空子,钻旧宇宙法理不健全、不圆容的空子,所以这个邪党是个真正的反宇宙的魔鬼。

如果一块土地掺杂了多种变异的物质,人类社会的状态就会面目皆非,当今时代,中国大陆的经济所谓突飞猛進,高楼大厦林立、各种所谓时尚的观念,一切向钱看,共产邪灵来了个大转弯,甩掉以前的旧衣服,重新粉墨登场,抛弃了先前建立的所谓美好因素,例如在所谓的邪恶党文化中的正直、善良、艰苦奋斗,它披上了急功近利的外衣,以最快的速度,撞击着人类道德根基的底线。常听某些常人中的老人讲,一提起来就是我们那个年代人们道德高尚、夜不闭户,体现在修炼人的状态中,就是对邪党的认识不清、迷惑:把邪党加剧道德破坏之前人们在社会生活中的善良表现,当成了中共邪党的“功劳”——一切好的归功于党,这正是党文化一直在给中国人灌输的迷魂汤。以前,邪党欺骗了一代人,现在又在用新的方式欺骗着新一代人,同时让老一代人留恋以前的被欺骗,共产邪灵可谓撒下弥天大谎。

读完九评,深刻感到正法進程正在向表面空间突破,时间的紧迫性,感到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推广九评,让国内的百姓了解九评。利用传真、电话、信件、网络等多种方式推广九评。

最早期,我采用的是传真的方式,我想中国的政府部门是邪恶控制最严厉的地方,首先应该在这些地方有些突破,我找出中央各部委的联系方式,发传真,一有时间我就不停的发传真。

有一次,我打到了一个省建设厅,好象是一个办事员接的电话。他问我有什么事情,我说,我要发一份传真。他说你等一等。过了一会,好象一个官员接了电话,他说你发什么资料,我说九评,您听说过吗。他说,嗯,听说过,我还看过。我说,你觉得怎么样,他说,写的很浅。我说,你也是当官的,共产党是什么样,你也心里很清楚,九评写的是事实。他说,我们这个地方,敏感一些,这些资料尽量还是少发。我对他说,现在形势要发生变化了,你可以仔细的关注社会形势的变化。他说,好的。

还有一次,电话打到某地的政府部门,当地时间是凌晨,我的电话打过去,没想到有人接了电话。我说,给我个信号,我要发份传真。他说,哪的,我说,海外的,他问,发什么资料,我说,海外的最新动态,他迟疑了一会,来了兴趣,说,哎,你等一等,我给你个信号。传真推广九评的方式优点在于方便、快捷。

另外一种方式,就是打电话,打电话,也是考验自己心性的一种方式。我首先给我的亲朋好友打电话。九评推出大约两个星期,我给我妈打电话,没想到,我妈早已经知道。我妈说,你是不是加入了反华组织?出国这么短的时间你就不爱国?我说,我也是中国这个地方出去的,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博大精深,老外都敬佩,我怎么会反华呢?但是共产党把中华民族的历史文明都破坏了,你很相信儒教,但是你发现中国这个地方,当今儒教的一些行为准则,在社会根本行不通,是不是?她说,是。

我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中国共产党创造的这个社会环境,就是排斥这种行为方式,因为,它就是一个腐败集团,腐败就是它的发展动力,它给它的集团分子腐败的利益,然后,这些腐败分子来维持腐败的现状,越是正直的人,在社会上越受到排挤。中国的工人下岗,农民负担沉重,还整天喊稳定,谁是不稳定的根源,就是它。中国有句话,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什么意思,堵老百姓的嘴,比挡洪水还要困难,在中国古代可以击鼓鸣冤,老百姓有了冤情,可以到宫殿击鼓,皇帝都要听听意见,可现在,信访办成了抓人办。

我妈听了,没说什么。

第二次打电话,我首先是把九评的九个大标题念了一下,然后是大纪元的郑重声明。我对我妈说,我给你退党了?没想到,这一次我妈一句话没说。

第三次打电话,我觉得我有必要把共产党的本质和她说一下,我说共产党就是最大的邪教,我给你举个例子,你看看歌曲“血染的风采”。我妈说是啊,红旗是英雄的鲜血染成的。我说,在一个正常的信仰下,有一个人死去了,人们会感到悲伤、悲痛,但是共产党不一样,它鼓励人们牺牲/放弃生命,这就是邪教的体现。我妈说,当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是中国共产党救了中国。我说,你查一查历史,共产党只有几个屈指可数的战役,百团大战,历史课本你看一看,根本没什么正面抗战,它真正的战争就是国内战争,国民党才是抗日的主力军。我妈听了之后,觉得我说的是真实的,不说什么。

后来打电话,打到我家的一个朋友家里,这个人是我们当地的酒厂厂长,我和他聊了一会。我说,你看过九评共产党吗?他说看过,我到欧洲出差看到过,江泽民被起诉了。我一听他肯定是把真象资料和九评搞混了,我也没有给予辩解。我说,叔叔你知道吗,从中国还有西方预言中,都有一个关于赤龙的预言,后来专家考证了一下,这个赤龙就是共产党的比喻象征,这条赤龙会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你看看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都让共产党给破坏了。

他听了,在电话那边笑。我接着说,共产党干了这么多坏事情,将来要遭受惩罚,它里面的党员也要遭受惩罚。萨斯病多么厉害,这种病毒的基因,十分特殊,没有一种特效药能根治,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通风,北京人没办法,就在家里念法轮大法好。将来还有一种更强大的疾病,这种病会淘汰很多人,首先就从党员、团员开始。我在这边给你用化名退出,就能免于这场灾难。他说,行。没想到他这么爽快,我感到十分高兴。后来,我想起来他女儿在萨斯病期间在北京读书,他对萨斯相当了解。

有一次,我给大学打电话,这是个网友的电话。我和他说一会儿预言。开始的时候,他们宿舍轮番几个人听我读预言;后来一个人说我不相信有神。我说你看不到,并不说明不存在的。你想想茫茫宇宙,地球就是银河系的一个粒子,整个宇宙中,有多少个象地球一样的星球,人类是唯一生命吗?我接着说,庞大的生命有形的、无形的生命弥漫在整个宇宙中,你看不到他的存在,它却能看到你的存在。如果生命的身体是由原子构成的,就是无形的,你看不到他,他却能看到你。

我接着说,我这是从《转法轮》这本书中悟到的。他一听,就问,《转法轮》这本书是不是一本大百科全书啊,我被他这句话逗乐了,我说,我给你读读《论语》,你先听听。

后来换了一个学生接电话,我说,换人了是不是?他说,我也听听你讲课。我跟他聊了一会儿,他说,我们这边有个兄弟都想加入你们的组织了。我说,你把邮寄地址给我,有空我给你们邮寄九评。通过电话,我给很多亲朋好友退了党、团、队。

另外,一种方式就是,网络发信息,用qq 聊天,我的好友列表中有400多个人,我经常定期给他们发最新动态。有一次,在网络上有一个朋友,主动和我聊天,聊了一会,我有点困,准备休息。我在网络上打了几句话:退出赤龙,退出中共,保命吧。她说,okay.真是有缘人啊。

平常公车上,只要有中国人坐在我旁边我就把九评送给他们。我以前的学校有200多个中国人,我也把大纪元的九评特刊邮寄给他们。有时候想想,身边的事情做的还是太少。我得法,我很幸运,但是有时候想想,自己很惭愧,自己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让更多的人了解真象。有时候,感到那种突破自我的难度和各种各样的干扰,这更让我感到应该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学好法,讲真象,发正念,学好法就能破除变异邪党文化的迷惑,突破自我心性的容量,心性的升华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多发正念就能清除共产邪灵在另外空间的干扰与人体内的毒素,讲真象就能破除共产邪灵因素的各种流毒。另外我建议大法弟子应该认真的读读九评,我读完九评之后,发现自己有些观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我们本身对九评不是很了解,就很难去推九评,救度众生就象常人做事情一样,难以发挥各大的威力。

以上是我对邪恶党文化的理解和自己在摆脱这种党文化以及向世人推广九评的一点体会,由于受层次和经历的局限,不妥当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